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祝焱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當那巖漿般的大手,穿透過空間,直接是抓住了處于無主狀態的青色羽扇時,牧塵的面龐,便是變得冰冷了下來。

    他倒是沒想到,他竟然也有被人坐收漁翁之利的一天…

    “鬼鬼祟祟,哪來的宵小?給我滾出來!”九幽也是俏臉冰寒,恐怕任誰在瞧得如此艱辛后取得的戰果被人突然奪走,恐怕都沒個好心情,于是,她直接出手,一縷紫羽出現在其面前,紫羽之上,透明般的火焰熊熊燃燒,一股可怕的熾熱席卷開來,直接是令得空間劇烈的扭曲。

    唰!

    紫羽暴射而出,快若閃電般的對著那巖漿大手暴刺而去。

    而就在紫羽臨近時,那里的空間再度波蕩,又是一只巖漿大手破空而出,一把將那燃燒著透明火焰的紫羽抓住,巖漿流淌間,與那透明火焰瘋狂的互相灼燒,不過顯然最終還是那巖漿大手的主人實力更強,巖漿流淌下來,最終將透明火焰所澆滅。

    “咦?好玄妙的火炎…竟然如此頑強。”不過雖說澆滅了那透明火焰,但卻是有著一道驚咦之上從空間中傳出,尋常火炎對于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殺傷力,但先前那透明火焰,卻讓得他感覺到了一些威脅,若非其主人的實力尚不及他,恐怕他也沒這么容易將其壓制。

    那里的空間微微波蕩,一道火紅的人影緩緩的顯露了出來,牧塵三人目光望去,只見得現身之人,一頭紅發,猶如是火焰在燃燒,他的身軀上流淌著巖漿,整個人仿佛是一座火山一般,隱隱間有著一種極端狂暴與熾熱的波動散發出來。

    而且,還有著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

    牧塵見到此人,眼睛也是微微一縮。此人給予他的危險程度,甚至超越了之前所遇見的蘇輕吟,而放眼這天羅大陸,能夠如此明顯超越蘇輕吟的人。恐怕也就只有一個了…

    “沒想到高居強者榜第一的祝焱,竟然也是一個喜歡撿漏之人。”牧塵聲音漠然,不帶絲毫波動。

    一旁的九幽神色并不意外,顯然也是早就猜出了對方的身份。

    那紅發男子聞言只是微微一笑,他握了握手中的青色羽扇。道:“寶物有緣者得之,我剛剛進來,便是見到它處于無主狀態,那就說明我與它頗有緣分,所以取走它,也是理所應當。”

    “嘁,我說你們炎靈族的人,臉皮怎么還是這么厚?”一道悅耳的冷笑聲也是傳來,一旁的林靜靈動的大眼睛充滿著鄙夷的盯著祝焱。

    “小冰,揍他!”

    話音落下。林靜直接玉手一揮。

    唰!

    冰靈偶瞬間暴射而出,寒氣席卷,出現在祝焱身后,一柄寒氣長槍,猶如毒蛇一般,直指祝焱后腦勺。

    轟!

    不過,就在那寒氣長槍即將刺中祝焱時,他手掌突然反手一掌拍出,頓時掌心仿佛是有著一座火山浮現,一股可怕無匹的熾熱靈力噴薄而出。

    砰!

    寒氣長槍瞬間被融化。而那冰靈偶也是如遭重擊,倒飛出上千丈,方才穩住身形,但其手臂處。隱隱有些焦黑出現。

    這祝焱一出手,便是顯露出了極為強悍的實力,僅僅一掌,便是震退了實力堪比九品圓滿的冰靈偶。

    牧塵雙目微瞇,這祝焱的實力,的確恐怖。難怪能夠穩居強者榜第一,力壓天羅大陸無數天驕,按照他的估計,這祝焱恐怕已經處于九品圓滿的巔峰了,距那地至尊的境界,只有半步之遙,這等實力,連牧塵都不得不有些心驚。

    “咦?冰靈偶?你是冰靈族的人?”一掌震退冰靈偶,那祝焱也是神色一動,眼神驚疑的望著林靜,道。

    他可是很清楚,這種冰靈偶,可唯有冰靈族才能夠煉制,那上面所攜帶的特殊寒氣,身為炎靈族的人,他再了解不過了。

    “與你何干。”林靜卻是對他沒半點好臉色,精致的俏臉緊繃著,顯然是極為的不爽。

    祝焱也不在意,只是淡笑道:“這冰靈偶雖然厲害,不過用來對付我怕還是差了點。”

    話到此處,他頓了頓,然后看向牧塵三人,微笑道:“三位看來也不是尋常人,今日的事,或許是我占了便宜,不知三位可否賣個面子?”

    “你這面子可真大啊。”九幽冷笑道,一件圣物的價值起碼以億級別的至尊靈液來算,這就算是掏干了一方頂尖勢力,有時候都不見得能夠拿得出來,眼下這祝焱嘴皮子動一下,就想將其拿走,這簡直讓得九幽心中火氣直冒。

    如果不是的確有些忌憚對方的實力,恐怕她早就忍不住的出手了。

    “你真當我對付不了你嗎?”林靜原本冰冷的俏臉,反而是在此時變得平靜了下來,她盯著祝焱,聲音毫無波瀾的道。

    祝焱微怔了一下,他看向林靜,不知為何,他似乎是從這個漂亮的女孩身上察覺到一絲若有若無的危險氣息。

    他雙目微瞇,眼芒似是閃爍了一下,旋即眼目也是微微垂了下來,淡淡的道:“若是三位執意如此的話,那我也就只能試試了。”

    不管眼前的三人究竟是否有底牌,但他祝焱是何等人物,他是未來炎靈族的少族長,他的骨子里面也全是傲氣,若非是瞧得三人不簡單,恐怕他一句話都不會說,直接拿了寶物就走。

    林靜俏臉沒有表情,然后她上前一步,修長指尖有著靈光浮現。

    不過此時牧塵伸出了手臂,將她攔了下來,林靜美目看向他,但卻并沒有出聲,因為她知道,以牧塵的性格,是絕對不可能在這種時候被這祝焱的名氣所嚇得服軟的。

    “交給我來吧。”而牧塵也的確沒有讓得她失望,偏頭沖著她笑了笑。

    林靜聞言,微微遲疑了一下,因為她對牧塵的實力很了解,如果真的要斗起來的話,現在的牧塵,恐怕還不是祝焱的對手,畢竟,他才剛剛突破到九品至尊而已,而祝焱,卻是真正的九品圓滿。

    不過林靜最終還是螓首輕輕點了點,因為她知道牧塵并非是那種胡亂逞強之人,既然他會這么說,那么他就應該有著一些打算。

    祝焱也是在此時看向牧塵,他的雙眸同樣是火紅色的,猶如燃燒著火焰,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牧塵,旋即輕輕搖了搖頭,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他的語氣中并沒有蔑視,只是在陳述著簡單而現實的事實。

    在他的眼中,除了那個看上去有些神秘的漂亮女孩外,牧塵與九幽,都并未讓得他感到有絲毫的危險,所以,他也是有些驚訝于牧塵的勇氣。

    牧塵聽得此話,卻是并不著惱,他淡淡笑了笑,手掌隨意的拍了拍身旁的一個巨大石柱,這是大殿內僅剩的一根。

    “這位朋友,如果你現在將東西放下的話,我想之前的事情我們可以當做沒發生,你也可以安然離去。”牧塵笑道。

    祝焱似是有些好笑的望著牧塵,他聳聳肩膀,道:“我覺得這句話應該我來說更合適。”

    他感到有點滑稽,一個不過初入九品的人,在他的面前說這種話,這種事情,他似乎很久都沒有遇見了,真是笑點有點足。

    “那你是拒絕了?”牧塵撇撇嘴。

    “恩,我拒絕了。”祝焱漫不經心的點了點頭。

    牧塵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手掌輕輕拍了拍石柱,道:“那就真是可惜了…你的實力的確很強,不過很多時候,笑到最后的人,可不見得就是實力最強的人。”

    “哦?”祝焱也是一笑,他低頭望著手指間流淌的赤紅巖漿,道:“那笑到最后的是什么人?”

    牧塵那俊逸的面龐上有著一抹笑容浮現出來,道:“運氣好的人。”

    祝焱眉頭一皺。

    不過牧塵卻沒有再說話,而是再度拍了拍身旁那根巨大的石柱,這一次,祝焱見到在牧塵的掌心中,似乎是有著光芒閃現,然后融入了那根石柱之中。

    但他還來不及深思什么,他便是感覺到,這座大殿,竟然開始在此時震動起來,大殿上方,一塊塊巨石不斷的掉落下來。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得祝焱微驚,立即抬頭,只見得大殿的天花板,竟然開始裂開,最后迅速的崩塌,露出了外界的天空,而隨著天空的出現,他也是見到了籠罩在大殿之外的那一道密布著深青色龍卷風暴的巨大靈陣。

    那一道靈陣之前也是將他阻攔了許久,若非是因為有所準備,恐怕他也是無法進入大殿。

    而也就是這一刻,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那一直毫無波瀾的面龐,終于是在此時有些動容起來。

    因為他感覺到,大殿之外那座宗師級別的靈陣,似乎是在此時,與前方的牧塵之間,有了一種微妙的聯系。

    牧塵也是在此時抬起頭來,面色平淡的望著祝焱,聲音淡淡的道:“既然你不想走的話,那現在就別走了。”

    (以后的更新時間,我會盡量提前在公眾威信上面發布,這樣讓更新變得有規律一些,另外今天也會兩章。)

    ...

    ...(未完待續。)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 幸运28我提现成功了 浙江11选5预测号码专家 十一运夺金遗漏查询 西甲赛程榜 熊猫牌手机 山西11选5玩法 快乐8稳赚计划 时时乐开奖结果 连码特串开2个平码 打广东麻将技巧 王者电玩城安卓版下载 血战麻将规则如何算倍 查询股票代码 斗牛棋牌单机版 浙江11选5推荐号 国外网赚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