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二百五十章 不朽金身vs戰帝法身

    第一千兩百四十九章

    轟隆!

    當靈戰子低沉的聲音回蕩在天地間時,只見得滔天般的靈力在其身后匯聚,隱約間似乎是有著無數的咆哮嘶吼聲響起,同時一道巨大的身影,緩緩的成形。

    僅僅數息,那道巨大的身影便是徹底的清晰下來,同時也是顯露在了無數人的視線之中,進而引來無數震動目光。

    那道身影,高達萬丈,在巨影的腦后,懸浮著三顆光球,光球不斷的旋轉著,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壓迫感,猶如是風暴一般,一波波的自這道巨影體內爆發出來,直接是令得這片空間,都是盡數的扭曲下來。

    這座至尊法相一出現,便是立即在西天戰城中引起無數的震動嘩然聲,那一道道目光中,都是充滿著敬畏與垂涎之色。

    因為他們都知道靈戰子所修煉的這一座至尊法身來歷是何等的驚人。

    上古戰帝法身,九十九等至尊法身榜上,排名二十四。

    傳聞上古時期,有著一位名為戰帝的巔峰強者,他獨創的戰靈力,將戰意與靈力融合,戰斗力驚人之極,借助與此,即便是在那強者如云的上古年代,這位上古戰帝的實力,都是能夠位列于大千世界的第一梯隊。

    而來上古戰帝隕落,傳承遺失,但卻是被如今的西天戰皇偶然得之,他借助傳承迅速的成長,最后也是踏足了天至尊的境界。

    而這上古戰帝法身,也是那位上古戰帝所留,不過其修煉條件頗為的苛刻,西天戰殿四位圣子中,也就靈戰子修煉成功,其威能,只能用恐怖來形容。

    畢竟,高達二十四名的至尊法身,可不是什么勢力都能夠擁有的...

    “那牧塵的至尊法身是什么來路?為何從未見過?”

    “呵呵,那牧塵的至尊法身竟然不過數百丈,如此軀體,能夠容納與驅使多少的天地靈力?”

    “這兩者相比,可真是巨人與侏儒...待會怕是一出手,牧塵的至尊法身就會被直接打爆。”

    “......”

    當那天地間充斥著無數竊竊私語時,在那萬丈階梯之上,西天戰皇倒是雙目微瞇的盯著光幕,他盯著的,并非是靈戰子的戰帝法身,而是牧塵那一座不過數百丈左右的紫金法身。

    旁人或許是無法感受到什么,但借助著天至尊的感應,西天戰皇卻是能夠察覺到,那不過數百丈左右的身軀中,究竟是蘊含著何等可怕的力量。

    “這牧塵的至尊法身,似乎很不簡單呢。”西天戰皇緩緩的說道,他的閱歷雖說是不凡,但也只是覺得牧塵的不朽金身有點熟悉,并未能想出它的來歷。

    不過雖說暫時無法看出來歷,但西天戰皇卻是知曉,牧塵這尊神秘法身,并不遜色上古戰帝法身。

    “這個牧塵,的確是福緣不淺,竟然能夠修成此等法身...難怪炎帝會對他看重。”

    西天戰皇看向炎帝,淡笑道:“不過,憑借著這座至尊法身,他或許的確與靈戰子有著一戰之力,但想要獲勝,恐怕難度依舊不小。”

    牧塵固然手段不小,但終歸自身的等級產生了不小的限制,現在的他,只是下位地至尊而已,要越級挑戰已經是不易,更何況是面對著靈戰子這種上位地至尊中的佼佼者。

    如果牧塵此時也是上位地至尊,那么西天戰皇還真是不得不承認,他的勝率會高于靈戰子,但可惜這個世界上可不會有什么如果...

    對于西天戰皇的話,炎帝依舊并未說什么,只是不置可否的微微一笑。

    瞧得炎帝那種微笑,西天戰皇卻是心頭感覺到有些不安,因為之前每當炎帝露出這種笑容的時候,接下來不久,那牧塵便是會翻出一張讓人震撼的底牌來。

    “這個小子,難道還藏有更強的底牌嗎?”

    西天戰皇眼神驚疑不定的望著光幕中牧塵的那一道身影,眉頭忍不住的緩緩皺起。

    ...

    “上古戰帝法身么...”

    立于不朽金身之上的牧塵注視著那出現在視野中的巨大身影,雙目也是微微一閃,他顯然也是有點意外靈戰子竟然修煉的是如此高等級的至尊法身。

    難怪這家伙視大多數上位地至尊如無物,有著這等法身,尋常上位地至尊恐怕根本不可能與其抗衡。

    “在這上位地至尊戰場中,也就柳星辰將我逼出了至尊法身,但他卻是為此付出了重傷的代價,不知道這一次,你又會是因此付出什么代價?”靈戰子出現在戰帝法身頭頂之上,眼神俯視的盯著牧塵,淡淡的道。

    嗡!

    而就在他聲音落下時,只見得那戰帝法身頓時爆發出億萬道光芒,那些光芒直接是在天空凝聚,只見得那無數道流光中,竟是一柄柄猶如實質般的戰矛,這些戰矛之上,銘刻著道道戰紋,散發著滔天戰意。

    那每一柄戰矛,都足以將一位下位地至尊撕裂洞穿,如此數量疊加起來,就算是一位上位地至尊,恐怕都是難逃一劫。

    此等陣仗,委實壯觀。

    “至尊神通,戰矛靈雨。”

    咻!咻!

    靈戰子屈指一彈,只見得那億萬柄戰矛便是猶如暴雨般的呼嘯而出,直接是猶如一片黑云一般,對著牧塵以及不朽金身籠罩而去,刺耳的音爆之聲,不斷的響徹天空。

    牧塵望著那猶如傾盆暴雨般籠罩而來的陰影,眼神也是微凝,旋即雙手迅速結印,腳下的不朽金身也是在此時爆發出了神秘的紫金光芒。

    “不朽之光!”

    紫金光芒蕩漾在周圍,看上去猶如是一層紫金蛋殼一般,將不朽金身以及牧塵守護在其中。

    不朽金身乃是大日不滅身的進化體,其防御能力,遠遠的超越了后者,再加上不朽之光的籠罩,更是令得這座不朽金身,擁有著固若金湯般的防御。

    叮叮當當。

    當紫金光芒散發時,那無數戰矛呼嘯而至,而當戰矛轟擊在那紫金光芒中時,卻是猶如深陷泥沼,速度迅速的減緩下來,最后在距離不朽金身尚還有數米距離時,盡數的凝固了下來。

    此時遠遠看去,不朽金身猶如是被密密麻麻的戰矛包裹了一般,仿佛刺猬。

    “滾開!”

    牧塵雙目開合之間,紫金光芒涌動,他腳掌猛然一跺,不朽金身仰天長嘯,實質般的音波猶如風暴一般橫掃而開。

    砰!砰!

    鋪天蓋地的戰矛席卷而出,竟是再度對著那靈戰子倒射而回。

    “哼!”

    靈戰子見狀,單手結印,只見那無數道戰矛便是融化開來,化為了無數道戰意光點,環繞在他的周身。

    轟!

    他腳下的上古戰帝法相,在此時巨腳一踏,龐大的身軀暴射而出,巨拳之上,攜帶著猶如洪流般的靈力,直接是以最為蠻橫的姿態,對著不朽金身狠狠的轟去。

    砰!

    不朽金身腳下的大地也是在此時崩塌,面對著靈戰子催動戰帝法相而來,牧塵也沒有絲毫的退縮,反而是催動著不朽金身,正面的迎了上去。

    轟!轟!轟!

    兩尊龐然大物,在這林海中糾纏在一起,每一次的巨拳舞動,都是攜帶著滔天之力,空間破碎,大地塌陷,一道道數萬丈巨大的裂紋,猶如深淵一般,從這片大地上延伸開來。

    而在那廣場周圍,無數道視線則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那糾纏在一起的兩道巨人身影,特別是他們在見到牧塵那矮小的不朽金身竟然能夠一次次以硬碰硬的姿態,將戰帝法相的毀滅攻勢盡數抵擋下來時,都是連眼睛都忍不住的凸了出來。

    那可是戰帝法身啊,那種浩瀚的力量,就算是一位上位地至尊都是承受不了一拳,然而如今,卻是根本奈何不了牧塵那一座神秘的法相?

    他們原本以為當靈戰子在召喚出戰帝法相后,局面會一面倒,但眼前的現實讓得他們明白過來...牧塵的那一座神秘法相,顯然比起戰帝法相,只強不弱!

    轟隆隆!

    驚天動地般的戰斗,肆虐在那一片無盡的林海中,兩道巨大身影所過處,一切的山岳都是被踏為平地,大地也是盡數的塌陷...

    轟!

    不朽金身與戰帝法相再一次兇悍的碰撞在了一起,數以萬丈的力量漣漪擴散開來,一片片的空間不斷的破碎,無數道空間碎片飛射開來。

    兩道巨影在此時各自的倒射而出,龐大的身軀將一座座山岳踏碎。

    靈戰子站在戰帝法相肩膀上,此時他的面色,已是徹徹底底的陰沉下來,他怎么都沒想到,牧塵竟然能夠與他纏斗到這種地步。

    那一座神秘的至尊法相,出乎意料的棘手。

    “這家伙修煉的究竟是什么至尊法身?為何強悍程度絲毫不弱于我這戰帝法身?”

    靈戰子陰翳的面龐上劃過一抹不甘之色,借助著戰帝法身,這些年來,他幾乎是橫掃同級的對手,但卻是在今日,在牧塵的面前卻是毫無建樹。

    “這個家伙真是詭異,夜長夢多,還是盡早結束為好!”

    靈戰子眼光閃爍,交手到這個時候,對于牧塵,他也是多了一絲鄭重,再不復剛開始的那種輕視。

    面對著此時的牧塵,靈戰子顯然也是知曉,想要分出勝負,便是再不能留手了。

    一念到此,靈戰子再不猶豫,只見得他深吸一口氣,眼中狠辣之色一閃而過,旋即腳掌重重一跺,印法變幻。

    當其印法變幻時,只見得那戰帝法相腦后三顆懸浮的巨大光球,頓時在此時爆發出了耀眼的光芒,隱隱約約間,那光球之中,牧塵似乎是看見了無數道充滿著戰意的身影...

    他的瞳孔,猛的一縮。

    在那光球之中,竟然藏著一支支戰意驚人的精銳軍隊!

    ...

    (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24號之前使用手機QQ瀏覽器小說書架看大主宰的話,就有機會獲得QB紅包哦,足足五十萬!

    大家快去試試吧!)

    ...(未完待續。)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 股票下跌可以买入吗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 星力捕鱼游戏 微信支付的真人麻将app 注册送18彩金的捕 武汉雀友麻将机专卖 分析本单位资产绩效情况 类似辉煌棋牌的app 我去炒股app 好玩棋牌 股票交易及竞价规则 信誉棋牌游戏 山东11选5一天有多少期 南粤36选7开奖号码 辽宁11选5玩法 pk10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