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兩百三十五章 首戰

    第一千兩百三十五章

    九條巨大的靈力巨龍盤踞四方天空,恐怖的靈力波動,猶如洶涌的浪潮一般,一波波的自它們體內散發出來,將空間都是震蕩得扭曲起來。

    而在那九條靈力巨龍之中,那火袍男子面色異常的難看,他望著山峰上面帶微笑的牧塵,如何還不明白,他已經落入了牧塵的陷阱。

    之前牧塵的狼狽逃竄,完完全全就是裝出來的!

    “狡詐的小子!”火袍男子陰沉的罵道。

    牧塵笑了笑,也懶得多說廢話,道:“將戰印交出來吧。”

    “做夢!你以為憑借一座靈陣就能打敗我火云王?”火袍男子聞言,卻是譏諷一笑,眼前這座靈陣雖說氣勢不凡,但牧塵畢竟只是一位下位地至尊而已,大不了拖入纏斗之中,到時候牧塵想要如愿,也沒那么容易。

    轟!

    一念到此,火云王體內也是有著驚天般的赤紅靈力爆發出來,染紅天空,天地間溫度都是在此時迅速的升高。

    牧塵見狀,則是淡笑一聲,如果他的九龍弒仙陣,還是只能夠凝聚七龍形態的話,那還真是不可能對一位上位地至尊造成威脅。

    但是,如今的九龍弒仙陣...已經達到了完整形態。

    為了將這座完整形態的九龍弒仙陣布置出來,牧塵失敗了數次,最后還是借助著水晶浮屠塔,將體內的靈力轉化并且增幅之后,這才成功。

    九龍弒仙陣,本就是中階的宗師靈陣,一旦完整的布置出來,絕對足以抗衡上位地至尊,而且...如今的這座九龍弒仙陣,在牧塵的手中又是有了一點小小的變化,想來到時候,應當會有著非凡的效果。

    吼!

    想到此處,牧塵袖袍輕輕一揮,直接是催動了這座巨大的靈陣,下一霎那,九條靈力巨龍仰天長嘯,而后龍嘴一張,九道靈力龍息便是席卷而出,猶如洪流一般,對著那火云王橫掃而去。

    龍息過處,空間盡數的蹦碎,顯出極為霸道的破壞力。

    那火云王雖然嘴上凌厲,但卻這真不敢對這座靈陣有絲毫的小覷,只見得他手掌一招,之前那用來籠罩這片山脈的赤紅火云頓時飛來,最后形成火云罩,環繞在其周身,火罩之上,熊熊火焰不斷的升騰,灼燒得空間扭曲。

    砰!砰!

    龍息橫掃而來,重重的轟擊在那火云罩上,頓時火花四濺,漣漪瘋狂的擴散,搖搖欲墜。

    “哼,就這點威力?也想破我的火云靈罩?”那火云王見到龍息被阻,也是一聲冷笑,然后他腳下有著火光漸漸的匯聚起來,目光閃爍間,打算先行使用火遁神通離開這座靈陣。

    此時的他也是放棄了要搶奪牧塵的打算,畢竟借助著這座靈陣,牧塵基本已經是立于不敗之地,繼續纏斗下去,毫無意義。

    “竟是一道護身防御的低階圣物...”

    牧塵望著那火云王周身的火云罩,倒是微感訝異,這種護身圣物雖說攻擊性要弱一點,但用來護身防御,卻是效果極佳。

    “我這九龍弒仙陣好歹也是中階頂峰的宗師靈陣,一道低階圣物,恐怕還保不住你。”牧塵低笑一聲,然后單手結印。

    “九龍弒仙陣,九龍歸一,噬仙龍!”

    隨著牧塵印法變幻,頓時靈陣之中再度有著變化傳出,九條巨龍爆發出億萬道靈光,而后暴射而出,竟是匯聚融合在了一起。

    靈光涌動,九條龐大的巨龍迅速的消失,數息后,一條不過數丈大小左右的斑斕色小龍,出現在了靈陣之中。

    那條小龍色彩斑斕,通體猶如是鑲嵌著絢麗的寶石一般,看上去極為的艷麗,不過,這種艷麗落在火云王的眼中,卻是令得他面色劇變。

    因為他能夠感覺到,那條斑斕小龍小小的身軀中,究竟蘊含了多么恐怖的靈力,那種靈力強悍程度,就連他這上位地至尊,都是感覺到了一股心悸的感覺。

    “這個牧塵,雖然只是下位地至尊,但他的靈陣造詣,絕對已經達到了中階宗師的境界!真是個怪物!”火云王面色陰沉,眼中浮現了一抹濃濃的忌憚。

    “速離此地!”

    火云王心中掠過這道念頭,頓時其腳下的火光便是爆發開來,火遁催動,就欲逃出靈陣的范圍。

    唰!

    不過,也就是在火云王腳下火光閃現的時候,那條斑斕小龍也是憑空消失,不對,并非是消失,而是化為了一道光線,以一種肉眼無法察覺的速度,穿梭了空間。

    僅僅一個呼吸,甚至還不待那火云王腳下的火光徹底的籠罩他的身軀,只聽得咔嚓一聲,那籠罩周身的火云罩便是破碎開了一個洞口,一道彩光閃過,斑斕小龍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而后龍嘴張開,一口就咬住了他的手臂之上。

    嗤啦!

    龍嘴咬噬之間,只見那火云王的整條手臂瞬間就被硬生生的撕裂開來,鮮血狂噴。

    啊!

    那火云王也是發出一聲慘叫聲,不過他倒也是一個狠人,竟是不管撕裂的斷臂,印法一變,火光唰的一聲籠罩全身,而后他的身軀,便是盡數的化為一道火光消失而去,再度出現時,就已出現在了數萬丈之外,剛好是逃出了九龍弒仙陣的籠罩范圍。

    逃出了九龍弒仙陣,那火云王方才心有余悸的望著遠處那籠罩山峰的靈陣,而后看了一眼斷裂的手臂,頓時咬牙切齒起來。

    雖說這種肉體傷勢對于上位地至尊而言不算重創,但被一個下位地至尊逼得如此的狼狽,還真是丟盡顏面。

    “這都能跑掉...真是有些不簡單。”

    而在大陣中,牧塵見到逃出靈陣范圍的火云王,也是感嘆了一聲,能夠進入上位地至尊的,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燈。

    憑借著這一道火遁神通,這火云王只要不是遇見最棘手的那幾個人,恐怕能夠憑此來去自如。

    “小子,你給我記著,這斷臂之仇,我和你沒完!”火云王面色陰沉,沖著牧塵厲聲喝道。

    砰!

    不過,就在他聲音剛落時,牧塵突然身形暴射而出,直接是離開了靈陣,直沖火云王而去。

    “嗯?”

    火云王見狀,頓時一愣,他怎么都沒想到,牧塵竟然會主動的離開靈陣,要知道,就是憑借著那座靈陣,牧塵才能夠將他逼成這般狼狽模樣,而離開了靈陣的牧塵,在他的眼中,就不過只是一個下位地至尊而已!

    “不對,這小子狡詐如狐,如此有恃無恐,必然有詐!”

    不過火云王瞬間又是回過神來了,反常為妖,再加上先前吃了虧,謹慎的他再不想落入牧塵的套中,當即一咬牙,竟是暴射而退,根本不理會拋棄靈陣而來的牧塵。

    “竟然學聰明了?不過這樣你可逃不掉。”瞧得火云王果斷的后退,牧塵眉頭也是一挑,旋即他伸出手掌,對著前者猛然一握,嘴角之上,有著一抹詭異笑容浮現出來。

    瞧得牧塵的手勢,火云王心頭一跳,毫不猶豫的就要再度催動火遁神通。

    “封!”

    似是有著低低的聲音,從牧塵的嘴中響起。

    就在那道聲音落下的瞬間,火云王那斷臂處,隱約有著水晶之光浮現,而后他身軀上原本升騰而起的火光,竟是在此時以一種詭異的速度憑空的消散而去。

    突如其來的一幕,直接是讓得火云王一怔,而后臉龐上有著濃濃的駭然之色浮現出來,因為在這一刻,他察覺到體內,不知何時竟然有著一些詭異的水晶般靈力侵入進來,那些靈力過處,直接是將他的靈力,暫時的封印了。

    “該死的,他的靈力什么時候侵入我體內的?”火云王難以置信的失聲道,他之前一直就是在防備牧塵這種詭異的能力,然而沒想到,還是中招了。

    不過很快的,他便是察覺到斷臂處,當即瞳孔一縮,原來先前那條斑斕小龍之中,就蘊含了牧塵的那種水晶靈力,而在他被撕斷手臂時,便是有著一些水晶靈力,侵入了他的體內。

    “想明白了?”

    而也就是在火云王明白之時,一道笑聲從面前傳來,只見得牧塵已經出現在了他的前方。

    火云王面色一變,當即瘋狂的催動體內的靈力消除那些侵入體內的水晶靈力,他也是察覺了出來,這些水晶靈力雖然有著封印的力量,但畢竟是無根之水,頂多只能夠封印他不到十息的時間。

    噠!

    不過,就在他瘋狂消除時,一只修長的手掌卻是輕輕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緊接著,源源不斷的水晶靈力猶如潮水一般的涌入其體內。

    霎那間,火云王的面色便是慘白起來。

    牧塵另外一只手直接伸到他的面前。

    火云王見狀,掙扎了一下,最終只能頹喪的掏出了兩顆戰印,如今體內靈力陷入了暫時的封印,牧塵如果真要下殺手的話,他很有可能會受到難以彌補的重創。

    接過這兩顆戰印,牧塵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目光一轉,直接伸出手在火云王身上一拍,一道火光便是被逼了出來,最后化為一團火紅的云彩,落在了牧塵的手中。

    火云王見狀,頓時心都在滴血,這雖然只是一道低階圣物,但那種護身防御的能力,卻是相當的出眾,曾經幫他渡過了不少的難關。

    火云王咬牙切齒的望著牧塵:“這下你滿足了嗎?”

    然而對于他那惡狠狠的目光,牧塵卻是毫不在意,只是看著他,似笑非笑的道:“你那火遁神通,倒是有幾分奇妙...”

    “你這個惡魔!”

    當牧塵聲音落下下,天空中,頓時響起了火云王那凄厲到了極致的怒吼之聲。

    ...

    ...(未完待續。)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 东方网络股票股吧 安微11选5直选走试图 分分彩 36选7走势图福建省走势图 篮球运球技巧 小金棋牌娱乐 腾讯分分彩1个月赢40w 星力平台捕鱼 血流麻将怎么玩 股票发行价 河南快赢481投注玩法 安徽快3怎么下载 星力平台捕鱼游戏 神来棋牌手机版 11选5破解计算公式 平特三连肖网站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