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邙陰山

    “熊叔被殺了?!”

    聽到護衛這句話,牧塵呼吸都是在此時滯了一滯,他雙掌緊緊的握著,牧域的五位城主,段偉,陳熊他們,幾乎是忠心耿耿的一路跟隨著牧鋒打天下,最后在這北靈境中打拼出了牧域,在牧塵小時,也曾受過他們不少的照顧,彼此間也是頗有感情,如今突聞陳熊的死訊,就連他臉色都是有些蒼白與憤怒。

    “呼。”

    牧塵深吸一口氣,壓抑著心中的憤怒與殺意,面色陰沉的直奔議事廳而去,不管是誰做的這種事,他都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他!

    在牧塵趕到議事廳時,那外面已是圍滿了人,所有人的面龐上都是噙著怒火,陳熊為人粗獷豪邁,在牧域人緣極好,再加上他是牧域老將,更是人人尊敬,如今突然被殺,也是令得人憤怒不已。

    “少主來了!”

    眾人見到牧塵趕來,也是急忙行禮,然后讓開一條道路,不少人看向后者的目光有些敬佩,當日那名額爭奪戰,牧塵擊敗柳慕白,展現出了他驚人的實力,那種戰斗力,比起段偉他們這種牧域城主都是要強上一線。

    牧塵點了點頭,進了議事廳,此時大廳內氣氛壓抑,空氣中彌漫著一種暴怒的味道,牧鋒坐在首位,那眼神猙獰得猶如要噬人一般,在其下方,周野一張臉龐也是陰厲得可怖。

    “段偉,這究竟是怎么回事?”牧鋒看了一眼進來的牧塵,也沒有說什么,陰沉的目光轉向面色鐵青的段偉,道。

    段偉咬牙切齒的道:“據我們得到的情報,應該是邙陰山做的。”

    “邙陰山?”

    牧塵眉頭一皺,在這北靈境,除了九域之外,還有著不少其他的勢力,而這邙陰山便是其中的佼佼者,其實力,堪稱北靈境黑道最強,比起九域,也不算有太大的差距。

    “我們與邙陰山井水不犯河水,他們為什么會突然攻擊我們?”周野眼中閃過濃濃的殺意,道。

    “邙陰山暗中一直與柳域有些聯系這次的事情,應該和柳域脫不了干系。”牧鋒雙目微瞇,冷聲道。

    “柳域?又是這些雜碎!真當我牧域怕他們不成?!”周野重重一拍負手,怒聲道。

    牧塵眼神也是布滿著冰寒,如果是柳域的話,或許還跟他奪了種子名額有關系,以那柳擎天的性子,肯定會做出些什么事情來

    “現在怎么辦?邙陰山已經對我們牧域出手,還殺了我們一位城主,如果我們沒作為的話,恐怕會對我們牧域的名聲造成極大的損害。”周野沉聲道。

    牧鋒手掌緩緩的放在桌面的茶杯上,然后手掌猛然按下,直接將那茶杯按成粉末,他語氣冰冷猶如刀鋒,道:“怎么可能坐視不理,這邙陰山,我牧域是滅定了!”

    “邙陰山老大楊鬼是神魄境初期的實力,在其麾下,也還有兩位實力達到靈輪境后期的左膀右臂,若是要動手的話,就由我親自帶隊去吧。”周野道。

    牧鋒聞言,微微猶豫,也是點了點頭,他倒是想親自出馬,但既然如今柳域已經對他們牧域有了心思,那他也得坐鎮牧城,好生的盯著柳域,免得精銳盡出,到時候反而被柳域抄了底。

    周野的實力也是在神魄境初期,再帶上精銳人馬,倒也不怕那邙陰山。

    “爹,我也跟周叔去吧。”那一直在旁邊聽著的牧塵,也是在此時出聲道。

    牧鋒眉頭一皺,道:“太危險了。”

    “老爹,我現在的實力,除非是神魄境強者親自對我出手,不然的話,還真沒人能對我造成威脅。”牧塵淡笑道。

    牧鋒這才一怔,方才想起現在的牧塵,也已經算得上是好手,放眼這牧域之內,除了他與周野,恐怕還真沒其他人能夠在其手中討得好處。

    “小牧有這心,就讓他跟來吧,他如今實力已經相當不錯,而且還精通靈陣,能夠幫上大忙。”周野笑了笑,道。

    牧鋒想了想,也就點點頭,的確,真要說起來,牧塵的戰斗力絲毫不弱于段偉他們,他若是跟去,倒真是一個不小的助力。

    “那你就跟去吧,不過記得,一切聽你周叔的安排,若是不聽指揮亂闖,我可饒不了你!”牧鋒鄭重的提醒道,那邙陰山可都是些滾刀肉,動起手來兇狠無比,若是心懷小覷,怕是會陰溝翻船。

    “嗯。”

    牧塵點了點頭,眼中有著寒芒涌動,邙陰山,既然你們敢動我們牧域,那就準備著被血洗吧!

    周野做事雷厲風行,一旦有了決定,便是立即執行,他僅僅花了不到兩個時辰的時間,便是召集了數百精銳人馬,然后帶上段偉,鐵狼兩位城主以及牧塵,直接出了牧城,直奔牧域西邊而去。

    邙陰山坐落在邙陰山脈,與牧域西邊接壤,而由陳熊鎮守的熊城便是矗立在此,保護著牧域的邊緣地帶,而也正因為相隔較勁,熊城成了那邙陰山率先攻擊之地,陳熊更是被那邙陰山老大楊鬼親自出手斬殺。

    當牧塵他們趕到熊城時,已是接近黃昏,這座原本人氣頗濃的城市,如今卻是城門破敗,那城門處的守衛,面色驚惶而警惕的不斷掃視著。

    周野直接帶著大隊人馬沖進了城市之中,那種肅殺之氣引來了不少驚異視線,而當他們見到那領頭的周野時,都是心頭一跳,看來牧域此時真是動怒了,竟然連神魄境強者都派出來了。

    周野等人直奔城主府,在那里,一名中年男子早已等待著,見到他們,急忙跑了上來。

    “周爺,少主。”

    來人是熊城的副城主,姓程名勇,如今陳熊被殺,他便暫時的管理著熊城,不過看他那滿身是紗布的模樣,顯然也是在邙陰山的攻擊中受了不輕的傷。

    周野揮了揮手,在那府中客廳中坐下,眼神陰沉的道:“現在邙陰山有沒什么動靜?”

    “這些時間我們一直在監測他們,不過自從他們殺了城主后,便是全部縮回了邙陰山,再沒什么動靜。”那程勇急忙回道。

    “看來楊鬼那王八羔子也知道我牧域不會輕易放過他,現在開始當縮頭烏龜嗎?”周野眼神陰冷,道。

    “周爺,邙陰山山勢陡峭無比,一些要道都被他們死死守住,如果我們硬攻的話,恐怕傷亡會很大。”程勇道。

    邙陰山高聳入云,就算是周野這種神魄境的強者都無法飛躍,除非是類似牧鋒這種煉化了擁有飛行能力靈獸精魄的強者方才能夠辦到,但也僅限其本人,想要帶這么多人馬上去也是不現實的。

    “而且,最麻煩的不是這個,邙陰山脈這附近,算是北靈境黑道最盛行的地方,那里除了邙陰山之外,還有著一些其他黑道勢力,他們對九大域一直有些忌憚,如果我們這樣闖進去的話,惹得他們同仇敵愾,聯起手來的話,那對于我們而言,會是一個極大的麻煩。”程勇嘆了一口氣,道。

    一旁的牧塵聽得這些話,眉頭也是緊皺起來,看來事情沒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啊。

    “這里除了邙陰山之外,最厲害的黑道勢力是什么?”周野沉吟著問道。

    “是九龍寨,他們的實力僅次于邙陰山,而且在黑道中也有著不小的號召力,如果他們肯幫忙,我們就能橫穿邙陰山脈,直接掀了邙陰山老巢。”程勇想了想,道。

    “九龍寨當家是誰?”

    “雷山,同樣是神魄境初期的實力。”

    “雷山啊”周野微微點頭,對這個名字略有點印象,算是北靈境中有名的強者,當年曾經見過,不過也只是泛泛之交,關系談不上有多密切。

    “明日我帶人去一趟九龍寨。”周野沉吟道,眼下的事情有些麻煩,如果能夠打通九龍寨這個關節,就能變得容易許多,不然的話,怕有得頭疼了。

    第二日一大早,周野便是帶著牧塵,段偉等人直奔九龍寨而去,他們并沒有帶太多的人馬,畢竟這些黑道勢力格外的謹慎,人馬太多,反而引得別人戒備。

    九龍寨坐落在邙陰山脈以北的地方,扼守著數條交通要道,一般望來的商隊,都會主動給予過路費,而對于這種識趣的商隊,九龍寨也不會給予絲毫的為難,雖說是黑道,但也講求個和氣生財,沒人喜歡動不動就血拼。

    周野他們直奔九龍寨而去,兩個時辰后,便是抵達了九龍寨之下,不過迎接他們的,卻是緊閉的寨門以及一些從暗處投射而來的警惕目光。

    周野望著那緊閉的寨門,眉頭也是一皺,看來九龍寨早就料到了他們牧域會來,這樣作為,是打算不幫忙嗎?

    “九龍寨的朋友,勞煩通報一聲雷大當家,牧域周野,拜請一見!”周野坐在馬上,抱拳喝道,那喝聲在雄渾靈力的包裹下,在這半空中傳蕩開來。

    “我爹閉關修煉,無法見客,所以你們請回吧。”

    在周野喝聲落下時,只聽得那高大的寨門之上,一道冰冷的嬌喝之聲隨之響起,眾人視線望去,只見得那寨門上方,一道矯健身影掠出,那是一名身著碧綠衣衫的少女,少女身段修長,合體的衣衫凸顯著玲瓏有致的嬌軀,少女模樣本來相當的秀美,不過卻是因為那一頭的短發,變得有些英姿颯爽起來,而此時的她,正雙臂抱胸,居高臨下的望著牧塵等人,紅唇微撇。

    周野聞言,卻是淡淡一笑,道:“抱歉了,今日若是見不到雷大當家,或許在下不會輕易走的,還請小姐將寨門打開吧。”

    “你還想要強闖?那得問問本小姐同不同意!”

    那少女纖細眉尖一挑,一聲冷哼,玉手一握,只見得一道道靈印便是自其修長指尖浮現了出來。

    牧塵望著那些靈印,眼中卻是掠過一抹驚訝之色,眼前這少女,竟然也是一位靈陣師?

    (未完待續)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 网上赚钱哪个靠谱 星悦福建麻将ios下载 快乐8选一技巧 每日短线股票推荐 什么网页游戏挣钱 网上棋牌游戏网站 广东好彩一开奖历史 陕西11选5前三直选 万炮捕鱼大富豪官方版下载 手机挂机一天赚20元 云南卡二条麻将技巧 湖北福彩30选5开奖 哪个券商的app做得好 捕鸟陷阱制作方法大全 e球彩中三场奖金多少 云南麻将卡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