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八章 必占其一

    隆隆!

    狂暴的雷霆聲在天地間炸響開來,那陸隋面目猙獰的望著牧塵,雷光漣漪一**的從他體內擴散出來,每一道雷光漣漪,都將空間震得扭曲不堪起來。

    雖然心中有些后悔受那宗騰的引誘來對付牧塵,但眼下已經被逼到這一步,那他也就再沒有任何的猶豫,所以他已經決定,即便真的拼得重傷,今日他也得將牧塵斬殺于此。

    不然的話,此事傳出去,必然會令得他在族內的聲望受損!

    “給臉不要臉,那你就給我死在這里吧!”

    陸隋低吼如雷,眼中雷光迸射,他雙手合攏,印法在那雷光之間急速的變化,而隨著他印法的變化,只見得一道道刺目的雷光靈力自他體內瘋狂的涌出來,最后化為一道道肉眼可見的雷痕漂浮在其面前。

    那些雷痕,每一道都是蘊含著極端可怕的靈力,乃是陸隋體內靈力凝煉到極致而成之物。

    雷痕漂浮在陸隋前方,然后飛快的匯聚在一起,頓時間雷光鋪天蓋地的爆發開來,在那雷光之內,只見得一道約莫千丈龐大的雷印,迅速的成形。

    那雷印懸浮在天地間,隨著它一出現,這天地間的雷霆仿佛都是在源源不斷的呼嘯而來,一股可怕的壓迫感,隨之彌漫。

    這片雷云臺上,其他那些天驕察覺到這驚人的波動,神色也是為之一凝,而后忍不住的低聲道:“竟然是滅世雷印...這可是大圓滿級別的神術,這陸隋居然被那牧塵逼到這一步了...”

    大圓滿級別的神術。即便是對于在場的這些天驕而已,都算是強力底牌。然而誰都沒料到,陸隋在面對著僅僅六品至尊的牧塵時。便是被逼到不得不掀開底牌的一步。

    在那遠處,宗騰眼光一瞟,神色也是有些驚訝,不過旋即便是輕輕一笑,陸隋此次攻勢,想來應該足以扭轉局面了。

    以陸隋這七品至尊實力所施展的大圓滿級別神術,就算是他宗騰也得謹慎對待,那牧塵雖說實力有些出人意料,但也絕不可能再將陸隋的攻勢接下來。

    在宗騰對面。墨鋒的神色也是一凝,不過卻并未過于的驚慌,因為他清楚,他現在唯一能幫牧塵的,便是拖住宗騰,而那陸隋,還是只能靠他自己去對付,如果真是敵不過,那也只能退出這座煉體塔。

    “牧塵。希望你能堅持下去吧...我所能做的,就只有這些了。”

    轟隆!

    在宗騰與墨鋒說話間,那陸隋前方的雷光愈發的狂暴,那一道千丈龐大的雷印。迅速的成形,一**的雷光,令得空間崩裂。

    陸隋立于雷印后方。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牧塵,那眼中滿是冰寒之意。這等手段,原本是用來對付其他那些夠資格爭奪最后五個名額的天驕的。但眼下,卻是被牧塵逼了出來,這必然會令得之后其他人對他有所戒備,再難起到先機之效。

    所以,他必須在這里,將牧塵這個罪魁禍首千刀萬剮!

    在那雷印遙遙的下方,牧塵身體上不斷的有著金光涌動,他那原本漆黑的雙目,也是在此時變得金黃一片,猶如黃金所鑄,具備著莫名的威嚴之感。

    他并沒有抬頭注視著那龐大的雷印,而是低頭望著自己的雙臂,因為此時在他的雙臂上,青筋猶如虬龍般不斷的震動著,血肉因為沸騰,甚至有著一種將要融化的感覺。

    他手掌緩緩緊握,他能夠察覺到,身體之中,那真龍與真鳳之紋,竟然是在同時間微微顫動起來,它們仿佛是要迫不及待的將那股可怕的力量給釋放出去。

    呼。

    牧塵深吸了一口氣,旋即他抬起頭,仰望著那占據視野的龐大雷印,眼神也是漸漸的凌厲起來。

    吼!

    低沉的龍吟聲,自牧塵的體內響徹,震動著血肉,然后在他的右臂上,真龍之紋蜿蜒盤踞,那真實得猶如實物般的龍爪,緩緩的探出,再度與牧塵的五指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

    而與此同時,那原本占據牧塵后背的真鳳之紋,也是開始首次有了動作,只見得它順著牧塵的皮膚游動,最后出現在了牧塵的左手臂上。

    真鳳緩緩的展開鳳翼,最后那泛著紫金色彩的羽翅,便是與牧塵的左手完美契合。

    右真龍,左真鳳!

    牧塵的雙臂在此時紫金光芒綻放,看上去猶如是紫色的金鐵所鑄一般,擁有著無堅不摧的可怕力量,他兩條手臂之中的血肉,都是在此時不斷的鼓顫著。

    轟隆!

    在牧塵雙臂之上,真龍真鳳顯現時,在那上空,陸隋所凝聚的力量也是達到了極限,他面目猙獰的望著下方的牧塵,旋即再沒有絲毫的猶豫,一掌猛然狠狠拍下。

    “滅世雷印!”

    哐!

    當他一掌拍下,那雷印仿佛也是爆發出了驚天巨響,漫天雷鳴都是在此時被壓制了下去,最后雷印直接是化為鋪天蓋地的雷光,蹦碎虛空,快若閃電般的對著下方的牧塵鎮壓而下。

    附近那些原本已經有所退后的天驕,此時更是加速撤退,顯然也是知曉陸隋這般攻勢的可怕,并不想被牽連而進。

    巨大的雷印鎮壓下來,攜帶著毀滅般的陰影,而在那陰影最中央,則是牧塵看微不足道的身影...

    在那眾多目光注視下,牧塵抬頭,仰視著那鎮壓下來的雷印,而后他雙目似是在此時微微的閉上,而后雙臂之上,紫金光芒愈發的奪目。

    吼!

    龍吟鳳鳴之聲,在這一霎那回蕩在牧塵的身體之內,震蕩著血肉,骨膜...從而也是令得牧塵渾身氣勢瘋狂的提升。最后達到極限。

    金光猶如實質一般自牧塵的雙目中迸射出來,旋即他抬起右臂。一拳轟出!

    真龍拳!

    璀璨的金光噴射而出,竟是化為了一條紫金光龍。那金龍咆哮,龍吟之聲,震動天地。

    真鳳掌!

    右拳轟出,牧塵左掌也是緊隨其后狠狠的轟了出去,頓時嘹亮鳳鳴聲響徹,金光噴射,金鳳展翅,閃動雙翼間,猶如是帶起金色風暴。

    金龍與金鳳化為兩道光虹射出。最后直沖天際,同時它們互相交纏,猶如龍鳳合鳴,金光震蕩,直接是碾碎了虛空。

    這片雷云臺上,所有天驕都是在此時被震動,他們面色驚駭的望著那交纏在一起的金色龍鳳,從那之中,竟是有著一種極為驚人的威壓彌漫出來。令得他們體內血液都是為之顫抖。

    這金光所化的金龍金鳳之中,竟是蘊含著一絲真龍真鳳的氣息!

    “這牧塵的攻擊,怎么可能會蘊有真龍真鳳的氣息?!”有著天驕駭然失聲,滿臉的難以置信。真龍真鳳,那就算是在龍族與鳳族這等頂尖的神獸種族中,都是王者般的存在。尋常族人都不可能具備,更何況眼下。一個區區的人類?!

    那陸隋也是在此時被震動,不過旋即他眼中便是兇光涌動。不管這牧塵的攻擊中為何會具備一絲真龍真鳳的氣息,都未曾讓得他動搖,反而更加堅定了他的必殺之心。

    如此對手,既然已經樹立,那就必須盡快斬殺,不能遺留后患。

    “給我鎮殺了!”

    陸隋低吼出聲,那對著牧塵鎮壓而下的雷印之上,更是變得氣勢磅礴,雷光瘋狂的炸響,將天地都是震得位置顫抖。

    在那一道道震動的目光注視下,雷印鎮壓而下,而那金色龍鳳則是化為金色光虹筆直而上,最后,兩者便是在那高空之上,轟然相撞!

    轟隆!

    撞擊的瞬間,頓時刺目的光芒爆發開來,直接是令得所有人眼睛都是刺痛的微微閉攏。

    而也就是在碰撞的霎那間,那陸隋的面龐,卻是瞬間為之劇變,因為他見到,那鎮壓下去的雷印,竟然是在此時速度減緩下來,并且漸漸的凝滯。

    “被擋下來了?!”陸隋瞳孔一縮。

    轟!

    不過,就在他感到難以置信時,那雷印突然一震,只聽得咔嚓一聲,在那雷印表面,竟然便是有著細密的裂紋飛快的浮現了出來。

    短短數息,裂紋蔓延雷印,而后金光自那些裂紋之中迸射出來。

    陸隋面色迅速變得慘白下來,旋即他當機立斷身形暴射而退。

    轟隆!

    而也就是在陸隋暴退的瞬間,那座龐大的雷印,便是在此時轟然爆炸開來,雷光四散,一道金光筆直射出,直接籠罩向了暴退的陸隋。

    那金光之中,金龍咆哮,金鳳長鳴,那一絲源自真龍真鳳的氣息,直接是令得陸隋渾身血液都要為之凝固。

    砰!

    金龍金鳳之光速度快得無法形容,陸隋根本無法躲避,只能夠眼睜睜的望著那道金光,狠狠的沖擊在了其身軀之上。

    噗嗤。

    沖擊的霎那,鮮血瞬間從陸隋嘴中狂噴而出,他的胸膛仿佛都是塌陷了下去,身體狼狽的倒射出去,周身靈力波動急速的萎靡,顯然是直接被重創。

    而在將陸隋重創后,那道金色光虹也是力量消耗殆盡,最后化為漫天金光,碎裂開來。

    陸隋面色慘白,他捂著胸口望著那漫天金光,面容呆滯。

    唰!

    不過在其發呆間,一道鬼魅般的身影突然從下方暴射而來,凌厲勁風,直接鎖定陸隋腦袋,殺意凌厲。

    察覺到這股殺意,陸隋心頭頓時一寒,他知道那必然是牧塵在出手,沒想到后者也是如此狠辣,絲毫不打算給他任何喘息之機。

    以他如今重傷之身,如果再被糾纏下去,很有可能真的會被牧塵斬殺于此。

    “混蛋!”

    陸隋渾身顫抖,又驚又怒,不過最終他還是只能一聲怒吼,滿懷著不甘急速暴退,最后直接是退出了那雷云臺的范圍。

    嗡。

    而就在他身形退出雷云臺時,他周身立即有著光芒閃現,而后其身影瞬間消失不見,顯然直接是被踢出了這座煉體塔,失去了再度前行的機會。

    “牧塵,我一定要將你碎尸萬段!”

    在那陸隋被踢出煉體塔時,他那暴怒的而驚懼的咆哮聲,也是響徹起來。

    牧塵凌空而立,他眼神淡漠的望著陸隋消失的地方,卻是根本不在乎對方摞下的狠話,直接轉身緩緩的落回雷云臺。

    隨著牧塵落下雷云臺,這片區域,竟是一片安靜,其他的那些天驕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滿了忌憚。

    而牧塵也是抬起頭,眼神漠然的掃視其他那些天驕,最后鎖定在了與墨鋒對峙,此時同樣面色青白交替的宗騰身上,平靜的聲音,隨之響起。

    “還有哪位朋友愿意賜教嗎?”

    牧塵負手而立,他的聲音在這片雷云臺上傳開,聲音不響,然而卻是有著一股令人心悸的氣勢蔓延開來。

    數位原本虎視眈眈的天驕,目光也是在此時微微閃爍,最后只能一步步的退開,因為此時的牧塵,不僅沒有絲毫大戰之后的虛弱,反而是讓人感覺到更為的危險。

    他們都已經明白,此時的牧塵,氣勢已成,再難針對了...

    此次這五個名額之一,恐怕此人,必占其一!(未完待續。。)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 北京8开奖结果查询 大地棋牌游戏官方网站 股市下周行情预测 手工串珠兼职在家做 麻将规则怎么算胡 德国足球甲级联赛最新积分榜 湖南幸运赛车怎么看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 好运南京麻将下载 大圣闹海9900炮捕鱼 jx吉祥棋牌老版本? 幸运农场技巧论坛 美人捕鱼下载 长沙麻将真人手机版 股票入门 熊猫棋牌是不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