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九目邪神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九目邪神!”

    天邪神陰森詭異的聲音在天地間傳開,直接是令得北荒之丘中一片死寂,所有的天至尊都是面色煞白,通體生寒。

    眼下的天邪神,僅僅只是五目的狀態,就已經恐怖到這種程度...如果真如他所說,他全盛時期乃是九目,那又該會是何等層次的存在?

    虛空中,炎帝與武祖的瞳孔也是在此時陡然緊縮,面龐變得無比的冷肅,他們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天邪神,在分辯著他此言的真假。

    “怎么,不相信嗎?”

    瞧得炎帝,武祖的目光,天邪神微微一笑,旋即他身軀微微一震,上半身的衣衫化為粉末飄落,露出了精壯的身軀,只見得他的胸前血肉微微蠕動,然后眾多天至尊便是駭然的見到,在其胸前心臟處,血肉蠕動間,一只緊閉的邪目,緩緩的出現。

    在其肚臍處,也是有著一只邪目,冒了起來。

    與此同時,他又是張開了握攏的掌心,在那雙掌掌心中,赫然又是兩只緊閉的邪目。

    四只邪目雖然緊緊閉攏,但那隱隱間散發出來的恐怖波動,卻是引得世界都是在微微的震顫。

    所有的天至尊,都是難以置信的望著那四只緊閉的邪目。

    天地死寂,仿佛任何的聲音都是在那九只邪目之下消失,一股無法形容的魔威,緩緩的自天邪神體內散發出來,如淵如獄,深不可測。

    “難道大千世界...真的到末日了嗎...”眾多天至尊發出絕望的聲音,面對著九目狀態的天邪神,他們甚至連抵抗的勇氣都是升不起來。

    天邪神望著北荒之丘中彌漫的絕望氣氛,然后對著炎帝,武祖含笑道:“若是你二人聰明的話,可投靠我域外邪族,我保你二人身邊之人盡數平安,甚至還可令你們統領大千世界。”

    炎帝嘴角掀起一抹譏誚之色,道:“你有這膽量留下我二人?哪天我二人只要在蒼穹榜上留下了真名,你第一個就倒霉了。”

    天邪神笑容微頓了一下,旋即輕輕點頭,嘆道:“的確,你二人的威脅太大了...所以還是必須除掉才最好。”

    武祖盯著天邪神,忽眼神忽然變得凌厲起來,森然道:“現在的你,開啟不了九目!”

    雖然天邪神那另外四只緊閉的邪目散發著恐怖的波動,但武祖卻是隱隱的感覺到,天邪神似乎無法在此時將其開啟。

    否則的話,這家伙哪里需要這么多的廢話,更不會之前被他們壓制。

    天邪神雙目微瞇,旋即笑了起來,道:“真是敏銳的感知...的確,現在的我還無法開啟九目,畢竟我才剛剛脫離封印,恢復到九目狀態,需要極為龐大的力量,按照我的估計,怕是要用五年左右的時間,才能夠恢復到九目。”

    “所以,你們應該慶幸,還有五年的時間可以茍活。”

    天邪神似笑非笑,只是那眼中,卻是閃爍著殘忍冷酷的光澤。

    “而五年之后,當我再度降臨時,這大千世界,無數生靈都將會匍匐在我的腳下,任我域外邪族奴役。”

    北荒之丘中諸多天至尊面色晦暗,五年的時間,不過彈指而已,而就算是以炎帝武祖的天資,想要在蒼穹榜上留下完整的真名,恐怕最起碼都得需要五十年,遠遠的超過五年的限制。

    所以,五年之后,大千世界不會有任何的改變,當天邪神恢復到九目降臨時,便是大千世界的末日。

    炎帝與武祖的眉頭緊皺著,半晌后,忽有無盡的殺意自他們的眼中爆發出來,他們盯著天邪神,森冷的道:“既然如此,那今日無論付出什么代價,都不能讓你離開了。”

    既然天邪神要五年的時間,才能夠恢復到九目狀態,那么他們現在就將他永遠的留下來!

    “將我留下嗎?你們做不到的。”天邪神面色淡漠,他既然會將這些說出來,自然也不懼炎帝,武祖強行留他。

    “那我二人倒是要試試了!”炎帝武祖眼中寒光流轉,厲聲道。

    嗡!

    武祖率先出手,只見得八道古老的符文在其掌心凝聚,最后融合在一起,竟是化為了一道古老的琉璃缽,其上有著雷霆,火焰,寒冰蜿蜒流淌。

    “八祖琉璃缽!”

    武祖一聲輕喝,琉璃缽沖天而起,化為巨大的罩子,直接就對著天邪神籠罩而下。

    這琉璃缽攻防一體,若是被困在其中,也會對天邪神造成諸多的麻煩。

    “帝炎縛魔繩!”

    炎帝雙手一搓,熊熊帝炎瘋狂的凝聚,直接是化為了一條絢麗的炎繩暴射而出,此繩有著極為強大的束縛之力,一旦被纏上,就算是天邪神也會吃盡苦頭。

    此時的炎帝與武祖,顯然是不敢有絲毫的輕視,一出手,便是毫不留情。

    天邪神望著那呼嘯而來的兩道攻勢,雙目也是微微一瞇,他知道,今日不能被留住,誰也不知道這炎帝武祖會不會如同不朽大帝那般的瘋狂,最后燃燒生命與他相搏。

    天邪神咬破手指,漆黑的血液流淌下來,然后他的手指劃過胸前心臟處的緊閉邪目,在那里留下了一道漆黑的血符。

    黑光綻放,似乎是刺入了那只邪目之中,然后那第六只邪目微微的顫動著,緩緩的張開了一絲...

    雖然僅僅只是一絲,但天邪神體內的魔氣,卻是在此時陡然暴漲,下一刻,他雙手揮舞,嘴中發出了尖銳的魔嘯之聲。

    “分界魔光!”

    一道漆黑的魔光,自天邪神天靈蓋暴射而出,迎風暴漲,眨眼間,便是化為無邊無盡,黑光掠過虛空,竟是直接將整個天地一分為二。

    一方是北荒之丘,另外一方,便是域外邪族大軍。

    琉璃缽與帝炎繩席卷而來,碰撞在那分界魔光上,卻是無法進入,仿佛是被阻擋在了另外一個世界之外。

    天邪神心臟處的邪目,再度緩緩的閉攏,而天邪神那原本暴漲的魔氣也是迅速的衰弱下來,甚至還不及之前。

    顯然,先前他是以秘法激發了第六只邪目開啟,但同時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此時的天邪神,顯然相當的虛弱。

    但雖然知曉現在是斬殺天邪神最好的機會,但炎帝與武祖卻是毫無辦法,那一道魔光,猶如是分割了世界,就算是他們二人,都是無法將其打破。

    “光是開啟了第六只邪目,他的力量就如此的可怕,若是九目全開,又該何等的驚人?”炎帝與武祖對視一眼,都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憂慮與忌憚。

    天邪神陰森的目光,遙遙的望著炎帝,武祖,漠然的道:“今日所賜,五年之后,我自會盡數的討回,到時候,你大千世界,必定血流成河,生靈滅絕。”

    聲音落下,他手掌一揮,冰冷聲,傳蕩在所有域外邪族強者耳中:“撤!”

    他的命令一出,頓時浩瀚魔氣涌蕩,無邊無盡的域外邪族的強者開始源源不斷的涌入那些開啟的空間裂縫中...

    天邪神與圣天魔帝諸多天魔帝立于最后方,眼神譏諷的望著蠢蠢欲動但又無可奈何的諸多大千世界天至尊。

    短短不過一炷香的時間,那無邊的魔影便是消失得干干凈凈,滔天魔氣也是隨之消散。

    望著撤退完畢的大軍,圣天魔帝等人也是鉆入了空間裂縫之內,唯有天邪神一人,負手而立,面帶詭異笑容,看了炎帝,武祖一眼。

    “珍惜這最后的時間吧,這也算是我給予你們大千世界最后的一分慈悲了。”

    他輕笑著,然后轉身邁出步伐,落入了空間裂縫中,袖袍揮動,空間裂縫便是消失而去。

    隨著天邪神的離去,那仿佛分割世界的魔光也是漸漸的消散,琉璃缽與帝炎繩暴射而至,但卻毫無所獲...

    炎帝武祖望著那空蕩蕩的虛無中,面色也是有些陰沉,這個天邪神,簡直太危險了。

    兩人對視一眼,皆是露出無奈之色,今日之戰,他們已是盡了全力,但誰都沒想到,天邪神會隱藏得如此之深...

    他們的身形從虛空中落下,落入了北荒之丘上空。

    秦天,不死之主,真龍帝等諸多圣品都是迎了上去,他們的面容略顯蒼白,眼中也是涌動著彷徨之色。

    “炎帝,武祖...我們該怎么辦?”

    炎帝武祖互相看了一眼,最后輕嘆一聲,道:“召集眾天至尊,集思廣益,商討如何應對五年之后的滅世之日吧...”

    ...

    ...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 湖南哈哈麻将下载安 亿纬锂能股票股吧 杭州哈灵麻将手机版 新浪模拟炒股平台 吉祥棋牌官方网址? 股票基金是骗局 宝博棋牌新版本下载app nba老板 豪利棋牌怎么样 山东11选五平台 最好玩的棋牌手机游 收集股票数据 万盛棋牌官网平台 西甲冠军次数排名 网上娱乐棋牌 山东11选5在线计划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