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七十二章 接陣

    “不知道...現在的我,有沒有資格來拜訪討教了?”

    當少年那帶著一些漠然的聲音在這片區域傳開時,所有人都是感覺到那空氣仿佛都是停止了流動,少年看似削瘦的身影,卻是在此時擁有了一種莫名的威壓,那是周圍十道三級聚靈陣所形成的力量而帶來的,因為現在,不會再有人認為他所謂的上門拜訪是一件值得笑話的事。

    廣場上,那些妖門的成員皆是啞口無聲,面龐上的嬉笑已是被盡數的收斂,他們面面相覷著,神色都是布滿著凝重。

    “老大...”陳厚等人也是將視線投向那面無表情的鶴妖。

    在那一道道的目光注視中,鶴妖也是緩緩的將手掌從那扶手上放下,只見得那里已是化為粉末紛紛落下,他輕輕拍了拍手掌上的木屑,抬起頭來,那對眼瞳之中,有著一種令人心悸的寒冷在凝聚起來:“牧塵,不得不說,你還真是讓人意外啊。”

    牧塵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盯著鶴妖,道:“做錯事情,總歸是要付出一些代價,不是嗎?”

    “你難道真的以為,憑借著這十道三級靈陣,就能將我逼得束手無策嗎?”鶴妖的聲音之中,仿佛都是一點點的寒氣散發出來。

    十道三級靈陣,若是同時爆發的話,恐怕就算是化天境初期實力的人都得瞬間秒殺,但如果他鶴妖只有這些本事的話,這天榜第四,或許也輪不到他來坐。

    周圍眾人瞧得針鋒相對的兩人,都是暗暗咂舌,這次的對碰,似乎比上次牧塵與李玄通的三招之約,更來得兇悍。

    “這些靈陣,花了你不少的時間吧...我倒是小瞧了你,沒想到你這幾天竟然會躲在我們妖門之外搞這些。”鶴妖緩緩的站起身來,那沒有多少情緒波動的聲音,淡淡的響起。

    “不過...在將這些靈陣揮霍殆盡后,你,又能有什么手段?”

    他眼神森冷的盯著牧塵,牧塵現在的底牌,顯然便是這十道三級靈陣,面對著如此數量的三級靈陣,莫說是化天境初期了,就算是化天境中期實力的人都只能暫避鋒芒,但別人接不下,不代表他鶴妖也接不下來。

    鶴妖身軀筆直,一波波驚人的靈力波動猶如潮水般自其體內席卷而出,他腳下的石板,都是在此時悄然的蹦碎,一道道裂縫,飛快的對著遠處蔓延出去。

    眾人見到他這陣仗,頓時一驚,鶴妖是打算正面出手,將這十道三級靈陣給接下來嗎?

    “陳厚,等我接下那十道三級靈陣后,立刻帶人出手,既然別人來了我們妖門總部撒野,自然不用再講什么客氣。”鶴妖緩步上前,淡漠的道。

    “是!”那陳厚等人頓時應道,旋即眼冒兇光的盯著洛神會的眾人,只要沒了那些三級聚靈陣的威脅,他們自然不會怕洛神會的這些新生,雖說洛璃也很厲害,但畢竟架不住他們人多,到時候一通狠揍下來,不信這些新生還有膽子留在這里。

    葉輕靈他們見到陳厚等人那滿眼的兇光,面色也是微微一變,但卻并沒有人有退縮之意。

    洛璃眸子之中,冷光浮現,旋即她伸出纖細玉手,輕輕的握上黑色長劍劍柄,隱隱的,有著格外凌厲的劍氣凝聚。

    氣氛,幾乎是在頃刻間變得劍拔弩張,那一道道目光,皆是鎖定著那緩步上前的鶴妖。

    而在那氣氛凝固間,牧塵卻依舊只是神色毫無波動的望著緩步上前的鶴妖,旋即他似是笑了笑,道:“鶴妖學長,這十道三級靈陣,可并不是為你準備的。”

    鶴妖的步伐一頓,他望著牧塵,面露冷笑,道:“哦?難道現在的你,還有能力再做點其他的什么?”

    鶴妖畢竟也不是普通之輩,雖然他不知道牧塵究竟使用了什么辦法布置出了十道靈陣,但他卻是看得出來,這應該已經是牧塵的極限了,現在的后者,根本不可能再分心做些什么。

    而擁有這個眼光的,不僅僅是他,就連蘇萱,徐荒等人都是有這般察覺,當即都是微微點頭,現在的牧塵做到這些程度,已經很了不起了,但想要再作協什么,那就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牧塵倒是并未在意那眾多質疑的目光,只是一笑,道:“鶴妖學長,這些靈陣,我是為當日那些來到我們洛神會撒野的無禮家伙們準備的,所以,我覺得,你還是讓他們來闖這些靈陣吧...”

    他說著話的時候,那猶如刀鋒般冷冽的目光,卻是投向了后方的陳厚,楊弘等人,而見到他的目光,后者等人都是顫抖了一下。

    “等我破了你這些靈陣,他們自然會來領教你的手段!”鶴妖冷笑,卻是絲毫沒理會牧塵,腳掌一跺地面,身形便是暴沖而起,雄渾靈力爆發開來,已是要對著牧塵疾掠而去。

    “既然如此的話...那就只能用其他的東西來招待一下鶴妖學長了。”

    牧塵淡漠一笑,旋即他手掌一握,光芒閃爍間,一顆銹跡斑斑的金屬鐵球便是出現在了其手中,而就在那金色鐵球出現的時候,牧塵立即將靈力灌注而進。

    嗡!

    金屬鐵球幾乎是在頃刻間爆發出萬道金光,而后光芒席卷間,有著一股極其驚人的靈力波動蕩漾開來。

    而在那些靈力波動蕩漾間,所有人都是見到,一道巨大無比的靈陣,飛快的在天空上蔓延開來。

    那道靈陣,極為的龐大,遠遠的超越了一旁的那些三級靈陣,那一道道復雜無比的靈力光線交織間,勾勒出相當晦澀深奧的陣圖。

    “呼呼。”

    天地間仿佛都是因為那種靈力波動掀起了颶風,那約莫百丈龐大的復雜光芒陣圖,懸浮在牧塵頭頂上空,駭人之極。

    所有人都是一臉震動的望著牧塵頭頂那幾乎是瞬間展開的靈陣,誰都看得出來,眼前這靈陣,絕對遠遠的超越了三級靈陣的范疇。

    看其波動,恐怕就算是在四級靈陣中,眼前的靈陣都不簡單。

    “怎么可能...”但緊接著他們就是茫然失語,他們實在無法相信,牧塵怎么可能在如此快速的時間內,又布置出一道四級靈陣。

    而且看先前牧塵的出手,這四級靈陣顯然并非是預先銘刻,而是他隨手就布置激發出來的。

    “是靈陣子...”

    蘇萱美目一閃,驚訝的低聲道:“是白龍城拍賣會中的那顆靈陣子,牧塵竟然真的把它給研究透了...”

    一旁的蘇靈兒她們也是滿臉的驚訝,那靈陣子她們自然是知道,而且還是蘇靈兒拍賣下來送給牧塵的,當初看其銹跡斑斑的模樣還以為已經失效,沒想到在牧塵的手中,竟然又綻放出了強大的力量。

    “難怪他不怕鶴妖...原來還留著這種手段...”蘇靈兒驚喜的道,那靈陣子之中蘊含的靈陣相當不弱,面對著那種等級的靈陣,就算是鶴妖都得極其的忌憚,這下子,那鶴妖還能怎么在牧塵面前囂張?

    “牧塵不會做沒把握的事情,既然他敢真的上妖門,又怎么會不留著對付鶴妖的手段。”蘇萱也是淺淺一笑,眼神有些奇特的望著那少年的身影。

    周圍無數道目光都是因為那突如其來的靈陣而凝固,就連那原本將要對著牧塵沖去的鶴妖,都是猛的止住了身形,那臉龐上,閃爍著陰晴不定。

    從那巨大的靈陣上,他察覺到了濃濃的危險,這讓得他知道,他沒有太大的把握能夠將其接下來。

    “真是好手段。”鶴妖眼神陰寒的盯著牧塵,眼中掠過一抹陰翳之色,咬著牙道。

    “鶴妖學長過獎了。”

    牧塵淡淡一笑,道:“接下來就麻煩你保持一些安靜吧,不然的話,我不介意徹底催動這靈陣子,不過一旦催動的話,我就沒辦法收手,到時候會造成什么后果,我或許并不能負責了。”

    “你在威脅我?!”鶴妖雙掌緊握,語氣森然。

    “鶴妖學長想要這么認為的話,那我也沒什么意見。”牧塵手掌緊握著那銹跡斑斑的靈陣子,笑道。

    鶴妖死死的盯著牧塵,手掌之上,青筋跳動,不過他終歸是沒有出手,如果牧塵只有那十道三級靈陣的話,他倒并不是特別的忌憚,可如果再加上一道如此厲害的四級靈陣,那就完全不一樣了,就連他,都沒有太大的把握能夠接下來。

    “十道三級靈陣,你就以為鎮得住我妖門這么多好手嗎?!”

    鶴妖咬著牙,只要他站在這里,牧塵就不敢催動那四級靈陣,而這里除了他之外,妖門還有著三位化天境初期的好手,再加上其他眾多的人馬,合力之下,那力量同樣不容小覷。

    “看來鶴妖學長依然對我先前的那些要求沒有同意的意思啊。”牧塵盯著鶴妖,道。

    “想要我妖門跟你們這些新生蛋子道歉,恐怕你們沒那么大的能耐!”鶴妖冷笑道,一旦道歉的話,他們妖門,還有什么顏面?

    “既然如此...”

    牧塵淡淡的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卻是陡然間變得森冷下來,旋即他印法猛然一變,那周遭十道巨大的三級靈陣頓時爆發出耀眼強光,狂暴的靈力波動席卷開來。

    所有人都是為之心顫,這牧塵,竟然真的把這十道三級靈陣運轉起來了。

    “那就請妖門諸位,接陣吧。”

    轟!

    隨著牧塵最后一字落下,狂暴的靈力,頓時肆虐開來。

    (暫時有點事,下一更或許會在12點后,先和大家說一聲。)(未完待續。)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 天津麻将怎么玩龙 微乐长春麻将手机版下载安装 黄金外汇配资交易所 卡卡棋牌斗牛 河北11选5走势图表电脑版 516棋牌 股票今天有开盘吗 北京赛车pk10登录平台 极速赛车是正规的吗 四肖八码精选免费资料 贵阳捉鸡麻将安全版 爱玩辅鱼大圣归来 和永利棋牌相同的游戏网站 河北11选5玩法 2019开奖结果 开奖记录 qq游戏大厅qq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