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五十一章 逼出

    唰!

    牧塵眼神冷漠,一閃之下便是出現在了那白峒前方,手掌一握,青光長劍閃現而出,幾乎是沒有絲毫的猶豫,燃燒著黑炎的靈力席卷而出,覆蓋劍身,然后直接對著白峒咽喉洞穿而去。

    那白峒見到牧塵突然抱起出手,也是面色劇變,不過好在他本身也算是實力不弱,雖說并未達到化天境,但也算是融天境后期的實力,當即怒喝一聲,雄渾靈力暴涌,直接是一拳怒轟而出。

    “魔龍崩天拳!”

    一拳轟出,靈力滾滾,猶如化為了一頭巨大的黑色魔龍,魔龍伸展身軀,似乎連天空都是被其所蹦碎,這白峒所修煉的靈訣,顯然也并不普通。

    牧塵見狀,眼中森然更甚,卻是突然變劍為拳,一拳轟出,六道森羅死印凝煉而出,頓時周圍空間靈氣暴動,六道森羅死印直接是化為一道黑色光虹,狠狠的與那白峒魔龍拳風硬憾在了一起。

    咚!

    巨聲響徹,狂暴無匹的靈力波動席卷開來,那白峒的面色頓時慘白起來,而后一抹殷紅浮現,一口鮮血當即噴出,身形也是狼狽的倒飛而出。

    牧塵全力所施展的六道森羅死印,就連那化天境初期的灰衣老者的凌厲攻勢都能阻擋下來,這白峒想要憑借融天境后期的實力硬抗,顯然是有些異想天開。

    “想要殺我,你恐怕沒這能耐!”

    牧塵冷笑,眼中厲色掠過,再度暴掠而出,一閃之下便是出現在那白峒前方,手中青光長劍,已是狠辣無比的對著后者咽喉洞穿而去。

    那黑色盆地周圍,眾多人望著這一幕,頓時驚呼出聲,這少年竟然如此兇狠,連白峒都敢殺?他就不怕惹得白龍城震怒嗎?

    “你敢!”那灰衣老者也是面色劇變,厲聲暴喝,不過此時他與兩人有些距離,竟是救援不及。

    牧塵對于他的暴喝,充耳不聞,他望著那眼神有些驚駭的白峒,劍鋒陡然刺出。

    這種睚眥必報般的家伙,還是盡早除掉為好,免得多生波折。

    “咻!”

    牧塵劍鋒凌厲,眨眼間,便是接近了那白峒,不過,就在他即將把后者斬殺于劍下時,那白龍城那批白袍人馬中,一道白袍下,卻是閃過精芒。

    “叮!”

    一道兇猛無匹的勁風,突然撕裂長空,以一種極端驚人的速度彈在了牧塵劍鋒之上,那等力量,竟直接是將牧塵劍鋒震得距顫不已,牧塵的身形,也是急退了兩步。

    “誰?!”

    他眼神一沉,目光掃向那批白袍人,旋即眼中掠過一抹冷笑,高聲笑道:“白龍城城主,既然來了,那就現身吧,何必躲躲藏藏,是想要待會趁我們所有人不備,一舉出手奪得至尊靈藏嗎?”

    他的聲音,在靈力的包裹下,響徹在這片天地間,頓時令得那眾多勢力以及強者猛的一驚,特別是那天罡劍派以及地行宗的人馬,眼神立即驚疑不定起來,這白龍城城主此次,竟然還親自前來了?

    灰衣老者聽到牧塵的喝聲,面色也是一寒,這小子,是故意對白峒出手的嗎?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掃視中,那群白袍人中,終于是有著一人緩緩的走出,然后他掀開白袍,露出了一張中年人的面龐,那般模樣,正是白龍城城主,白軒!

    “真是個心機深沉的少年。”

    白軒淡淡的一笑,那盯著牧塵的眼中,倒是彌漫著寒光,他倒的確是打算隱而不漏,但沒想到,卻還是被牧塵逼得現身了。

    “你們白龍城,看來對此次的至尊靈藏是勢在必得啊。”牧塵盯著那白軒,從后者身體上,他能夠察覺到相當強橫的靈力波動,這家伙,恐怕起碼都是化天境中期的實力,相當的厲害。

    “這等寶貝,自然是要傾力而為。”白軒漠然一笑,旋即他搖了搖頭,道:“不過既然你將我逼得現了身,那我自然也是得好好感謝你一番。”

    隨著他此話一落,白軒的眼神幾乎是陡然冷厲下來,一股極端驚人的靈力波動猶如風暴一般自其體內爆發而出,他一步跨出,身形猶如鬼魅般的直奔牧塵而去。。

    牧塵面色微變,身形暴退。

    “走得了嗎?”

    白軒冷笑,一閃之下,便是追上牧塵,而后一掌拍出,掌下靈力滾滾,猶如濤浪,連綿不絕,空氣爆炸的聲音,響徹不停。

    牧塵急退,也不敢輕易硬接,心神一動,那石像守衛便是踏空而來,出現在其前方,石拳轟出,與那白軒硬憾在一起。

    咚!

    巨聲響徹,只見得那石像守衛竟是直接被震飛而去。

    牧塵見狀,眼神也是一沉,這白軒的實力,果然強悍,不愧是白龍城的城主,竟然一拳之下,便是將石像守衛震退。

    “光憑這東西,可保不了你的小命。”白軒面無表情,再度緊逼而上,曲掌成爪,也是陡然撕下。

    “魔龍撕天爪!”

    轟!

    五指掠下,仿佛連虛空都是在此時被撕裂,這白軒施展出來的“魔龍撕天爪”,比起那灰衣老者,顯然更為的兇悍。

    牧塵望著那白軒招招狠辣,眼神也是冷厲下來,雙手相合,不過就在他將要催動神訣時,突然后方有著滔天靈光席卷而來,將他的身體籠罩而進,化為一片靈力光幕。

    轟!

    那凌厲無匹的爪風,狠狠的撕在那光幕上,頓時有著狂暴無比的靈力波動爆發開來,但卻并未將那光幕撕裂而開。

    “誰?!”那白軒眼神一寒。

    “白龍城的城主,你好歹也算是成名之人,今日對著一個少年出這般狠手,恐怕有些不適合吧?”在那后方,有著溫婉輕靈的聲音傳來,眾人視線望去,只見得三道身影迅速從遠處掠來,那當先一人,乃是一名年輕女子,她身著白裙,溫婉動人,漂亮的臉頰,也是顯得格外的有氣質。

    “蘇萱。”黎箐見到現身的三人,也是忍不住的欣喜起來,這蘇萱,總算是趕來了。

    那白軒漠然的眼神,盯著蘇萱,眼神深處掠過一抹凌厲之色,從后者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不弱于他的靈力波動,看來眼前此女,便是那北蒼靈院天榜排名第三的蘇萱了。

    這北蒼靈院培養出來的學生,果然厲害,如此年齡,就能達到這種程度,倒是絲毫不弱于他們龍魔宮內那些最頂尖的弟子了。

    “北蒼靈院,倒是有一套。”白軒看著蘇萱,淡淡的一笑,道。

    “承蒙白城主繆贊了。”蘇萱微微一笑,玉手一揚,那包裹著牧塵的靈力光罩便是消散而去,后者也是掠了過來。

    “你這家伙,真是不省心,這才半天時間不到,你就跟白龍城的人對上了。”蘇靈兒瞪著大眼睛,看著牧塵,道。

    “他們就是那天晚上暗襲我們的人。”牧塵壓低聲音:“他們是龍魔宮的人。”

    “什么?”

    蘇靈兒與郭匈都是一驚,滿臉的震動,就連蘇萱美目也是微微一凝,白龍城雖然算不得有多悠久,但在這白龍之丘也有十數年了,沒想到,連他們都是龍魔宮安排下的棋子,這龍魔宮,還真是深不可測,難怪連他們北蒼靈院都對其有所忌憚。

    那遠處,白軒見到蘇靈兒她們臉頰上的驚色,似也是察覺到了什么,那嘴角不由得掀起一抹詭異笑容,深深的看了他們一眼,然后轉身掠回了白龍城那批人馬處,如今蘇萱已經出現,他想要再殺林動就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而且眼下,他們還有著更重要的事情。

    只要能夠獲得那件東西,要殺這些小崽子,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在白軒掠回時,那黑色盆地周圍,無數人視線也是戒備的望著他們,特別是天罡劍派以及地行宗的人馬,他們對視著,似是達成了某種交流,竟是靠攏了一些,看這模樣,似乎是想到借此來聯手抗衡實力最強的白龍城。

    白軒目光銳利,倒是察覺到了這些,不過他卻是冷冷一笑,沒有過多的在意。

    “城主,眼下這情況,我們倒是被那小子放在風頭浪尖了。”灰衣老者眼神陰沉的道。

    “一些螞蚱而已,能有什么能耐,真當我白龍城,就那點本事嗎?”白軒漠然一笑,并不怎么在意。

    “爹,我們來這里究竟要拿什么東西?”白峒惡狠狠的看了一眼牧塵所在的方向,然后低聲問道。

    白軒聞言,眉頭也是一皺,道:“我所接到的命令,是奪取白龍至尊靈藏之中最為珍貴之物,具體的消息,我也沒收到多少。”

    “最珍貴之物?”灰衣老者看向那黑色盆地深處,道:“那想來應該就在此處了,因為這里才是白龍至尊隕落之地!”

    “不過這里,似乎并沒有看見靈藏啊。”白峒疑惑的道。

    白軒眼神緊緊的盯著那片黑色盆地,緩緩的道:“因為在這里,還被設置了一道封印,眼下,我們只需要等待著日月交匯,這片空間內的靈氣突然紊亂之時,那封印就會出現,到時將其破壞,靈藏自然會出現。”

    “現在...安靜等著便是。”

    說完,他便是閉上雙目,不再多言。

    而這一點,似乎是不止他們知曉,其他的一些勢力以及強者,都是察覺到了這黑色盆地的一些奇異之處,所以都沒有輕舉妄動,而是靜靜等待。

    這一等,便是將近半日,而后天地漸暗,這片空間之中的天地靈氣,悄悄的開始動蕩起來。

    就在天地靈氣動蕩時,牧塵的眼神突然一凝,陡然看向那黑色盆地之中,只見得那里,一道道千丈高大的神秘黑色石柱,竟然是開始散發出了淡淡的光芒。

    “靈藏要出現了!”

    他見到這一幕,心頭頓時一凜,眼神也是熾熱起來。(未完待續。)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 天津麻将口诀 捕鱼大师输了很多钱 北京pk赢彩专家 微乐吉林麻将真人版下载 福建快3基本走图 fifa足球世界 网络赚钱兼职 吉林长春心悦麻将 北京pk开奖历史结果 中石油股票行情 网上赚钱的好项目 一天小赚50元的手游 浙江20选5官网 管家婆六肖期期免费 海南4+1彩票 谁买到了真的捕鱼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