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血修羅之手

    第七百四十四章

    咚!咚!

    安靜的天地間,金色洪流猶如暴雨一般的攻向那矗立在天地間的龐大身軀,但這些洪流在一進入那一圈金色光芒時,卻無一例外的盡數爆碎開來...

    攻勢雖然可怕,但卻根本無法接觸到那一道龐大身軀。

    嘶。

    安靜在雙方陣營中持續了半晌,終是響起一些倒吸冷氣的聲音,想來誰都未曾料到,這秦碑準備許久的殺招,竟是被牧塵如此輕易的就給阻擋了下來。

    在之前的時候,他們可是以為這般攻勢,已是足以結束這場戰斗了,但那個叫做牧塵的少年,再度告訴了他們,什么才叫做深藏不露。

    呼。

    大羅天域處,九幽,裂山王等諸多強者,都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氣,那天鷲皇,靈瞳皇甚至睡皇眼中都是掠過一抹訝異,顯然牧塵的表現,同樣是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

    而唯一平靜的,顯然還是那王座之上的大羅域主,他周身籠罩的光芒微微波動,似也是在注視著天空上的戰斗。

    在他們這邊松氣的時候,百戰域中,藏劍老人等人則是面色有點難看,先前的笑容不復存在,眼神中也是一片凝重,牧塵的棘手程度,顯然在他們的意料之外。

    砰!砰!

    天空之上連綿不斷的爆炸聲,也終于是逐漸的變得稀薄起來,那鋪天蓋地的金禪匹練開始出現頹勢。最后徹徹底底的消失而去。

    天地真正安靜下來。

    秦碑立于羅漢法身之上,他面龐有些難看的望著遠處那毫發無損的龐大金身,旋即他深吸一口氣。壓抑下心中的驚怒,緩緩的道:“不愧是大羅域主親自挑選的人,果然厲害。”

    這聲厲害,卻并非敷衍,這個時候,他算是徹徹底底把牧塵當成了同等級的對手,再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小覷。

    牧塵也是抬頭。他沖著秦碑微微一笑,只是那眼神依舊凌厲無比,他雙掌緩緩合攏。輕聲道:“來而不往非禮也,你也接我一招試試!”

    轟!

    大日不滅身雙掌也是轟然合攏,在其眉心處,那一輪金色烈日也是越來越璀璨。而后猶如液體般的鎏金光芒暴涌而出。順著龐大的身軀流轉,最后涌至大須彌魔柱之上,只見得充滿著煞氣的大須彌魔柱立即變得金光璀璨,那些金色液體猶如是化為了金色晶體一般,覆蓋在魔柱之上,金光閃爍間,仿佛無堅不摧。

    咚!

    龐大的金身腳掌重重一跺,身軀化為金虹沖天而起。下一瞬間,直接是出現在了秦碑上空。沒有任何的猶豫,手中那仿佛化為金柱的大須彌魔柱,已是攜帶著的璀璨金光,重重落下。

    嘭!

    金光呼嘯而過,空間直接是被震碎出一道道漆黑的裂紋,猶如即將破碎的玻璃,牧塵這一魔柱揮下,體內靈力運轉到極致,再加上那大日不滅身眉心處的一陽之力,這般力量,幾乎已至頂峰。

    金光充斥著秦碑眼球,他的面色也是在此時忍不住的劇變起來,旋即猛的一咬牙,一顆隱藏在其嘴中的丹藥被其咬碎吞服而下。

    轟!

    磅礴靈力陡然自秦碑體內爆發,他雙手閃電般結印,低喝之聲,響徹天地:“靈山守護!”

    澎湃靈力呼嘯而出,竟直接是在那龐大的至尊法身之外,化為了一座飄渺的巨大山岳,山岳之頂,猶如是有著一座座巍峨金殿矗立,透著一種神秘之感。

    不過金色魔柱卻絲毫不理,依舊是蠻橫的砸來,最后攜帶著石破天驚般的力量,轟在了那巨大山岳之上。

    嘭!

    天空震動,只見得一道道裂紋陡然從那山岳之上蔓延開來,璀璨的光芒自裂縫中射出,旋即山岳層層崩塌,金色魔柱自裂縫中狠狠碾壓而下。

    砰!砰!

    龐大的山岳則是一路爆炸,不過秦碑這般防御也是極為的厲害,每伴隨著金色魔柱深入一些,其上面覆蓋的金色晶體,就會隨之蹦碎一點。

    所有人都是心驚肉跳的望著這一幕,原本他們以為有著之前兩場驚人戰斗的珠玉在前,這第三場的戰斗會顯得極為的無趣,但現在這情況告訴他們,比起兇險的話,恐怕這第三場,才是最盛的。

    金色魔柱,依舊狠狠的直破山岳,那股勢頭顯然是打算將隱藏在其中的秦碑給逼出來然后重創。

    而當那山岳一路直破到山腰處時,只見得那隱藏在其中的至尊法身終是顯露了出來,秦碑的身影,依舊是矗立在至尊法身天靈蓋上。

    “找到你了!”牧塵眼中凌厲涌動,那金色晶層已是剝落大半的金色魔柱頓時催動起最后的力量,狠狠的對著那秦碑砸下去。

    秦碑也是在此時陡然抬頭,他雙目之中的精光仿佛是在此時變得更為的刺目,而后他印法一變,羅漢法身手中那金色禪杖也是暴刺而上,與那金色魔柱重重的碰撞在一起。

    鐺!

    金光自碰撞處爆發出來,牧塵心頭卻是一震,因為他感覺到這一次,秦碑的力量仿佛是再度有了強大的提升。

    大須彌魔柱下落的趨勢被阻擋而住,旋即金色禪杖猛的一震,只見得魔柱之上的金色晶層直接是被盡數的震碎而開。

    大須彌魔柱也是被震飛而起,大日不滅身巨手一抓,將其穩穩的抓在手中,牧塵則是眼神凝重的望著秦碑的身影。

    秦碑周身衣袍飄動,旋即他猛的抬頭,閃爍著刺目精光的雙目鎖定了牧塵,體內的靈力,毫無保留的爆發而開。

    轟!

    那破碎的靈力山岳化為漫天光點消散,唯有著秦碑那節節攀升的磅礴靈力。彌漫天地間,頓時間,引來了無數驚駭呼聲。

    “這種靈力波動...秦碑他晉入四品至尊了?!”

    “氣息雖然有些紊亂。不過現在的確比剛才更強了!”

    “難道他剛才還隱藏了實力嗎?這也太恐怖了吧!”

    “……”

    鋪天蓋地的驚呼聲立刻響徹起來,想來都是被秦碑突然間暴漲的實力驚了一下。

    “他的氣息紊亂,靈力略顯狂暴,這可不是自動突破的表現,他應該是服用過什么丹藥。”靈瞳皇眼中靈光閃爍,一眼便是洞穿了秦碑體內情況,冷聲道。

    天鷲皇眉頭微微皺了皺。這百戰域還真是為了獲勝不擇手段,他們難道不知道這種強行突破,總會留下一些后遺癥。從長遠角度來說,可不見得會是好事情。

    天空上,牧塵也是輕輕的吐了一口氣,眉頭微皺的盯著秦碑的身影。這個家伙。果然非常的棘手啊,竟然連他這般手段都是能夠承受下來。

    在那羅漢法身之上,秦碑的身形緩緩的升空而起,他目光銳利的盯著牧塵,輕聲道:“這些年來能夠以二品至尊的實力將我逼到這一步,你還算第一個。”

    “所以,為了表達對你的尊重,我會用我最強的手段打敗你。”

    當秦碑聲音落下時。他的雙手則是輕輕合攏,緊接著他的手掌顫抖起來。只見得一絲絲鮮血從手掌毛孔中滲透出來,鮮血流淌間,短短瞬間,便是將秦碑的雙手渲染得猩紅無比,隱隱間,透著一絲兇暴之氣。

    而當雙方的強者見到這一幕時,頓時有著一些驚呼聲傳開。

    “那是...大悲天的頂尖神術,血修羅之手?!”

    “這般神術一旦施展,雙掌可是會殘廢一個月的,這秦碑果然是要拼最狠的了...”

    “這下子那牧塵倒是危險了。”

    “...”

    在那漫天驚呼聲中,那秦碑的雙掌愈發的猩紅,他的眉宇間掠過一絲痛苦之色,一股股濃郁的血氣,開始從其雙掌中散發出來,竟是令得這片天空,都是開始變得猩紅。

    牧塵的面色也是一點點的變得凝重起來,從那一片血氣之中,他也是感覺到了極大的危險。

    “要進行最后一搏了嗎。”

    牧塵眉頭緊鎖,那黑色眸子中也是有著一抹凌厲之色涌過,他這些年經歷過的兇險之局數不勝數,這種搏命之舉,不僅嚇不退他,反而會激起他骨子中同樣隱藏的兇性。

    呼。

    牧塵深吸一口氣,雙手緩緩的垂下,在其右手中,燃燒著紫炎的靈力悄然涌動,而在其左手,那有著無形雷霆流轉的靈力,同樣是浮現出來。

    兩股屬性截然不同的靈力,在此時開始出現。

    在其身后空間,至尊海若隱若現,那隱隱間呈現兩種色彩的至尊海,也是在此時引來了無數道震驚目光,特別是一些識貨之人更是心中震動,因為他們感覺得出來,那至尊海內的靈力,仿佛是擁有著兩種截然不同的屬性。

    這個叫做牧塵的少年,竟然在靈力中融合了兩種屬性的奇異力量!

    難怪他能夠憑借著二品至尊的實力,與秦碑正面交鋒!

    只是,光憑這樣,恐怕還擋不下秦碑這以命相搏的最后攻勢啊。

    天空之上,秦碑所在的那片天空,已是徹底猩紅,甚至連他的雙目都是變得通紅起來,下一刻,他合攏在一起的雙手緩緩的分開,只見在其掌印,一道道猙獰的傷痕猶如是形成了詭異的符文,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波動。

    秦碑深深的吸了一口那帶著血腥的空氣,然后眼神陡然一厲,雙掌猛然拍出!

    轟!

    天地間血氣瘋狂的匯聚而來,竟直接在秦碑身后化為了一道巨大的血修羅之影,而后那千丈龐大的血掌,便是攜帶著令人頭皮發麻的血腥波動,泰山壓頂一般,籠罩而來。

    無數人在此時屏住了呼吸。

    而在那滔天血腥涌來時,牧塵也是猛的抬頭,他雙掌猛然緊握,漆黑眸子中,一只紫炎涌動,一只雷光閃爍。

    而在其身后那至尊海內,則是有著驚天般的龍吟象嘯之聲在此時響徹天際。(未完待續。。)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 快乐扑克3遗漏数据 赚钱软件哪个赚钱多 重庆麻将换三张血战到底技巧 欧洲f1赛车开奖结果 英超2020 网上赚钱的app软 大地棋牌手机版二维码 黑龙江22选5奖池奖金 分析股市大盘 网络捕鱼输钱原理 二分彩计划专家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快乐8是正规的吗 科顺股份股票 四码期期准精选资料 开发一个棋牌游戏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