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二章 萬獸墓

    在那遠古時期,曾有奇獸,不食草木血肉,只以雷霆為食,而無數雷霆則是匯聚在其心臟之中,層層凝聚壓縮,進而擁有著毀滅般的力量。

    但此獸生性溫順,并不傷人,可一旦真正惹怒,將其逼到絕路,便是會自爆心臟,據說成長了萬載歲月的吞雷獸,一旦自爆心臟,那等威力,無法形容。

    有傳聞說,曾有著地至尊級別的超級強者,試圖捕獲吞雷獸為寵,但最終卻是將其觸怒,自爆心臟,最后連那位地至尊,都是隕落在了這等自爆之中。

    不過吞雷獸太過罕見,如今的大千世界更是稀少,所以也是漸漸被人遺忘。

    石塔之內,當牧塵聽完韓山的介紹后,頓時頭皮有點發麻,那握住銀色心臟的手掌都是抖了抖,生怕此時這顆心臟爆炸開來,那樣的話,恐怕他們這里沒一個人能夠逃生。

    “吞雷獸心臟以色澤來分辨,據說超過萬載,便會化為純金之色,眼下此物呈現銀色,應該也有千年歲月,雖說不可能逼得地至尊隕落,但恐怕地至尊以下,都擁有著致命般的殺傷力。”韓山盯著那銀色心臟,有些眼熱的說道。

    有了這顆吞雷獸心臟在手,那就是多了一張令人心悸的底牌,逼急了這東西一拿出來,任誰都是得忌憚三分。

    牧塵同樣清楚這一點,當即忍不住的咧嘴一笑,小心翼翼的將這顆銀色心臟收起,有了此物,那就相當于有了一次保命的機會。

    不過此物僅僅只能使用一次。所以如果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能輕易的動用。否則的話,實在是太過的浪費了。

    “牧兄真是好機緣。”

    韓山見到牧塵接連收獲。也是忍不住的一臉艷羨,眼下被牧塵到手的這三種東西,個個都不是凡物,如果換算成至尊靈液的話,總價恐怕都得近千萬至尊靈液了,這比起他所付出的一百五十萬至尊靈液,無疑是超出了太多太多。

    牧塵眼中同樣是有著掩飾不住的欣喜之色,想來此次的收獲,同樣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不過此次如果不是借助著墨鈴那奇特能力的話。他也是不可能有著如此驚人的收獲,當然了…更好運的是,他正好是能夠借助著靈陣的手段,將這些令人頭疼的封印勉強破解。

    這兩者,缺一不可。

    “韓兄,萬獸墓即將抵達,那有關此次奪取多寶獸的情況,能否與我們說清楚?”牧塵很快將心中的欣喜收斂起來,然后看向韓山。詢問道。

    一旁的九幽,墨鋒他們也是將視線看來,他們此行前往萬獸墓最主要的目的是尋找遠古不死鳥的線索,至于多寶獸的機緣。雖說也是引人心動,但畢竟還算是次要。

    所以,他們也得清楚這之中究竟有什么危險。以此好做衡量。

    韓山聞言,也是點點頭。道:“這是應該的…吾族上一次進入神獸之原的強者說過,當時發現多寶獸的。并非只是我們犀魔族一家。”

    “還有哪一族?”墨鋒問道。

    “還有兩個種族,天狼族以及黃金獅族。”韓山說道。

    牧塵聞言,雙目微瞇起來,這也是兩個底蘊頗深的種族,如果進化到極致,便是會成為吞月天狼以及九頭黃金獅,那都是能夠和超級神獸抗衡的超級存在。

    不過似乎這萬千載下來,也沒聽說兩族中有人成功進化到了這一步,由此也能夠看得出來,想要達到終極進化的那一步,實在是太過的艱難。

    但即便如此,這天狼族與黃金獅族,在這大千世界中也是頗有名氣,不容小覷。

    “我們曾經暗中與天狼族的強者有過約定,到時候或許可以聯手先驅逐黃金獅族,如此的話,到時候分寶也是能夠多得一份。”韓山笑道。

    牧塵有些訝異的看了韓山一眼,沒想到他已經暗中拉攏了天狼族,這樣的話,那黃金獅族說不得會被坑一把了。

    “天狼族狡詐兇殘,與他們合作,還是得多小心一些。”九幽倒是出言提醒道。

    韓山聞言也是點點頭,他并不幼稚,所以也知道這種約定有多脆弱,萬一到時候出了變故,這天狼族指不定就會對他們出手,所以他此次才會邀請上牧塵他們,不然若是十拿九穩的話,他自然也是不想平白有人來分刮寶貝。

    “而除了這些有可能爭奪多寶獸的種族外,另外在在多寶獸葬滅之地,還有著一些被死氣侵蝕的獸靈,也是極其的棘手。”

    “獸靈嗎?數量多少?具體是什么實力?”牧塵微微沉吟,所謂獸靈,其實便是隕落之后的靈獸族強者被死氣所侵蝕,從而變化成了類似行尸走肉般的存在,但他們確實保持著生前一部分的實力,并且悍不畏死,一旦被糾纏住,也是相當的麻煩。

    “數量不少,大部分都是處于五,六品至尊的層次,不過其中應該有更難纏的,到時候得小心應對,不然怕會付出不小的代價。”韓山面色凝重的道。

    牧塵點點頭,韓山所知道的信息顯然也是不是特別的清楚,那萬獸墓能夠成為神獸之原中有名的兇地,想來不是什么來去自如的觀光場所,此次這多寶獸之爭,恐怕不會太過的輕松。

    不過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不論那萬獸墓有多危險,他們都不可能放棄,畢竟,不死鳥的線索,恐怕只有那里才能夠發現。

    牧塵他們再度彼此商討了一些奪寶的計劃,然后便是不再多言,各自退開,待得夜色降臨,則是繼續進入了修煉狀態。

    而牧塵,也是一如既往的開始沉浸在那舍身魔拳的殺伐感悟之中。

    于是一夜無話,迅速而過。

    待得第二日清晨來臨時,這片天地間瞬間變得熱鬧起來,在那遠處,源源不斷的有著光影掠來,而同時間,又是有著一道道光影離開這座交易點,開始前往各自的目的地。

    整個天地,都是呈現一種生機勃發的姿態。

    “我們也動身吧。”韓山看向牧塵四人,笑道。

    牧塵,九幽皆是點頭,而后也沒絲毫的怠慢,身形直接掠出石塔,然后便是化為光影對著天際之邊疾掠而去,在其后方,韓山等人也是緊緊的跟隨而上。

    而就在牧塵他們離開之后不久,他們所在的那座石塔之外,突然有著十數道身影閃現而出,那其中一人頗為熟悉,赫然便是昨天在牧塵手中吃了大虧的白斌。

    不過此時這白斌面龐上的傲然早已收斂起來,因為在他的面前,有著一名藍衫男子扶手而立,其神色冷漠,雙目呈現冰藍色彩,目光掃動,竟是連空氣都是有著寒冰凝結而成。

    “白冥大哥,那些家伙應該是趁早跑了。”白斌望著空蕩蕩的石塔,小心翼翼的說道。

    那被他成為白冥的藍衫男子眉頭微皺的看了他一眼,那一眼頓時令得白斌渾身一寒。

    “你說那人身上有著真鳳氣息之事屬實?”藍衫男子淡淡的道。

    “絕對屬實,那種威壓絕對不會錯的,而且那人應該是個人類,他的身上,必然是有著吾族至寶,不然的話,不可能會擁有真鳳威壓。”白斌連忙說道。

    藍衫男子微微點頭,眼中掠過一抹異色,真鳳之氣…那可是他們鳳凰一族中流淌著最高等血脈的族人才有可能擁有,那個人類身上究竟是有什么至寶?

    如果他能夠獲得的話,說不定能夠令得自身血脈精進,從而實力大漲。

    “他們離開的方向調查清楚了嗎?”藍衫男子再度問道。

    “應該是西北方向。”白斌說道。

    “那個方向…”藍衫男子一怔,旋即微微一笑,道:“那是萬獸墓的方向,看來他們竟然和我們是相當的目的地,看來連老天都不幫他們。”

    “白冥大哥,要追殺過去嗎?”白斌問道。

    藍衫男子搖了搖頭,道:“我還要在這交易點收購一些東西,既然他們也是去往萬獸墓,那到時候總會遇見的,不急在這一時,就先讓他們蹦跶一會吧。”

    藍衫男子說完便是轉身而去,留下那白斌不甘的盯著那西北方向,森然道:“就讓你們再多活幾天吧!”

    已經迅速遠離交易點的牧塵等人,自然是不知曉已是被人惦記,不過即便知曉,以他的性子怕也是不會在意,畢竟在對那白斌出手的時候,他就知曉會引來一些麻煩,不過也正如他所說,他所行之事,從不躲避,若是那白斌請來的人也是認為他可以隨意踐踏的話,那到時候牧塵也不介意讓他也是付出沉重的代價。

    所以,此時的他,依舊是在全身心的趕路,直奔那萬獸墓而去。

    而在接下來的兩日時間中,他們也并未再有任何的耽擱,速度開啟到極致之下,待得第二天夕陽籠罩大地時,他們的身形便是出現在了一座孤峰之上。

    他們的視線,都是在此時看向了遙遠的方向,神色皆是變得格外的凝重。

    只見得在那遙遠的大地山巒間,突然出現了厚如天障般的濃濃灰霧,那灰氣陰寒之極,隱隱間,似乎是有著無數陰冷的鬼嘯之聲,從那里傳出來。

    半空之中,隱約呈現無數墳墓之影,死氣滔天。

    萬獸墓,終于是到了。

    ...

    ...(未完待續。。)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 教师资格证考场分配 网络棋牌平台 吉林11选5遗漏数据 吉祥棋牌手机官方下载 白小姐六肖资料大全 多乐贵阳麻将下载 大众麻将游戏下载免费 股票历史数据库 四川金7乐开奖号码查询 博彩开户 精准二十码 棋牌中心下载安卓版 黑龙江11元五开奖结果 怎么买平特稳 哈灵上海麻将 股票的涨与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