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新生入院

    第四百四十九章

    “這個...如今我借助著心眼狀態,倒是能夠布置出五級靈陣,想來應該也算是五級靈陣師吧...”

    牧塵沖著靈溪干笑一聲,這半年時間他投注在靈陣上面的時間太少,所以總體說來進展倒并不是特別的大,而眼下靈溪擺出這幅考究他靈陣的模樣,倒是令得他有些無奈,靈溪顯然是大不了他多少,但這實力卻是將他壓制得死死的,這讓得牧塵也是有些悲憤,跟在娘身邊,難道好處就這么大嗎?

    想他如今的成就,在同齡人中應該也算是優秀了,可與靈溪一比,卻是顯得毫無可比性。

    “五級靈陣師?”

    靈溪似笑非笑的望著牧塵那副模樣,漫不經心的道:“靈陣大師之下,所有的靈陣師等級都是不值一提,就猶如至尊之下,皆為螻蟻一般,在靈陣一道中,只有踏入了靈陣大師的層次,方才算是真正的登堂入室,否則始終難登臺面。”

    “而且靜姨在靈陣一道中,可是堪稱大宗師級別,你可是靜姨的親生兒子,如果在靈陣一道上面普普通通,那可不應該。”

    牧塵被訓斥了一番,不由得有些悻悻,旋即又是忍不住的道:“靈陣一道中的大宗師,相當于什么等級的強者?”

    靈溪瞥了牧塵一眼,美目中有著盈盈笑意:“看來你對靈陣師的等級也是知之不深,以往所說的一至九級,只是最粗淺的說法,一般說來,六級之后,便能夠稱為靈陣大師,只不過靈陣大師,同樣是擁有著等級之分。”

    “靈陣大師,以天地人三品而分,每品又分**,共三品九級,剛好對應九品至尊,而靈陣大師之后,便是宗師,相當于地至尊,而宗師之上,便是大宗師...至于這個對應什么等級,你應該很清楚吧?”

    牧塵倒吸了一口冷氣,怔怔的望著笑吟吟的靈溪:“天至尊?”

    這個答案,在他見到她娘憑借著一道靈體便是直接將黃龍至尊煉化,一掌震飛黑龍至尊并且強勢驚退無量老祖時他便是有過猜測,只是當這個猜測被證實的時候,他依舊是忍不住的滿心震撼。

    天至尊啊。

    這般實力,就算是放眼這浩瀚無盡的大千世界中,都是絕對一方霸主般的存在,甚至連一些傳承悠久的種族,面對著這種等級的存在,都是得客客氣氣,因此,在這大千世界,誰背后有著一尊天至尊撐腰,那絕對是足以橫著走的。

    以往的牧塵,一直認為他家里背景平平,畢竟老爹實力實在太不夠看了一些,但誰又能料到,明明很弱的老爹,卻是能夠找到一個這么恐怖實力的老婆...

    “老爹真是太厲害了。”牧塵咂咂嘴巴,臉龐上滿是佩服,什么叫做牛?這才叫做牛,這種事說出去恐怕都沒人信,但卻的的確確是發生在了他老爹身上,他真是很想知道當年究竟發生了什么事,老爹竟然能夠把娘這么一尊鳳凰給從天上拖了下來...

    靈溪玉手托著香腮,美目之中也滿是茫然,顯然對此她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在她眼中,靜姨那可是很完美的女人,她的眼光應該是極高極高才是,可從牧塵那里得來的消息,他爹似乎只是一個很普通的人,出自一個小地方,實力也不見得有多出眾,但就是這么一個看上去不出眾的人,卻是能夠讓得靜姨喜歡上,這可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靈溪姐,那你是什么品的靈陣大師啊?”牧塵看向靈溪,好奇的問道。

    靈溪一笑,道:“我應該是處于人品高級吧,相等于三品至尊。”

    “三品至尊啊...”牧塵再度出聲感嘆,這個等級,比燭天長老他們還高,放在北蒼大陸上,也只有那些頂尖勢力的領袖方才能夠與其媲美了,靈溪能夠在這個年齡取得這般成就,雖說有著他娘親指導之功,但顯然,她本身的天賦,也是極其的出眾。

    “不過我在靈力**上并不出彩,到得現在,其實也才渡過神魄難而已,甚至還未能踏入至尊境。”靈溪美目瞟了牧塵一眼,道:“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你這樣,兩種天賦都是如此的驚人。”

    與牧塵相處這么久,她也是知道,前者不僅在靈力**上天賦過人,甚至連靈陣一道,都是繼承了靜姨的天賦,這一路而來,靈力靈陣皆是取得不弱的成績,令人側目。

    牧塵笑了笑,這才稍微的有些平衡起來,這樣看來,比起靈溪,他還是有著一些優勢的。

    靈溪瞧得牧塵那又有點得意的神色,淡淡一笑,道:“既然你知道靜姨在靈陣一道上面的出眾,那你以后可得多研習一下,以后最起碼也得達到宗師級啊,不然多丟靜姨的人。”

    牧塵臉龐上的得意頓時僵硬下來,悻悻的摸摸鼻子,有這么一個厲害的娘,還真是壓力大啊,雖然他的確在靈陣上面有著極高的天賦,但想要達到宗師級別,還真不是光靠天賦就能達到的,畢竟這世界上,天才太多了,但最終能夠取得成就的人,卻是其中的極少數。

    靈溪見到將牧塵的得意打壓下來,這才盈盈一笑,玉手端著香茗,優雅輕抿,旋即她柳眉蹙了蹙的望向北蒼靈院外圍的方向,道:“今日的北蒼靈院,怎么如此的吵鬧?”

    “因為是新生入院的日子啊。”牧塵懶洋洋的道。

    今天正好是新一屆的新生進入北蒼靈院的時候,所以整個靈院都是顯得格外的熱鬧,他們這一屆的學員更是興奮無比,熬了一年多,終于把那個新生身份給熬去了,以后也算是有了顯擺優越感的對象了。

    靈溪這才輕輕點頭,旋即不再理會,慵懶的享受著這清閑的時光。

    ...

    北蒼靈院外部區域。

    如今的這里,幾乎是人山人海,黑壓壓的一片,蔓延到視線的盡頭,那種吵雜之聲,彌漫在這天地間,遠遠的擴散而開。

    無數的少年少女匯聚在這里,所有人都是面龐興奮的打量著這對于他們而言,極為陌生,但卻向往已久的**圣地,他們都是北蒼靈院這一屆的新生,費盡了千辛萬苦,通過重重考驗,方才夠資格站在這里。

    他們將在這里**,并且取得變得強大,然后耀眼回鄉。

    在那人海的一角處,有著七八道少年少女身影簇擁在一起,他們望著周圍的人群,都是顯得有些局促,神色中帶著一點畏縮,雖然在他們的靈院中,他們算是拔尖的學員,可到了這里他們才發現,其實他們很普通,周圍的那些新生,不少實力都比他們強悍,一些更是踏入了神魄境,實力簡直都堪比他們的父親了。

    “這就是北蒼靈院嗎?果然不愧是五大院之一啊...比我們北靈院強太多太多了。”一名有些甜美清秀的少女打量著四周,然后她看向身旁的一名少年,悄悄的道:“青山哥,聽說我們北靈院上一屆最優秀的牧塵學長也在北蒼靈院嗎?不知道他在這里混得怎么樣...好想見見他啊,據說他可是我們北靈院有史以來最出色的學員呢。”

    “雨曦,你這話可不好聽,我大哥柳慕白也很出色的好吧,他如今在圣靈院修行呢。”在一旁,一名身材有些高大的少年哼聲道。

    “柳陽,現在爭這些有什么意思,我們來到北蒼靈院,人生地不熟,而且又不見得多優秀,不團結一些,怕是難免被人欺負。”那先前被少女稱為青山哥的少年皺眉道。

    柳陽哼哼兩聲,不過也的確沒有再多說什么,雖然在北靈院的時候,他算是很優秀,可到了這里,他的那些自信已經完全被摧毀了,他看了一眼四周,似乎就他們的實力很一般,毫不出眾。

    “真不知道這次怎么回事,我們北靈院竟然會獲得北蒼靈院這么多的名額...而且還免去了考核...真是奇怪。”柳陽疑惑的低聲道。

    其他與他們一起從北靈院而來的少年少女也是點點頭,這次的事情,可是相當的奇特,以往他們北靈院只能獲得極少的名額,而且還不一定就能進入北蒼靈院,但這一次,他們卻是獲得了將近十個名額,還免去了考核,這種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幾乎將他們砸暈了。

    “喂,你們幾個...”

    而就在他們低聲說話間,那前面突然傳來喝聲,他們連忙抬頭,只見得數名青年笑嘻嘻的走了上來,看這些人那神色就知道這些都是北蒼靈院的老生,當即譚青山,柳陽他們都是有點緊張起來,從后者等人的身上,他們察覺到了相當可怕的靈力威壓,那種威壓,甚至強過了他們的父輩。

    “我們負責你們這一片的新生...”那名神色輕挑的青年沖著他們淡淡一笑,揮了揮手,道:“我們妖門最近在招收外門成員,所以以后你們就是我們妖門的人了,沒什么特殊的要求,只是以后每個月要繳納一定量的靈值,萬一有人欺負你們,就報我們妖門的名字就行了,知道嗎?”

    柳陽,譚青山他們吶吶對視,雖然并不太清楚他們所說的靈值那些是什么,但直覺告訴他們,這似乎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情,當即譚青山硬著頭皮道:“幾位學長...可不可以等我們熟悉一下北蒼靈院后,再來決定?”

    那青年聞言,臉龐上頓時浮現一抹似笑非笑之色,他盯著譚青山他們,笑**的道:“怎么?看不起我們妖門啊?”

    瞧得他這笑容,譚青山他們冷汗都嚇出來了,那名叫雨曦的俏美少女,咬了咬紅唇,鼓起勇氣的道:“我們...我們有大哥在北蒼靈院,他也是老生,你們不能欺負我們!”

    聽得她這話,那青年數人頓時忍不住捧腹大笑了起來,周圍一眾新生也不敢出聲,眼前這些老生,實力絕對達到了融天境,哪里是他們這些新生敢反抗的,而且老生欺壓新生,在那里都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誰都是這么過來的...

    “漂亮的小學妹...”那青年半晌后方才止住笑容,笑**的望著雨曦,道:“你們大哥叫什么名字?說來聽聽,看看我們妖門鎮不鎮得住他。”

    譚青山連忙拉住少女,得罪了這些老生,顯然不太明智,而且萬一到時候把牧塵也牽扯了進來,那就麻煩了。

    不過少女雖然年齡小,但卻是北靈院這一屆的天才,雖然才修行一年,但實力已是快趕上譚青山,柳陽他們這種北靈院的老生,所以在北靈院算是嬌子般的她,顯然很少受到這種欺壓,當即漂亮的小臉蛋一片通紅,她咬了咬銀牙,甩開譚青山的手掌,揚起俏臉,大聲的道:“我們大哥叫牧塵!”

    她的聲音很清脆,在這吵雜中傳開,竟是讓得這里的喧鬧聲都是安靜了下來,周圍一道道目光投射而來,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在這里維持秩序的老生,而此時的他們,卻是有些驚愕的望著那小臉通紅的漂亮少女。

    譚青山也是被周圍那突然安靜下來的情況嚇了一跳,特別是那很多老生的目光讓得他心頭一震,當即連忙把少女護在身后,那柳陽等人雖然也被嚇得腳抖,但也是把少女護著,畢竟是來自同一個靈院的,在這種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還是得互相照應。

    “學長...對不起...她年齡小,不懂事,剛才的事我們答應了...”譚青山望著眼前突然一動不動,仿佛僵硬一般的幾位青年,急忙道歉。

    先前一臉輕挑笑容的青年,此時神色有些僵硬,他嘴唇抖了抖,喉嚨間傳出了一道有點干澀的呵呵聲,旋即他放低了聲音,道:“那個...呵呵,你們大哥...叫牧塵?”

    譚青山他們望著神情有些不對勁的青年,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但這個時候,只能硬著頭皮,忐忑的點點頭,再然后,他們便是見到周圍那些老生群里面,突然涌出了不少的人快步對著他們而來,在他們的胸膛上,似乎都是佩戴著相同的徽章,聽周圍的一些聲音,這些人似乎是什么洛神會的人...

    譚青山他們見到這陣仗,直接被嚇蒙了,那叫做雨曦的少女,俏臉也是發白,不過還是咬著銀牙,倔強的站在那里。

    這群洛神會的成員涌了上來,卻是出乎他們意料沒有對他們怎么樣,反而是橫在他們前方,將那些妖門的人蠻橫的擋了開去,而先前面對著他們相當跋扈的妖門老生,此時卻是悻悻的退后幾步,顯然是不想與這些洛神會的人起沖突。

    周圍新生一看就明白了,這個洛神會,顯然比妖門更強。

    譚青山他們忐忑的望著這一幕,然后他們便是見到那洛神會中一名領頭的青年沖著他們露出了極為和善的笑容,道:“幾位學弟學妹,你們,認識牧哥?”(未完待續。)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 股票自动下单软件 幸运赛车玩法技巧 怎样才能玩好捕鱼游戏 手机麻将棋牌辅助器 辽宁35选7好运2中多钱呀 正邦科技股票行情* 网赚赚钱 微乐山东麻将有没有挂 新疆体彩11选5走势图 平码四中四图 熊猫四川麻将官方版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 西甲积分榜最新排名排行榜 怎么利用网络赚钱 闲来麻将游戏下载 秒速赛车人工计划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