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 橫掃

    第七百一十九章

    雷火平原。

    這是大羅天域與百戰域西南地域所交匯的一點,而伴隨著兩個龐然大物開啟戰爭,這片遼闊的平原上,也是被戰火所彌漫。

    來自雙方的人馬在各處交鋒,來回的廝殺,偷襲,剿滅,那激戰直接是導致這片天地籠罩在狂暴的靈力波動之中。

    大地仿佛隨時隨地都在細微的顫抖著。

    那些并不屬于雙方勢力的人,都是避開了這些交戰的區域,免得被波及,在這種戰爭的絞肉機中,一般被陷入其中,那顯然就是毀滅性的后果。

    雷火平原之內,一座殘破的城市矗立,而此時這座城市中不斷的有著狂暴的靈力波動席卷而開,誰都看得出來,兩波人馬在爭奪著這座城市。

    而這兩波人馬,顯然一方是來自大羅天域,而另外一方,便是百戰域中的勢力,類似這種爭奪戰,在如今的雷火平原上屢見不鮮。

    眼下這座城市的爭奪,顯然正有些白熱化,這座城市名為地火城,是百戰域中的一座重城,所以防守也算是森嚴,之前已是有著數波來自大羅天域的人馬試圖攻占,但卻是硬生生的被打得潰敗而逃。

    不過這次再度盯上這座地火城的人馬,則是來自大羅天域的獅虎山,名氣也算是不小,所以雙方對上,倒是戰斗得極為的膠著。

    此時,在這座城市城門上方。有著上百道身影凌空而立,他們望著那靈力波動不斷傳出的城市內部,面色都是有些凝重。

    在這些人最前方。是一名體形魁梧的中年男子,他皺著眉頭盯著城市中,這里的防守出乎他意料的強大。

    咻!

    在他盯著城市中時,那里十數道光影疾掠而來,最后落在了他們前方,為首是一名體形同樣魁梧的男子,那模樣卻并不陌生。赫然便是前些時候牧塵在大羅金池之爭上面所遇見的方雷。

    “劉叔,這地火城之內,藏著兩位三品至尊實力的強者!”方雷望著那中年男子。沉聲道。

    “怪不得這么難啃!”那中年男子面色凝重,他是獅虎山的首領,實力也是處于三品至尊,如果對方只有著一位三品至尊的話。他們憑借著人數的優勢。還是能夠占據上風,可若是兩位,那他們就將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劉叔,怎么辦?”方雷問道,他同樣很清楚,對方的實力更強,如果不是因為之前被其他人馬消耗過,恐怕早就出來與他們正面交鋒了。

    中年男子眼神變幻。片刻后猛的一咬牙,當機立斷的道:“撤!另尋目標!”

    方雷等獅虎山的強者一驚。旋即都只能不甘的點點頭,因為他們明白,強行攻占的話,他們必然會付出極重的代價。

    “走!”

    那中年男子一揮手,立即撤退,其余獅虎山的強者見狀,也是陸續跟上。

    咻!咻!

    不過,就在他們要撤退的時候,那城市之中,突然有著一道道光影暴掠而出,為首兩道光影,更是散發著強悍之極的靈力波動。

    “哈哈,既然來了,那就別走了!”

    那兩道光影狂笑出聲,兩道狂暴的靈力匹練橫掃而出,直接是對著撤退的獅虎山席卷而去。

    那獅虎山首領見狀,面色頓時一變,急忙出手,與那兩道靈力匹練硬憾在一起。

    嘭!

    靈力波動爆發開來,那獅虎山首領喉嚨間發出一聲悶哼,被震退了上百米,他畢竟也只是三品至尊的實力,對方以二打一,他自然是不敵。

    “快走!”

    身形被震退,那獅虎山首領也不敢停留,急急喝道,原來之前這些家伙都是在示敵以弱,他們早就是恢復了過來。

    “現在才走,晚了!”

    不過面對著急急撤退的獅虎山眾多強者,那地火城內的強者卻是在那兩位三品至尊強者的帶領下,窮追不舍。

    “該死的!”方雷見到這些家伙不斷逼近,也是怒罵了一聲。

    “看你們往哪里逃!”

    一道光影暴掠而來,只見得一位三品至尊強者便是出現在了方雷等人前方,一掌拍出,靈力巨掌便是攜帶著陰影籠罩下來。

    那被靈力巨掌籠罩的方雷數人,頓時無法逃脫,當即面色都是蒼白起來。

    “轟!”

    然而,就在那靈力巨掌即將籠罩而下時,突然間,一道黑色戰意光束猛的自天際之邊暴掠而出,快若奔雷般的重重轟在那靈力巨掌之上。

    咚!

    靈力巨掌直接是被震碎而去,而且那戰意光束去意不減,直接是狠狠的轟擊在那措手不及的三品至尊身體之上。

    噗嗤。

    后者如遭雷擊,身體倒飛而出,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滿臉驚駭的望著那天邊,只見得那里,一片黑云席卷而來,最后懸浮天際。

    “是九幽衛!”

    那些獅虎山的強者見到這一幕,頓時驚喜出聲。

    “呵呵,方兄,別來無恙啊。”在那九幽衛的最前方,一道身影望向方雷,清朗的笑聲傳來。

    “你…你是牧塵?!”方雷望著那道熟悉的身影,卻是瞪大了眼睛。

    牧塵笑著點點頭,這一路而來,他率領著九幽衛倒是橫掃了不少百戰域的人馬,先前感應到這邊有著劇烈的靈力波動,這才趕了過來。

    “原來是牧塵統領,在下獅虎山首領,劉獅。”那位獅虎山的首領見狀,也是連忙拱手抱拳,那盯著牧塵的目光有些奇異,想來這段時間也是聽說了這位九幽衛的新統領的名聲。

    “原來是劉山主。”牧塵也是抱拳一笑,不過卻并沒有過多的客套:“我會解決掉一位三品至尊,其余的人馬,就由你們自己對付了。”

    “多謝牧塵統領!”那劉獅聞言,不由得大喜,因為他聽出牧塵似乎并沒有要搶奪這座城市的意思,這樣一來,他們獅虎山就能夠有所收獲了。

    牧塵笑著點點頭,旋即眼神陡然變得冷冽,手掌一揮,只見得滔天般的戰意席卷而出,直接是對著先前那被他打傷的三品至尊強者攻去。

    不過他顯然高看了對方的戰意,這九幽衛陣勢駭人,那種戰意彌漫開來,就算是三品至尊強者都是有些心虛。

    而且既然九幽衛都在這里,那九幽宮的宮主,豈不是也在不遠處?

    想到這里,那三品至尊強者目光一閃,竟直接是掉頭逃竄而去,而他這一逃,那些地火城的強者也是戰意全失,紛紛潰逃。

    而獅虎山的強者則是士氣大振,窮追猛趕,先前的頹勢瞬間消散。

    牧塵見到這一幕,淡淡一笑,目光看向那劉獅與方雷,道:“兩位,我們九幽宮的目標是雷魔宗,你們獅虎山若是完成征伐,可對著雷魔宗而去。”

    “戰事緊迫,就不多停留,先行一步!”

    牧塵一抱拳,旋即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手掌一揮,便是率領著九幽衛化為烏云,暴掠而出,留下那滿地的驚嘆之色。

    “好厲害的年輕人,這才來大羅天域多久時間啊,竟然能夠將九幽衛掌控到這一步。”劉獅望著那遠去的烏云,再感受著那彌漫天地間的戰意,忍不住的贊嘆道。

    “的確很可怕,現在的他,比起我上一次見到他時,變得更加厲害了。”方雷也是一聲嘆息,上次見到牧塵時,他還有著一些信心與他交手,然而這次再見,他已經是明白,現在的他,已經完全不是牧塵的對手了,而牧塵的這種進步速度,令得他感到一些震驚。

    “按照這種速度下去,恐怕大羅天域要不了多久時間,就又會有著一位王出現了吧…”

    劉獅有些羨慕的搖了搖頭,旋即他大手一揮:“走,攻占地火城!然后趕去雷魔宗,哈哈,這種大場面,可絕對不能錯過了!”

    他聲音落下,已是率先掠出,其他的獅虎山的強者,也是立即跟上。

    ...

    雖然九幽的目標在一開始就直指雷魔宗,不過聰明的她卻并沒有魯莽的直接單刀插入,而是在逐漸深入雷火平原時,放緩了一些速度,同時派出牧塵率領著九幽衛單獨而行,而在這片區域,以牧塵的實力,再加上九幽衛的協助,基本是呈現橫掃的姿態。

    所以,當九幽衛腳步所到之處,一些原本還在頑抗的百戰域人馬,幾乎是盡數的潰敗,而且,牧塵對于那些所過的城市,并沒有采取絲毫的占據,而是交給了那些之前苦戰的勢力。

    這種作為,雖然令得他們有些損失,但卻是在短短一天的時間中,給九幽宮創造了極好的口碑聲望,所以對于接下來九幽宮要求他們聯合圍剿雷魔宗時,幾乎是無人不應。

    于是,當第二天的九幽衛在對著雷魔宗進發的同時,已經是有著十數支勢力從其他方向以一種圍攏的姿態,對著雷魔宗包圍而去。

    那一幕,浩浩蕩蕩,天空地面上,全部都是疾掠而過的人影,戰意彌漫天際,仿佛連天空都是變得暗沉下來。

    而正是在這種可怕的圍剿姿態下,牧塵率領著九幽衛,終于是踏進了那雷魔宗的范圍。(未完待續。。)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 重庆幸运农场全天计划 海南4+1开奖结果 欧冠直播表 江西多乐彩老走势图 黑龙江36选7#1 七个人生阶段的资产配置 大学生兼职网上赚钱 南京麻将规则 *明日涨停股票方法 上期平码下期特肖公式 熊猫麻将官方版在哪下 11选5开奖 网赌有转账记录能退钱吗 追光娱乐app下载 多乐彩任选3的技巧 西甲复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