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破陣之法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厚重的石門緩緩的開啟,光線隨著石縫延伸而進,那石門之后的諸般景象,也是出現在了牧塵的視線之中。

    石門之后,是一座顯然是曾經經歷過慘烈大戰的殘破巨殿,巨殿內是一片遼闊的廣場,廣場上,有著一根根巨大的石柱矗立。

    大地上,布滿著深深的裂痕,這里的地面,顯然是經過靈陣的強化,但即便如此,如今也是被破壞得相當徹底。

    大殿中,還能夠看見一些閃爍著瑩白光芒的尸骸,其中數具白骨,即便是萬載之后,依舊是散發著一種強橫的壓迫感,顯然生前,必然也是強橫之極的存在。

    整座廣場,都是呈現一種慘烈之狀。

    不過,此時的牧塵,卻并未在意這座殘破廣場中的慘烈,因為他的目光,在第一時間便是投向了廣場的盡頭,在那里,由血玉所雕琢而成的蓮臺上,一朵漆黑如墨,顯得極其耀眼的花朵,正靜靜的微微垂首。

    在那花朵的周身,有著一圈幽光綻放,那光芒極為的黑暗,猶如是能夠吞噬光線,幽光之內,只見得諸多古老的紋路浮現著,彰顯著它的不凡與神異。

    牧塵緊緊的盯著那妖艷的花朵,他知道,這尊花朵,就是曼荼羅的本體,真正的上古曼陀羅花!

    “總算是找到了。”

    牧塵凝視著那妖艷的花朵,片刻后,方才仰起頭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只要他將曼荼羅的本體帶走,那么他也就不用再忌憚那夏皇會對他如何了。

    不過雖說曼荼羅本體就在眼前,但他卻并沒有魯莽的直接上前,因為當他進入到這里的第一時間,便是察覺到,這座廣場之中,隱藏了一座殺機四伏的靈陣。

    牧塵的視線掃視開來。然后停在了八根石柱之下,在那些石柱下,盤坐著八道骸骨,它們猶如是失去了所有的生機。只是普通的白骨。

    但牧塵卻是知曉,這八道骸骨所在的點,正是那座靈陣的中樞所在,也就是說,它們就是這座靈陣的力量源泉。

    “這座靈陣。比起完整的九龍噬仙陣,都絲毫不弱。”牧塵面色凝重,在他的感知中,這座靈陣看似毫無波動,可一旦有人胡亂闖入,那必然是引來毀滅攻勢,在這等攻勢下,就算是上位地至尊,都將會有著隕落之危。

    “難怪曼荼羅當初會選擇此地躲避,不然的話。怕也擋不住那陸恒。”牧塵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可是,當初這座靈陣擋住了陸恒,也同樣是將他也給擋在了外面。

    而由此也能夠看出來,那個時候的曼荼羅與陸恒,應該都只是處于上位地至尊。

    牧塵凝視著那座籠罩廣場的靈陣,沉默了片刻,直接是在靈陣邊緣處盤坐了下來,然后他雙目微閉,感應著前方的靈陣。開始探索。

    不管這靈陣究竟有多強,他也必須將其破解,不然的話,看似近在咫尺的曼荼羅本體。他就只能選擇放棄。

    隨著牧塵閉目,他的靈力感知也是在不斷的蔓延,漸漸,也是將那座龐大的靈陣的軌跡,盡數的探測清楚。

    一座靈陣的雛形,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這座靈陣。是那般的雄偉與玄奧,那隱隱散發出來的強悍之感,令得牧塵心驚肉跳。

    顯然,這座靈陣,應該是一座處于中階層次的宗師靈陣。

    之前牧塵在第二殿的時候,能夠那般輕松的破開九龍噬仙陣,那是因為他獲得了九龍噬仙陣的殘缺陣圖,而且還苦心研習了很長一段時間,這才能夠借助一些破綻,破開靈陣,并且將其掌控。

    但眼下,這明顯是一座牧塵極為陌生的宗師級靈陣。

    所以,他想要在短時間內將其破解,明顯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不過,牧塵卻并未急躁,反而是靜下心來,開始探測著這座靈陣的每一個細微之處,不管如何,他如果想要破開這座靈陣,那么他就必須要先對它有著足夠的了解,只有這樣,才能夠找到靈陣最為薄弱的點。

    而隨著牧塵盤坐閉目,這座殘破的巨殿,再度陷入了恒古般的寂靜,滄桑古老的氣息縈繞,令人感到一種腐朽的味道。

    牧塵這一閉目,便是整整一日。

    這一日的時間中,他的身體猶如磐石一般紋絲不動,而其周身,則是有著靈光涌動,靈光在他的面前不斷的匯聚,隱隱的似乎是在構建一個靈陣模型,但這個模型初始顯然并不完整,因此不斷的崩碎,而牧塵則是在那一次次的崩碎中,一次次的再度重建。

    而一座靈陣模型,顯然就是籠罩這座廣場的強悍靈陣。

    牧塵試圖將其推演出來,找尋破綻。

    時間,在寂靜的大殿中悄然的流逝,如此,又是將近半日過去。

    嗡。

    突然間,牧塵面前的靈光綻放起來,靈光涌動間,只見得一座極為復雜的靈陣模型,竟是完整的凝現了出來,那座靈陣,雖然只是模型,但卻隱隱間,有著一種驚人的波動散發出來。

    牧塵緊閉的雙目,也是在此時緩緩的睜開,他的眼目間有著一絲疲憊,這將近兩日的推演,對于他而言,簡直比與那左長老傾盡全力的一戰,還要來的更為的疲累。

    不過牧塵知道此時不是休息的時候,所以立即收斂了疲憊,將目光投向面前那一座靈陣模型,眸子之中,有著奇異之光浮現。

    “果然不愧是中階宗師靈陣,竟然如此的復雜.”牧塵一聲感嘆,他僅僅只是按照著面前的靈陣推演出了一座模型,便是傾盡了他的精力,如果想要真正的布置出來,恐怕將其徹底的榨干,都不可能成功。

    這座靈陣,所需要的靈印,恐怕起碼都得達到數百萬之數,其中種種連接,稍微錯上一絲,便是會導致靈陣崩潰。其布置程度之難,可想而知。

    不過,此番推演,也并非是完全沒有收獲。

    牧塵視線轉向廣場上方的那座巨大的靈陣。先前的推演中,他已經是知曉,想要破開這座靈陣,除了以蠻橫的實力強行硬破之外,那就只能破其根源。

    牧塵的目光。看向那八道石柱之下的盤坐尸骸。

    靈陣的力量,來源于它們,而它們彼此間又是構成了一種極為平衡的鏈接,從而令得這座靈陣更是強悍之極。

    因為這種平衡,所以不管牧塵從哪一個方向強行闖入,都將會引來八道尸骸的反擊,而如果能夠破壞這種平衡,那么這座無人操控的靈陣,就會因為靈力不協調,從而出現各種紊亂。到時候,他就將會有機可趁。

    聽起來似乎很容易,但做起來卻是極為的困難。

    畢竟只要牧塵稍稍有著攻擊的跡象,恐怕就會引來這座靈陣的猛烈反擊,那種程度的反擊,就算他擁有著屠靈衛,也無法承受。

    所以,他必須在不引動靈陣反擊的前提下,破壞其內的平衡。

    牧塵眉頭緊皺,眼芒不斷的閃爍。面露思索之色,顯然是在考慮破壞平衡之法。

    “無法直接對靈陣出手,否則將會引來反擊.”

    “靈陣的平衡,來源于中樞的控制。而眼下靈陣中樞,便是那八具尸骸與它們身后的石柱,尸骸是靈力源泉,石柱是用來連接靈陣的通道.”

    “所以,如果能夠將尸骸與石柱分離開來,那么平衡就將會被打破!”

    牧塵猛的抬起頭來。眼中光芒涌動,他緊緊的盯著那八道石柱與尸骸,他仔細的辨別著方位,半晌之后,他那年輕的臉龐上,終于是有著一抹微笑浮現起來。

    他腳掌輕輕的跺了跺地面,感受著腳下的堅硬,他輕笑一聲:“原來竟能如此的簡單.”

    輕笑中,牧塵開始退后,然后袖袍一揮,兵符出現,血光涌動間,屠靈衛再度閃現而出,血紅戰意席卷開來。

    牧塵意念融入屠靈衛戰意之中,立即將其催動。

    吼!

    屠靈衛爆發出低吼之聲,而后只見得那磅礴血云呼嘯而起,竟是化為了一頭血紅巨蟒,巨蟒之上,有著無數戰紋閃爍著光芒。

    巨蟒咆哮,猛然俯沖而下,那等聲勢,異常的駭人。

    不過,巨蟒所沖擊的位置,并非是靈陣,而是那廣場之外西北的一角。

    轟!

    巨蟒狠狠的轟擊而下,頓時整座巨殿都是震動了一下,雖說此地的地面,都是曾經被靈力所淬煉過,堅硬如鐵,但面對著屠靈衛的強悍轟擊,那大地之上,依舊是被轟出了一個巨坑。

    煙塵彌漫,牧塵卻并未看向那個巨坑,而是緊緊的望向廣場上一根石柱,從此處的轟擊地面,應該是能夠將一些力量波紋傳遞開來,而那個方向的石柱,則正是會被力量波紋完美波及的點。

    牧塵的想法很簡單,既然不能直接攻擊這座靈陣,那他就在外部發動攻擊,將力量傳遞開來,以此傳遞進入靈陣之中。

    不過,這種力量傳遞因為靈陣的隔絕,必然會極為的微弱,但如果一旦有效的話,只要水滴石穿,必然就會達到想要的效果。

    只是雖說簡單,但卻是必須熟悉這座靈陣的構造,然后力量波紋,才能夠避開靈力雄厚之點,否則胡亂傳遞,毫無作用。

    所以,此時的牧塵死死的盯著那石柱之下的尸骸,計算著力量傳遞的時間.

    如此約莫八息過后。

    牧塵緊緊盯著尸骸的瞳孔,猛然一縮。

    因為他見到,那盤坐在石柱下萬千載的尸骸,終于是在此時,難以察覺的震動了一下,而它的位置,也是稍稍的往前挪動了絲毫。

    那一點絲毫的挪動,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牧塵卻是在此時忍不住的咧嘴笑了起來。

    他知道,他找到了破開這座靈陣的辦法。

    .

    .(未完待續。)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 山东11选5走势图 七大对麻将胡法图片 炒股平台哪个好用 浙江省快乐彩 下载打麻将免费游戏 内蒙古11选5怎么兑换奖金 香港正版资料免费大全管家 广西麻将南宁的玩法 贵州体彩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美人捕鱼棋牌 至尊棋牌娱乐 福彩幸运农场中8个 360彩金捕鱼红包版 急速赛车-Welcome 黑龙江6十1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炒股平台哪个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