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七章 新皇爭奪

    諸王會議的氣氛,伴隨著曼荼羅一句輕飄飄的開始,便是陡然間被引燃,無數豪強眼神赤紅,特別是那些有意角逐大羅天域“王”的人,更是呼吸變得粗重,那番模樣,不管面前擋著的是誰,恐怕他們都敢迎頭沖上。

    大羅天域王級位置的爭奪,衍變到現在,與以往已是有些不同,選拔不僅是以擂臺挑戰的形式進行,而且還必須獲得起碼五位諸王的推舉,當然了,最為重要的,還是曼荼羅究竟會放出幾個王的位置。

    如今的大羅天域,強者實在是太多,王的位置供不應求,但若是放得太多了,必然會導致大羅天域內部群雄紛爭,一個不慎,甚至有可能引發內亂,所以,這種實權位置,曼荼羅每一次都是放得極少,比如這一次的諸王會議,更是只拋出了五個。

    而有意爭奪這五個王位的豪強,數量則是多達數十,那等淘汰率,堪稱殘酷...

    于是,當曼荼羅小手隨意的一揮后,頓時這天地間磅礴靈力便是鋪天蓋地的爆發而出,只見得數十道身影幾乎是同時間的暴射而出,然后落將在了龐大的廣場上各處石臺之上。

    吼吼!

    各種吼叫咆哮聲震耳欲聾的響起,這些競選者的支持者們都是瘋狂的給予聲援,畢竟一旦他們所支持的人獲勝,最終成為了大羅天域的王,那他們也是能夠獲得擁護之功,日后勢力組建,他們必然也是能夠分得不少資源。加快修煉速度。

    而在那金色王座之上,曼荼羅那金色眼瞳只是淡淡的掃視了一眼。便是閉目假寐,顯然。以她的眼光來看,這些爭斗實在是有些難以如眼,若非如今大羅天域愈發壯大,這諸王會議她怕也會如同以往那般直接交給三皇來處理。

    再者,今日她現身,也并非是因為來看這些人爭奪那五個王位的...

    想到此處,曼荼羅眼角余光瞥了一眼下方的龍臂至尊以及枯老人,這兩人倒是老神自在,那副模樣。似乎此次新皇的位置,已經到手了一般,因為在他們開來,如今的大羅天域內,這些所謂的諸王在他們眼中實在不值一提,所以他們根本想不出究竟誰有那個能耐來阻擊他們奪得皇位。

    而他們這般模樣,則是令得曼荼羅唇角不著痕跡的微微一彎,這龍臂至尊與枯老人實力倒的確還不錯,不過就是太過桀驁。如果這么快就讓得他們成為新皇,恐怕對于大羅天域并沒有太多的好處。

    廣場之上的戰斗,激烈無比,但卻并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畢竟這些豪強之間的實力差距也是頗為的明顯,因此,當戰斗持續了將近一個時辰左右后。廣場之上,便是唯有著五座石臺之上。依舊有著五道人影矗立。

    這五道人影氣勢皆是不凡,周身靈力波動強悍。這五人,竟都是初步踏入了八品至尊的層次,實力堪比牧塵在神獸之原之中所遇見的白冥...

    而這五人,顯然便是如今新王之中的翹楚。

    曼荼羅望著那五道身影,也是輕輕點頭,伴隨著大羅天域的急速擴張,這些投靠而來的強者質量也是越來越高,畢竟如今的大羅天域所具備的吸引力,可遠超以往。

    所以這些新王的實力,普遍強悍,老王之中,除了修羅王,裂山王二人之外,其余之人,都依舊是徘徊在七品至尊左右,尚未能夠踏足八品,而這一點,恐怕也是如今新老勢力之間的紛爭由頭。

    老王自認資歷,而新王則是實力強橫,彼此間摩擦不斷,不過對于這些摩擦,曼荼羅卻并沒有阻止,因為這種摩擦,對于大羅天域而言,并沒有壞處。

    五王的誕生,也是立即在廣場之上引來了鋪天蓋地的歡呼聲,那般動靜,沸騰之極。

    三皇起身,宣布了五位新王的誕生以及他們的勢力所屬,接著五王退場而下,不過,隨著五王退場而去,廣場之上的氣氛,不僅未曾減弱,反而是變得愈發的熾熱與沸騰。

    那無數道目光也是刷唰的掠過天際,投向了廣場中央地帶,那兩道靜坐在石座之上的身影。

    因為誰都知道,此次的諸王會議,新王的爭奪,只是前菜而已,真正的重頭戲,乃是新皇的出現!

    放眼整個大羅天域,如今諸王數量超過二十,但皇卻僅僅只有三人,尋常時候,域主閉關,基本上整個大羅天域都是將會由三皇掌控,由此可見,這個位置究竟具備著多大的權利。

    不過同樣的,皇位的爭奪,遠非諸王爭奪可比,唯有著真正踏足了九品至尊的強者,方才有著資格上場爭奪。

    而如今大羅天域內,除了龍臂至尊以及枯老人之外,都是無人具備這個資格。

    所以,一旦龍臂至尊與枯老人成功上位,那么大羅天域的三皇就會變成五皇,到時候格局必然會發生天大的變化。

    諸王之中,一些人已經是暗暗盤算,一旦等到龍臂至尊兩人上位,或許他們就得去投誠,以期能夠獲得照拂。

    而在那無數人心中念頭轉動時,曼荼羅金色眸子也是睜開,淡淡的聲音傳蕩在天地間:“本座宣布,大羅天域再添兩席皇位,有能者得之。”

    嘩。

    天地間嘩然再起,無數道熾熱的目光望向了諸王最首位的兩道身影,那里,龍臂至尊與枯老人依舊老神自在,仿佛并不意外一般,只要皇位確定是兩席,那么就必然少不得他們。

    在他們后方,修羅王與裂山王這些老王則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原本他們才是最有希望封皇的人,可伴隨著大羅天域的急速擴張,他們也是被超越,不得不屈居之后。

    不過雖說不爽,但他們也是無可奈何,畢竟龍臂至尊與枯老人的實力擺在那里,而他們除了資歷比之要深一些外,根本就沒任何的優勢。

    天鷲皇與靈瞳皇也是對視一眼,都是面無表情,看來以后這大羅天域要熱鬧了,多了這兩個家伙攪局,以后做什么事情怕都沒那么順心了。

    曼荼羅高居王座,俯視眾生,她淡漠的道:“這兩席皇位,任何人皆可爭奪。”

    龍臂至尊與枯老人也是在此時自石座上坐起,然后對著四方淡淡一笑,道:“不知有何人愿意前來挑戰,若是本尊輸了,新皇之位,拱手送之。”

    他言語淡然,但卻霸氣顯露,顯然根本不擔心有任何人能奪其之位。

    在那后方,修羅王等人則是面色有些不太好看,他們對視一眼,但最終還是暗暗搖頭,以他們的實力,就算是上去了,恐怕也只是平白丟人罷了。

    龐大的廣場上,聲音漸漸安靜,但等待了半晌,卻依舊沒有任何人出聲,顯然,這里的人都知道,龍臂至尊與枯老人,的確不是他們所能夠匹敵。

    龍臂至尊見到這一幕,那粗獷的面龐上頓時掀起了一抹自得笑容,他笑瞇瞇的道:“既然無人敢來挑戰,那我這新皇之位,我二人就卻之不...”

    然而,就在龍臂至尊聲音尚未徹底落下的時候,這天地之間,卻是有著突兀的笑聲遠遠的傳來,最終回蕩在這天地之間。

    “呵呵,兩位倒是莫急,這新皇之位,我二人倒是有些興趣...”

    突兀的聲音,回蕩開來,卻是直接令得廣場上無數強者面色驚愕起來,甚至連修羅王等人都是一怔,旋即他們似是感應到什么,猛的抬頭,看向了遠處的天空,只見得那里有著鋪天蓋地的靈光席卷而來,最后大批的光影出現在了上空。

    而在那大片光影最前方,兩道身影凌空而立,一男一女,皆是年輕俊美,吸人眼球。

    修羅王他們愣愣的望著那兩道身影,片刻后方才失聲驚呼:“牧王?九幽王?”

    他們的聲音傳蕩開來,也是引起陣陣驚呼聲,那無數道視線驚異的望著那兩道身影,而后便是有著道道竊竊私語聲,在這天地間傳開。

    “竟然是九幽宮的兩位宮主,牧王與九幽王?”

    “他們失蹤了將近一年,沒想到又回來了...”

    “那牧王在大羅天域地位可是不低,據說域主能夠順利突破到上位地至尊,他功不可沒。”

    “這些我們自然是知曉,不然的話,九幽宮也是沒今日的地位。”這般聲音,倒是充滿著酸氣,顯然嫉妒至極。

    “嘁,不過這牧王先前說什么?他與九幽王也想爭奪新皇之位?嘿,我看還真是有些初生牛犢不怕虎,就算他受域主看重,這新皇之位,也不是他這毛頭小子夠資格的!”

    “此話倒是沒錯,這牧王竟然想與龍臂至尊,枯老人爭奪皇位,倒真是有些異想天開了...”

    “......”

    天地間種種聲音傳開,熱鬧得很,不過顯然,不論是認識牧塵的,還是不認識牧塵的,都對于他先前所說感到嗤之以鼻。

    新皇的位置,可不是誰都夠資格去坐的。

    而在那漫天竊竊私語聲中,那龍臂至尊與枯老人也是眉頭微皺的抬頭,他們看向靈力內斂的牧塵與九幽,旋即前者便是裂嘴一笑,而后那噙著一些嘲諷的笑聲,便是在這廣場上空傳蕩開來。

    “本尊以為是誰,原來是早有耳聞的牧王與九幽王...兩位對于大羅天域的功勞,本尊早已知曉,不過你等今日試圖染指皇位,本尊倒是也只能給你六個字...”

    “不知天高地厚...”

    ...

    ...(未完待續。。)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 平码肖有两个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篮球突破技巧 期期公开精准三头中特 棋牌游戏哪个平台最 诚玩山西麻将免费辅助器下载 福建快3推荐号 nba深圳中国赛 30选5开奖结果双今天 家乐棋牌游戏 辽宁35选7中奖号码 哪个捕鱼平台注册送分 东北填大坑 加拿大快乐8开奖官方网站 007球探网足球比分 信誉最好的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