第508章 沒法比啊

    ~日期:~09月20日~

    ,

    第508章 沒法比

    扯皮是最消耗時間的。\\  . . 8月份的腳步就是中央政府和戰區聯合政府來來往往的電文中拖過去了。

    9月份的晨光穿透了已經有些涼意的清晨,照在了孟享身上。

    一雙潔白修長的纖手扶在搖椅的背后,輕輕的晃動了兩下。孟享并沒有在意,只是瞇著眼睛望著晴朗的天空。

    “周先生來了”唐明月的話音未落,周白急倉促的腳步就響在了院子里的石板路上。

    “腐朽的官僚”周白的腳步聲剛剛在草坪上變得輕柔,他的聲音卻是激憤的高昂了幾分。

    孟享起身踩在松軟的草坪上,只是望著滿臉不忿之色的周白,含笑不語。

    屁股不止決定腦袋,也影響性格。周白在主管先鋒軍經濟后,性格也是變了很多。更多時候,一個人不是為了自己活著。更多時候,需要考慮到身邊和身后眾人的感受。不過聽這句牢騷,孟享突然發現周白還帶著昔日老憤青的那些影子。

    “那些中央委員們不肯讓步,他們都已經忘記了他們的權力是從哪里來的。只有人民,只有他們口中喊著,卻一直踩在腳下的人民,才是給予了他們最終權利的人。這些權力既然能給予他們,也能從他們的手上拿走”周白坐下以后,氣沖沖的一番憤青言辭后,才端起了唐明月送上來的奶茶喝了一口。

    周白的話語瞬間與孟享腦海中的一些印象重合了,他剛才在天空中追憶自己以前性格的迷惑也在孟享的一笑間煙消云散了。

    “他們固然不會讓步的誰肯把自己到手的權力在讓那些民眾來操作呢”孟享淡淡的道。

    自從先鋒軍攻下了江北后,聯合戰區的規模已經包含了除去東北的整個北方了,加上南邊的江浙根據地以及逐漸擴大的嶺南根據地。坐擁了這么多的領土,有人就有了建立新政府的提議。固然,這個不是另樹大旗,而是和中央政府商談,重新民選新總統。

    愿望是好的,但現實總是無奈的。

    如果是一支和老蔣差不多的勢力來提出這個要求,或許在后臺操控下,一場民選就能產生各地其所的新政權班子。即使把老蔣掀下去,也沒關系。偏偏先鋒軍已經讓眾人都開始恐慌了。

    “如果是民選,最終最大的贏家一定是先鋒軍,剩下的湯水也肯定沒幾多。他們會罷休嗎”唐藥師很早就對這種和談不屑。

    寧當一天官,不當百日民。

    中央政府的很多否決者都已經早早的跑到先鋒軍離這里,這反而純粹了中央黨的步隊。使得此時的中央政府一致抱團匹敵先鋒軍。

    “原本想著,那些人中有很多當初的革命先驅,應該支持,可誰知道他們也都是一些貪圖富貴,鼠目寸光之徒。當日他們高舉民主和自由旗幟時喊出的口號,難道都已經忘記了”周白依舊不忿道。

    “道不合,不相與謀人是會變的”孟享感嘆道。心里卻是想著先鋒軍的事情,“若干年以后,先鋒軍的政權是不是也會腐爛下去”

    “流水才能不腐。最關鍵的是流動,也就是需要連結通道的通順。哪條河流不是有進有出的通道,才能包管流動只有從下而上的通暢,不竭輪換,不使其成為少數得利群體持久獨霸的玩物,才能包管政權不會釀成一潭死水”當初孟享也曾就這個問題和唐藥師、周白等人談過,那時的周白是這么回答的。

    “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唐藥師感嘆道,“那條河中沒有泥沙,時間長了自然是梗塞各處,使通道不通順”

    孟享也明白,此時他能推行民主民選,都是因為他手中掌控著的克隆兵勢力已經讓他占得了先機,才能形成優勢群體,使得其其實不沒有受到那些受到歷史局限的目光短淺者的太多影響。同時在克隆兵的公正廉明下,闡揚著民主的優勢。

    “但以后若是失去了克隆兵的公正維護呢”孟享對此早在不竭的探索。他不希望在自己的身后依舊又是一個輪回,直到某年某月,新的穿越者來表演一次救世主。

    “也只有依照民眾的意愿去選舉了。時代變了,民眾的需求和意愿也在變,他們的聲音是最符合時代成長。所以民選還是有一定事理的。匯集了大大都建議的事情,總比少數人的意志穩定。”孟享若有所悟,“或許現在的人們看來一張選舉的名單還不如一袋食鹽實惠,但民主一旦開始在人們的腦海中扎根,就會不竭地朝著每個人期盼的標的目的匯集。成持久總是幼稚一些,但究竟結果是開始了。比及帶著民主的烙印的新生代華夏人成長起來后,民主就已經是大勢所趨,無人阻擋了。”

    “在一個框架內涂改風格很困難,不如在一張白紙上重新作畫”孟享望著依舊在忿忿然的周白突然感嘆開口道。

    “日白”周白略有些猶豫道,當初在各種意見中,不但僅是和中央政府談判這一種主流方案,有主張自立為國者,有主張武力統一者,甚至還有主張君憲稱帝者。聽了孟享的一句感嘆,周白一下子聯想到了孟享要自力重來了。

    “據其實,虛其名”孟享笑著出了唐藥師的主意,“中央那些人,是絕對不會捅破這層窗戶紙的。他們更喜歡頂著那件皇帝的新衣就給他們留著最后的一件吧”

    周白略帶一絲苦笑,先鋒軍這一次是真正的據其實了。

    前一段時間,先鋒軍又再次敞開口子招兵,這一次孟享一下又提高了一百萬的數量。

    “三百萬正規軍”那時接到這個消息的周白不由為這個數字倒吸冷氣,但更讓他頭暈的是,后邊還有個“加上預備役等,一共七百萬軍力”的指令。

    “這樣財務壓力太大了”周白苦口婆心道。看著華夏的經濟開始一步步的進入快速成長的軌道,周白心中還是不希望有戰爭來拖垮這依舊有些懦弱的經濟。

    “這是一年的任務,到明年6月份前,培訓好即可。”孟享笑道,“相關軍費還是使用專用賬戶的費用。”

    先鋒軍半個多月沒什么戰事,原本要籌算在南方出擊的計劃也被取消了。人的軟弱讓孟享拋卻了后續的計劃,他唯恐揍得他們失去了對外張狂的野心。也只能把明棋釀成暗棋,把大規模的戰役,轉釀成在南方鄉下和山中的游擊活動,安插著控制鬼子外圍的整個絡。

    這樣二百萬大軍閑了下來,孟享也就趁機再進行擴充,并在擴充的同時,調劑新的編制。

    孟享先斬后奏,既然不指望上邊的發慈悲,再給他編制。不如一開始就自己來調劑。

    “們是誰”趙鐵蛋倒背著雙手,軍靴踏過一張張掛滿了汗水的古銅色臉旁。

    “華夏國防軍”在筋疲力盡的坐著俯臥撐的一幫士兵聲嘶力竭的大聲喊道。

    “們的使命是什么”趙鐵蛋的吼聲回蕩在每個人的耳畔。

    “保家衛國”新兵們的嘶喊混在一起,激蕩起吹過草場的風,震散了天上的浮云,讓更加狠毒的日頭曬了下來。

    走下訓練場的夏二娃抹了一下淌進眼角的汗水,順手把眼角蛻去的一塊卷曲的枯皮帶了下來,汗水混著留下的鹽漬白痕里滾下的鹽粒結晶浸得新皮有些刺疼。

    “再曬曬就好了”旁邊一屁股坐在樹蔭中的是陳道友見狀咧嘴笑道,“從沒曬過這么毒的太陽”

    “我們那山里邊,一年到頭見不到幾多日頭”夏二娃不想讓人覺得他嬌嫩,解釋道。

    “四川還是貴州”陳道友隨口問道。

    “四川”

    “哦記住了,一會兒要多喝些淡鹽水”陳道友好意提醒道。

    “淡,淡鹽水”夏二娃不明白是什么工具。

    “人出汗多了,鹽都跑出來了,看身上的這些白工具就是。一會兒需要多彌補點”陳道友指點道。

    “曉得真多”夏二娃羨慕道。

    陳道友滿意的笑而不語,這些都是教官傳下來的。新兵進入新兵訓練營后,每支步隊中城市塞上幾個老兵。有老兵來帶頭,提升的會更加容易。而陳道友就是加入了先鋒軍一年多的老兵了。而軍中有學習班,教授一些基礎知識,只是這些新兵們還沒有學會新兵的基本技能,暫時還沒開始。

    夏二娃突然改換話題問道:“那知道咱們怎么又稱國防軍了原來的先鋒軍不是挺好的嗎”

    “算問對人了,要問他人,還真沒幾個知道的”陳道友一聽,禁不住意道。

    “那到底為什么”夏二娃感興趣道,他原本是聽聞了先鋒軍的名頭后,才從四川一路跑來的,剛參軍卻又聽先鋒軍改名了,忙碌的新兵訓練根本就沒有幾多空閑了解其他。

    “知道不,咱們先鋒軍以前那最多是個處所軍的稱號,一換上國防軍的名頭,自然就不一樣了。要知道,國防軍那是一個國家才能稱號的軍隊稱號,那是國家級的”陳道友故作神秘的倒著他從營長那里聽來的話語,但夏二娃卻依舊是聽得有些迷糊。

    “就像大名和名一樣。名就是咱們先鋒軍的稱號,是家里邊用的,而國防軍則是外邊喊的正式大名”自覺解釋的很經典的陳道友不由暗自滿意道,“還是大名更加有氣勢一些”

    夏二娃想到自己從到大的二娃的稱號,不由再次眨了眨眼,羨慕的望向了陳道友。

    先鋒軍改名字了,這也是一個不的新聞。

    “槍口對外,以保家衛國,守衛祖國邊陲為榮”這是先鋒軍喊出的口號之一。

    先鋒軍既然要改編制,就必定要落人話柄。不過,先鋒軍明確提出了國防軍的稱號來,就是擺明了態度。“軍隊國家化”的指導思想也獲得了民眾的支持。

    先鋒軍打出的對軍隊國家化試點的旗號,也是在打中央軍的黨軍的臉。讓他們不出太多的話語來。有了這個道德高點,無論是對內,還是對外,剩下的改編才順利。

    孟享自然不消擔憂,即使人數一再擴大,但依舊在克隆兵們的監督之下,加上這兩三年培養起的普通人明日系,掌控軍隊沒問題。而新的編制無疑也是封死了內部一些山頭的借口,并利用再一輪的新兵入伍,打散了那些低矮的山頭。

    初步的計劃中,國防軍的采納了軍團、師、團、營、連排班的編制。

    “這一次去失落了旅和軍,可是調劑出了很多的人”范種那時在看到孟享提出的這個整軍方案后,就若有所指的道。

    “有了先進的通訊工具,可逐步的取消上下級指揮轉達的環節。軍團的戰略意圖,轉到了師團一級細化后,就可以直接由營一下級別來執各種戰術任務了。”孟享倒不是故意裁軍削藩,而是這些都是以后的經驗。

    “旅的編制可以在一些特殊編制中繼續存在。另外,軍的編制可以在戰斗的時候可以臨時授予。現在這個時候,也適合軍這個單位的設立。”孟享也考慮到了讓一幫子夠不上軍團級另外軍長無緣無故去當師長,也是不現實的,還是留出了一點余地。

    “可是這個重新授勛,一定要謹慎”就連平時不大關注雜七雜八事情的范種也是不由出言相勸道。

    “嗯,我會注意。”孟享也是凝重的點頷首。牽扯到軍銜榮譽,這里邊的事情撲朔迷離。但隨著軍制的轉變,自然也會影響到軍銜勛章之類的。孟享不想把這個問題留到大規模戰爭的爆發。那只會讓一些事情變得更糟糕。

    “封無可封了,到時候才更麻煩”孟享感嘆道。此時先鋒軍麾下已經有一大幫將軍了。上將中將的也有很多,如果一旦開戰,隨著軍功的積累,這個軍銜授勛就臨時調劑不了。必須提前快刀斬亂麻的建立起一條更加適合的制度來。趕早擠擠水分,為以后留出余地。要否則,比及戰后再清算,更容易出亂子。

    “只要一些實際待遇不變,甚至提高一些,麻煩就會少一些”孟享笑道。

    “是,對比中央軍和其他的步隊,咱們的軍隊待遇已經算是很好了”范種感嘆道,“中央軍那邊法幣一貶值,待遇更是比不上我們這邊直接發放現大洋了”

    想起這件事情,孟享笑問周白道:“重慶那邊的物價怎么樣了”

    “算是度過了這一波難關了,但以后很難了。”周白微微搖頭道,“這一次全賴英美的外匯支持,才穩定了法幣的繼續下滑,沒讓人的計劃得逞。”

    人終于把他們印制好的法偽幣撒了出去,并操控金融市場,打壓法幣。

    這一次,接到了老蔣求助的美國人出手了。英國人即使在危難之時,也助了一臂之力。

    先鋒軍和德國人聯系密切,而人對東南亞等地的活動又讓他們擔憂,無論從哪方面來,英國人也不肯意老蔣就這樣倒下。雖然此時他們依舊被德國人狠揍著,但金幣還是有很多。借給了老蔣一千萬英鎊,加上美國人的五千萬美元,快速的壓下了法幣的一股貶值風潮。

    孟享雖然希望老蔣出糗,但卻不希望蒼生也跟著遭殃,也加入了這次金融狙擊戰。砸了五千萬美元下去,坑了人一下。

    “這一次賺了一千多萬美元,不過最大的收獲是聯合戰區意外的蒼生更加信賴咱們的先鋒幣了。相比起一張白紙來,咱們的銅幣,銀幣還是很有市場的。只可惜數量滿足不了需求,全面普及受限。看來以后我們也得需要紙幣了。”周白笑道。

    “現在特殊時期,等一等平和平靜了再,金屬幣的問題,不消太擔憂,只是一時緊張,過一陣就能供應需求了。”隨著法幣的又一幅度貶值,讓先鋒軍的金屬軍票成了華夏的搶手貨,竟然使得供應量不足了。不過在開動了基地機器和多處銅礦采礦場情況下,這個問題不就就會解決。

    孟享還不籌算此時換紙幣,不久后有更嚴酷的戰爭等著他們,后方的貨幣體系必須要連結穩定。

    “也好”周白感嘆了一聲,“這一次去重慶,可是大開了眼界。”

    “怎么了”孟享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問道。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他們只顧著醉生夢死,卻連身邊的事情都看不到,真的以為穿上了皇帝的新裝了”周白感慨道,“重慶米市又漲了一倍。路邊餓死之人每天都有,恍若隔世”

    自從推行低保后,這低保雖然不克不及讓人吃飽飯,但卻絕對讓人餓不死。加上一些慈善單位的救助,使得聯合戰區內就已經很久沒有了餓死人這回事產生了。但周白在重慶逛了一圈,在這個號稱是國統區最為富貴的大城市中,依舊發現了倒臥街頭的瘦骨嶙峋的老弱尸體。

    “我記得去年和今年的收成雖然差了些,但因為中央軍的武器是用其他物品同山寨公司和我們交換的,并沒有用糧食。估算起來,應該不至于那么缺糧吧”孟享略一皺眉,這些事情,普通人的情報上并沒有多描述,而克隆人的情報人員根本不在意這些。

    “歐戰開始后,國際市場糧價走高,有人倒賣糧食,攪亂市場。加上法幣貶值的影響,很多人都在囤積糧食,總數是夠了,可是貧富不均,富人米滿倉,窮人多餓死”周白沉痛道,“重慶高官依舊花天酒地,高檔奢侈品暢銷。而人此時卻喊出了奢侈是仇敵的口號,裕仁更是帶頭減餐,皇室帶頭去金銀飾物。這,這,唉,沒法比”

    ,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