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化靈風顯威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你再來試試?”

    聽得牧塵那略帶挑釁的聲音,尸天幽的眼中也是掠過一抹陰冷光澤,他森然一笑,道:“以為多加點人就能夠抗衡我這魔帝尸骸嗎?真是天真的家伙!”

    話音落下,他手掌一揮,殘忍的道:“把這支軍隊,一個不留的全部殺了!”

    吼!

    其音剛落,只見得那魔帝尸骸便是長嘯出聲,如骸骨般的身軀中,再度有著驚天般的魔氣席卷出來,肆虐天地,令得天地都是在嗡嗡顫抖。

    面對著如此魔威,在場眾多大千世界的強者都是忍不住的面色,眼露畏懼之色,即便是強如墨心,玄羅之流,眼神都是為之一沉。

    咻!

    魔帝尸骸直接是化為一道魔光,再度沖向前方那由六千玄龍軍戰士所組成的軍陣。

    “哼。”

    牧塵見狀,一聲冷哼,心念一動,只見得六千玄龍軍戰士浩瀚戰意涌動而起,頓時間天地變色,戰意海洋劇烈翻滾,只見得一頭看不見盡頭的巨龍戰靈自其中探頭而出,龍嘴一張,萬丈龐大的戰意龍息,便是帶著毀滅般的波動,直接對著那沖來的魔帝呼嘯而去。

    “吼!”

    魔帝尸骸長嘯不止,它依舊是沒有退縮,面對著那等戰意龍息,干枯的嘴巴一張,便是見到一道巨大的魔煙呼嘯而出,與那戰意龍息兇悍無匹的沖撞在一起。

    轟隆!

    撞擊的瞬間,天地都是劇烈的顫抖起來,無法形容的風暴肆虐而開,下方的諸多強者,都是受到牽連,被生生的掀飛而去。

    不過即便被掀飛,但那眾多的目光依舊是死死的望著高空上的交鋒。

    那里風暴散去,戰意龍息與滾滾魔煙在持續了一會后,都是不約而同的同時碎裂開來,看這般模樣,雙方的力量,竟是有些不分伯仲。

    顯然,牧塵這邊隨著兩千玄龍軍戰士的加入,那等浩瀚戰意,已是開始能夠正面抗衡那具魔帝尸骸。

    于是,在祭壇周圍,不由得爆發出了一些歡呼之聲,那些原本因為魔帝尸骸出現而有些驚恐的各方強者,都是在此時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

    “他竟然真的做到了!”清靈也是瞪大著美眸,俏臉上滿是不可思議。

    那可是一具魔帝尸骸啊,連墨心先前都是被狼狽的轟飛,然而如今,卻是被牧塵催動一支軍隊,將其硬生生的阻攔了下來。

    在其身旁,清霜也是貝齒輕咬著紅唇,美目略顯復雜的望著天空上那道修長的年輕身影,顯然這一幕,對她所造成的沖擊,也是不小。

    而與她們的驚嘆相比,那墨心與玄羅的面色,卻是猶如鍋底一般的黑,在以往的時候,那個受萬眾矚目的位置,必然是屬于他們的,然而今日,他們卻是會淪落為旁觀者。

    在那漫天的歡呼聲中,尸天幽眉頭也是微微一皺,看向牧塵的目光,倒是多了一分凝重,在那片空間中,他雖然得到了魔帝尸骸,但眼前的牧塵同樣是得到了當年斬殺這位魔帝的那支強大軍隊。

    如今借助著這支軍隊的力量,牧塵顯然并不如何懼怕他手中的魔帝尸骸。

    尸天幽目光閃爍,旋即他眼光掃向祭壇之中的那一道黑色棺材,眼中掠過一抹貪婪之色,那里面,可是有著一道天魔帝的殘魂,如果他能夠得到,并且將之煉化,那么他就能夠真正的踏入魔帝的層次。

    所以,今日不管如何,都要破開封印,得到天魔帝殘魂。

    于是,他直接一揮手,只見得那魔帝尸骸再度對著軍隊沖殺而去,而他本人,則是倒射而退,直奔祭壇之頂而去。

    他這般舉動,頓時引得天地間一片驚駭之聲,所有大千世界的強者都清楚,一旦被這尸天幽破開封印,將天魔帝殘魂釋放出來,那他們這里,將無人能夠存活。

    墨心與玄羅眼神也是一變,旋即身形一動,暴沖而出,就要去阻攔尸天幽,因為他們更清楚,傳承只有一人能夠獲得,而顯然誰的功勞最大,就最有可能獲得,眼下牧塵攔住了棘手的魔帝尸骸,他們正好可以渾水摸魚。

    “給我留下來!”

    不過,他們的身形剛動,便是有著喝聲響徹而起,只見得那炎魔統領以及刀魔族的強者,直接是出現在了他們前方,將他們阻攔下來。

    “滾!”

    墨心與玄羅皆是怒喝出聲,靈力風暴爆發,便是對著炎魔統領與刀魔族的強者攻擊而去。

    轟轟!

    雙方再度纏斗在一起,那等激烈交鋒,當真是地動山搖。

    而牧塵同樣是見到了那尸天幽的舉動,當即眼神一凝,他自然知曉后者的目的,所以他也絕對不可能讓他得逞。

    于是,他身形一動,直接脫離軍隊,化為一道流光掠上祭壇,至于玄龍軍,其中還有著黑白牧塵坐鎮,借助兩人合力,雖說沒有三人聯手那般輕松,但也依舊能夠發揮戰意力量,纏住那魔帝尸骸。

    牧塵的身形,落在了祭壇上,眼神鎖定尸天幽。

    尸天幽的身形也是停了下來,他目露危險光芒的盯著牧塵,玩味的道:“你這家伙,膽子可真是不小,竟敢拋去軍隊,獨自來攔我?就憑你這上位地至尊的實力嗎?”

    牧塵不置可否的一笑,道:“你試試就知道了。”

    “那本皇子還真是要試試!”

    尸天幽猙獰一笑,他的身影如鬼魅般消失在原地,空間震動間,隱約可見一道模糊的光影穿透空間,直射牧塵而去。

    牧塵面色不變,腳掌卻是猛的一跺,袖中有著無數道靈印呼嘯而出,融入四周虛空。

    “炎煌陣!”

    伴隨著牧塵的低喝,一座巨大的靈陣瞬間成形,浩瀚的靈力匯聚而來,一頭散發著熾熱高溫的巨影便是出現在其前方,一拳便是狠狠的對著一片扭曲空間轟了過去。

    砰!

    空間碎裂,尸天幽的身形閃現而出,他望著眼前的那座炎煌陣,眼中也是掠過一抹陰冷之光,他的膝蓋微微彎曲,下一瞬,便是化為道道殘影,瞬間就出現在了炎煌巨影之前。

    他手掌如刀,其上彌漫著驚人的死氣,手掌揮出,竟是猶如穿透了空間,直接是詭異的插入了炎煌巨影胸膛之中。

    漆黑的死氣迅速的蔓延開來,數息時間便是波及炎煌巨影周身,頓時巨影蹦碎,而那座炎煌陣,也是在此時隨之支離破碎。

    “好強的實力!”

    牧塵見狀,眼神也是忍不住的一凝,他也是沒想到,這尸天幽本體的實力也是如此的強悍,一座炎煌陣,僅僅只是在其面前支撐如此短暫的時間,便是被強行打破。

    “接下來,死的就是你!”

    一擊打破炎煌陣,那尸天幽沖著牧塵猙獰一笑,身形一閃,便是出現在了牧塵前方,一掌拍出,死氣滾滾,猶如是要吞噬所有的生機。

    牧塵見狀,目光一閃,水晶般的靈力匯聚而來,手掌仿佛化為水晶,直接是與尸天幽硬拍了一掌。

    轟!

    兩人腳下經過特殊材料鑄就而成的地面,都是在此時裂開道道裂紋,濃郁的死氣瘋狂的纏繞上牧塵的手掌,不斷的吞噬其生機。

    不過,牧塵掌心,同樣是有著水晶之光釋放出來,全力封印著那些死氣。

    而在兩人雙掌硬碰的同時,牧塵眼瞳中光明大放,一道水晶般的浮屠塔暴射而出,迎風暴漲,化為一座巨塔,當頭便是罩了下來,將牧塵與尸天幽都是罩在了其中。

    這般變故,讓得那尸天幽眉頭緊皺,先前牧塵不動硬吃他一掌,顯然是故意為之,所為的,便是要將他罩入這座塔內。

    尸天幽周身尸氣繚繞,目光警惕的掃視著塔內,下一刻,他的眼神忽然凝在塔中一顆水晶球上,在那水晶球內部,隱約可見一縷縷奇特的黃風在呼嘯。

    從那種黃風中,尸天幽感覺到了一些危險的氣息。

    “察覺到了嗎?”

    牧塵望著尸天幽,淡淡一笑,而后只見他單手結印,那懸浮在圣浮屠塔上方的光球頓時開始變得黯淡,最后覆蓋在其外的封印,盡數的消退。

    嗚嗚!

    隨著封印的消失,那被困在其中的“化靈風”頓時鋪天蓋地的爆發開來,而牧塵心念一動,圣浮屠塔中,有著封印之力散發,將那些“化靈風”約束著,最后化為風暴,直接對著尸天幽籠罩而去。

    圣浮屠塔中,黃色的風肆虐著,帶著可怕的氣息。

    尸天幽望著那呼嘯而來的風暴,面色也是忍不住的一變,不敢有絲毫的怠慢,深吸一口氣,直接是從其嘴中噴出無盡的尸氣,那些尸氣粘稠無比,化為尸氣海洋,將尸天幽重重的護在其中。

    而也就是在尸天幽做好這諸多防護時,半空中,那些肆虐的化靈風暴,也是呼嘯而來,狂暴的吹拂在了那片尸氣海洋之上。

    牧塵眼露好奇的望著這一幕,他也很想看看,這之前被他靈機一動封印起來的“化靈風”,究竟有著幾分威能。

    ...

    ...(未完待續。)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 强烈推荐的股票 体育彩票e球彩走势图 杠杆炒股的app合法吗 南宁麻将规则 美女捕鱼 有没有线上打南京麻将的群啊 捕鱼达人2单机免费版 浙江体育彩票20选5走势图 黑金团队官网 浙江20选5开奖玩法 一肖中特免费选料 北京pk10是正规彩票吗 平特一肖研究方法 极速赛车正规网址 打字赚钱网站 东方6十1中奖查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