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 封印

    這一切說來話長,可實際上都是剎那發生,此刻的白小純,低吼中手持北脈世界大劍,狠狠的一劍落下!

    藍光刺目,驚天動地,世界之寶的氣息,讓天地失色的同時,也散出了驚人的威壓,在那藍光的閃耀中,隱隱露出北脈的大陸虛影,帶著萬鈞之力,驟然而落!

    轟鳴中,首先碰觸的就是那片扭曲稀薄的赤色血霧,這血霧內蘊含了強烈的反震,可在之前的連續削弱下,再無法阻擋北脈大劍。

    瞬間,這整個血霧防護,就在巨響中徹底炸開,四分五裂時,北脈大劍的藍光,勢如破竹般的穿梭而過,向著戰舟,狠狠的一劍斬下!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鬼母的雙手掐訣中,按在了戰舟上,這戰舟猛的震動,赫然從每一根骨頭內,都有赤色血霧出現,這血霧沒有升天,而是凝聚在白骨蜥蜴的骨頭四周,眨眼的功夫,居然形成了……血肉!

    隨著白骨蜥蜴的嘶吼與咆哮,它的身體肉眼可見的,竟不再是骨頭,而是血肉生長,這一切只是眨眼間,白骨蜥蜴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頭真正的血肉蜥蜴!!

    而其頭頂原本的戰舟,此刻也都被血肉覆蓋,直接籠罩后,形成了一片赤色的血膜,這一刻,無論是蜥蜴還是戰舟,都氣勢滔天爆發,形成一股無上之力,阻擋白小純斬下的……世界大劍!

    聲響震耳欲聾,動天撼地,一股比之前還要狂爆的反震之力,猛然爆發,白小純噴出鮮血,北脈大劍也都被生生的震開,他的身體更是在這一剎那,于這反震下,如被重創,驀然后退時,鮮血如止不住,不斷地吐出。

    不但是白小純這里如此,巨鬼王同樣這般,雖不是被血膜反震,可之前的血霧震動,依舊使他重創,此刻同樣倒退,鮮血溢出。

    包括月亮花,還有哭笑鬼臉,都在后退,狼狽不已。

    “該死的,該死的,這可是邪皇為鬼母加持過的戰舟,怎么可能被我們轟開!!”哭笑鬼臉慘叫中,身體都消散了大半,倒退的更快。

    不過眾人的出手,并非讓那戰舟毫發無損,那血肉蜥蜴此刻發出凄厲的嘶吼,身體也都震動起來,倒退千丈開外,頭頂上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傷痕,鮮血大片的灑落,只是這傷痕雖大,可卻沒有穿透血膜!

    血膜內,戰舟中的鬼母,此刻目中的振奮強烈無比,她呼吸透著激動,眼看白小純等人似走投無路的拼命之下,一個個都被重創,尤其是白小純那里,就連北脈大劍也都取出,但卻于事無補,如今更是傷勢嚴重。

    “時間也差不多了,再耽擱下去,會節外生枝……”

    “這白小純的殺手锏,也已完全暴露出來,就算還有一些,也都無關大局了!”鬼母眼看局勢已定,尤其是注意到白小純的傷勢正急速的恢復,她目中一閃,殺機爆發,右手掐訣間,就要操控白骨蜥蜴進行最后的滅殺。

    可就在這蜥蜴抬頭咆哮,要沖向白小純的瞬間,白小純狼狽中,右手陡然抬起,向著蜥蜴戰舟狠狠一揮!

    這一揮之下,立刻四周八方水汽漫天,正是水澤國度,又一次從白小純手中施展出來,那鱷獸般的上下兩顎,再次幻化出來,帶著遠古的咆哮,轟鳴中,就要去吞噬蜥蜴戰舟。

    似連續施展水澤國度,使得白小純傷勢更重,恢復也都難以如往常般瞬間完成,此刻又噴出鮮血,踉蹌中,竟直奔下方的永恒海。

    仿佛是真的走投無路,打算借助永恒海逃走!

    如果換了其他時候,鬼母因謹慎,必定會先處理了水澤國度后,再去追擊,可眼下……哪怕水澤國度曾施展了一次,可鬼母想要操控戰舟破解,也還是需要幾個呼吸的時間。

    可這幾個呼吸,足夠白小純那里逃入永恒海內,甚至若是還有其他遁法神通,怕是萬里開外也不是不可能。

    而最主要的,一旦給了白小純喘息的機會,在鬼母看來,對方的傷勢怕是會恢復大半之多,這就會讓此戰的時間,再次耗費耽擱下去。

    “必要的謹慎雖不可缺少,但該果斷之時,也自然要干凈利落,況且我是天尊修為,如今對方底牌出了大半,已可碾壓!”鬼母目光閃動間已有決斷,再沒有遲疑與猶豫,身體一晃,瞬間……竟沒有去理會那水澤國度的鱷獸大口,天尊修為轟然爆發,一步之下,直接就出現在了戰舟之外,出現在了永恒海上,出現在了白小純的身后,這是她此番追擊白小純,第一次……離開戰舟!

    向著白小純,徑直抓去!

    “白小純,你是我的了!”鬼母目中神采飛揚,興奮無比。

    可就在她出手的瞬間,那看似狼狽噴著鮮血的白小純,忽然轉頭,目中露出異芒.

    “你終于出來了!”在這句話傳出的一刻,白小純所有的傷勢,徹底恢復,再沒有半點重創的同時,在鬼母那里面色一變的瞬間,白小純右手已然抬起,并非向著鬼母,而是向著那被水澤國度籠罩的蜥蜴戰舟,驀然……一指!

    口中輕吐。

    “一目晶淵!”話語一出,不是全部的永恒海,可這下方范圍內的所有海水,剎那就如被冰封般,在那咔咔聲下,化作了一片晶海。

    這些水晶齊齊碎裂后,形成了水晶劍,從永恒海上沖天爆發,從四周八方,轟鳴而至,直接就出現在了蜥蜴戰舟的四周,任憑那蜥蜴如何掙扎,這水晶劍在不斷的崩潰碎裂下,赫然在這蜥蜴的下方,形成了一盞……巨大的水晶燈臺!!

    “你!!”鬼母心神轟鳴,知道中計,對方之前的一些行為,都是為了讓自己離開戰舟!

    “天幕為罩!”在鬼母這里心神震動時,白小純第二句話傳出。

    轟轟之聲回蕩間,似有一只看不見的大手,一把撕下了永恒大陸的天空,將其化作了燈罩,籠罩在了蜥蜴戰舟的四周,徹底封印的同時,鬼母那邊面色變化,就要回身戰舟,可卻被阻擋在外,鬼母有種強烈的不安感,發出一聲低吼,天尊修為爆發,幻化無數厲鬼,霧氣滔天,正要強行穿梭。

    “萬壽無疆!”白小純的聲音,再次傳出時,無數的壽字,幻化在天地世界內,籠罩在天幕燈罩上,使得封印之力,更強的爆發出來,再次將鬼母阻擋在外!

    “汝生為燭!”緊接著,那被束在水晶燈臺上,被天幕封印,被萬壽加持的蜥蜴戰舟,居然直接就開始成為了白色,急速的化作……白蠟!!

    “長生……燈成!!”

    天地轟鳴,蜥蜴戰舟的自身以及四周,赫然幻化成了一盞巨大的長生燈,道法之力爆發,反震之下,就算是鬼母身為天尊,也都無法短時間將這長生燈破開!

    這也正是白小純將這道法,不向鬼母,而是向著蜥蜴戰舟施展的原因所在,鬼母畢竟不是通天道人,白小純不能去賭自己這長生燈,用在鬼母身上后,對方破開的時間長短。

    這一點他不確定,若是時間長還好,可若是時間短,那么鬼母必定會回到戰舟中,再次立于不敗之地。

    所以,他退而求其次,不去封印鬼母,而是去封印那蜥蜴戰舟,他有十足的把握,這戰舟……沒有了鬼母在內操控,想要沖出長生燈,短時間絕對做不到。

    至于鬼母在外相助之事,白小純不會給鬼母這個機會!

    “白小純!!”鬼母面色難看無比,她看出了白小純的算計,此刻怒火燃燒中,反倒笑了起來。

    “就算沒有了戰舟,以本座的天尊修為,一樣將你碾壓!”鬼母雙手猛的一揮,頓時四周霧氣轟然八方,擴散萬里范圍,使得此地好似瞬間化作鬼域。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