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靈脈之秘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咻!

    天地之間,兩道璀璨流光,猶如隕石一般劃過天際,流光過處,空間盡數的崩塌,毀滅波動散發出來,令得整個天地都是在為之顫抖。

    那兩道流光并沒有采取多余的手段,而是直接以最為蠻橫的姿態劃過天際,最后轟然撞擊在一起。

    轟!

    那等撞擊,卻是有著無邊無盡的靈光自天空上肆虐開來,數萬里之內,高空上的云層被瞬間摧毀得干干凈凈,蔚藍天際,空空如也。

    而雖然雙方的戰斗已是在九天之上,但依舊是有著余波擴散下來,令得下方那一望無盡的大地都是在震動,大地板塊被撕裂...

    這看得不少地至尊強者頭皮發麻,這等攻勢,就算是余波,恐怕都不是他們所能夠承受的。

    咚!

    在那無數道震撼視線的注視下,高空上,璀璨靈光爆發間,兩道光影也是在下一瞬間倒射而出,他們身后的空間,盡數蹦碎。

    牧塵退后數千丈,身軀微震,那徹底化為靈力,猶如璀璨晶石般的身軀表面蕩起一圈圈的漣漪,便是將那種恐怖的力量化解而去。

    而在那對面,玄天老祖倒僅僅只是退后了千丈左右,而他的靈體,與牧塵略有不同,在其身體表面,猶如是銘刻著周天星辰,星辰閃爍間,輕易的就將所有侵入體內的力量吸收化解。

    兩人這番交鋒,顯然還是老牌天至尊的玄天老祖微占上風。

    不過雖說如此,但玄天老祖的面色,反而是變得凝重了許多,經過這一次的正面硬碰,他已是察覺到,牧塵的這天尊靈體,雖說才剛剛凝煉而成,但卻出乎意料的凝實,顯然,后者以往的底蘊極深,根基非常雄厚,并非僅僅只是依靠機緣一步登天。

    而在玄天老祖面色凝重時,牧塵倒是若有所思,他盯著前者那具天尊靈體,同樣能夠感覺到兩者間有些區別。

    他的天尊靈體,通體璀璨如水晶,極為的純凈,而玄天老祖的天尊靈體,則是暗蘊著周天星辰,散發著一種奇異奧妙之感。

    “看來這應該是天尊靈體的強化方式...不過我才剛剛晉入這個層次,對于天至尊的修煉還頗為的陌生。”

    牧塵在心中自語,畢竟他的修煉,始終都是依靠自身,并沒有長輩的隨時指點,同時背后也沒有超級勢力,自然在這上面要缺少一些經驗。

    不過,在與玄天老祖交手的時候,牧塵卻是隱隱的有所感悟,仿佛是觸及到了什么。

    所以,他的目光微閃了一下,忽然再度暴射而出,猶如一道流光,攜帶著磅礴氣勢,直接沖向玄天老祖。

    他沒有動用任何的神通之術,就完全是憑借著天尊靈體的強悍,施展著最為粗暴與蠻橫的肉身攻勢。

    因為在晉入天至尊之后,肉身轉化為純粹的靈力,那舉手投足間,都是擁有著無法形容的浩瀚之力,毫不客氣的說,此時的牧塵即便是隨意的一拳打出去,那所具備的威能,恐怕都不會遜色他之前動用的八部浮屠。

    “哼,憑借你這最初步的天尊靈體,也想與老祖我斗?”

    玄天老祖瞧得牧塵這架勢,卻是一聲冷笑,只道是牧塵先前落入下風不服氣,不過對于后者這舉動,倒正是合他心意,畢竟靈體相斗,他可是穩穩占據上風的。

    因此,他身軀一震,身軀之上,周天星辰閃爍光芒,然后也是暴沖而起,化為一道流光,與牧塵再度沖撞在一起。

    轟轟!

    高空之上,兩道流光不斷的沖撞,他們糾纏在一起,憑借著肉身之力硬憾,每一次的拳腳碰撞,即便是殘影相碰,都將會帶起驚天動地之聲。

    一時間,高空上,仿佛是驚雷不斷,天地震蕩。

    而無數道目光,都是震撼的望著那兩道糾纏一起,不斷交錯而過的光影,因為牧塵與玄天老祖周身的靈光太過的強盛,所以天至尊之下的人,若是看得久了,便是感覺到雙目刺痛,體內靈力都是隨之震蕩。

    不過雖說不能持續的觀看,但眾人都是看得出來,此時的兩人交鋒,顯然是玄天老祖占據著絕對的上風,每一次的對碰,都是牧塵被震退,但他卻是悍勇至極,即便是落入下風,但依舊爆發出狂風暴雨般的攻勢,源源不斷的轟向玄天老祖。

    “曼陀羅大人,府主似乎局面有點不對啊。”柳天道等人望著這一幕,不由得有些擔憂的道。

    曼陀羅與靈溪對視一眼,倒是顯得頗為的平靜,因為他們對牧塵太了解了,眼前的后者,根本就沒有施展任何的殺招,只是憑借著那強悍的靈體在作戰。

    她們可是很清楚,牧塵身懷一氣化三清與八部浮屠這兩道大千世界頂尖的絕世神通,但眼下他卻是一個都沒動用,顯然是在以那玄天老祖為磨刀石,借助這場戰斗,感悟天至尊的不同之處。

    咚!

    九天之上,天空震動,又是一次兇悍無匹的轟擊,只見得牧塵的身軀一震,倒射出數千丈,步伐落下時,連虛空都在崩塌。

    不過雖說被震退,但牧塵的眼中,卻是掠過一抹精光。

    他眼神灼灼,在先前一次次的與玄天老祖硬憾時,他也終于是漸漸的察覺到,玄天老祖的天尊靈體與他究竟有何不同的地方了。

    每當他的靈力侵入玄天老祖體內是,他身軀之上那些周天星辰便是會運轉起來,將這些入侵的靈力盡數的化解。

    那種星辰運轉的化解之力,比起他這種硬生生承受的方式,顯然是高端了一大截。

    這說明玄天老祖的天尊靈體,比他要更高級。

    他的天尊靈體,固然強橫,但卻是與自身仿佛隔著一層難以察覺的隔膜,那層隔膜,令得他的天尊靈體,未曾具備這些奇妙的能力。

    而反觀玄天老祖,則是將此展現得淋漓盡致,所以才能夠在與他的一次次對碰中,占據上風。

    “我的血肉,骨骼,甚至血肉都是靈體化了,若是還有隔膜,那就應當是在身體的更深處...”牧塵的目光閃爍,心中念頭飛速的轉動。

    某一刻,一道靈光劃過腦海,先前與玄天老祖一次次對碰時心中閃過的那些感悟,也是在此時福如心至的涌現而出。

    “我知道是什么了!”

    “是靈脈!”

    牧塵眼神深處掠過一抹了然之色,所謂靈脈,每一個最初修煉的人,恐怕都會對其記憶尤深,在剛開始修煉時,靈脈等級越高的人,其修煉速度,也會更快。

    牧塵猶自還記得,在那北蒼靈院的時候,他的大敵姬玄,便是擁有著天級靈脈。

    只不過后來隨著實力達到某種程度后,靈脈之說便是逐漸消匿,很多人認為,靈脈只是修煉最初有著作用,但到了往后,作用便是會越來越小,甚至于無。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倒也的確有著一些道理,甚至連牧塵都這般的認為,但在先前的那一瞬,他方才明白過來。

    那身體深處的靈脈,并非是沒有作用,而是很多人都沒有那個實力將其真正的煉化,而擁有這個實力的人,必須達到一種必要的條件。

    那就是踏入天至尊,修成天尊靈體。

    唯有將肉身與靈體之間轉化,方才能夠感應到身體深處的靈脈,進而才能夠將其煉化,讓自身的靈體化,達到圓滿的程度。

    牧塵凌空而立,俊逸的面龐上露出一抹笑容,其實在踏入天至尊境,成就天尊靈體的時候,他就隱約有所感覺,似乎是缺了什么,而如今與一位真正的老牌天至尊交手后,終于是明白了缺陷為何。

    此時玄天老祖也是瞧見了牧塵的神色,當即眼神一凝,微微沉思,便是洞穿了牧塵此番作為的目的,當即嘴角都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暗感惱怒,這個小子,竟然將他玄天老祖當做了陪練,借助與他之間的戰斗,來完善自身的缺點。

    虧得他先前還說牧塵心高氣傲,是不愿意服輸,哪知道人竟是故意在這上面與他激戰,從而摸索出天尊靈體的圓滿之道。

    玄天老祖面目陰翳,他盯著牧塵,咬牙道:“看來你這小子倒是聰慧,竟然這么快就知曉了你這天尊之體的缺陷。”

    “沒錯,老夫就明白的告訴你,唯有煉化了體內的靈脈,方才能夠讓天尊靈體圓滿,而且,越是強橫的靈脈,一經煉化之后,那天尊靈體就越是神妙。”

    “不過,就算你知曉了又能如何?臨陣磨槍,又有何用?!”玄天老祖譏諷的道。

    這些經驗,從某種意義而言,也算不得什么秘密,以牧塵的能力,即便今日沒與他交手,想來日后也會領悟出來,只是會花費一些時間罷了。

    而且,知曉是一回事,想要煉化又是另外一回事,至少,他眼下可不會給牧塵煉化靈脈的時間。

    聽到這玄天老祖的冷笑聲,牧塵也是忍不住的一笑,道:“既然目的已經達到,那就不和你這老家伙玩了。”

    玄天老祖聞言,臉龐上的譏諷更甚,不過還不待他再次說話,卻是忽然見到牧塵單手結印,緊接著,后者身旁的空間震蕩,一黑一白兩道人影,自那虛空中緩步走出,眼神漠然的望向玄天老祖。

    兩道人影,與牧塵一模一樣,而當他們屹立在牧塵兩側時,兩股天至尊級別的無盡靈力,也是在此時浩浩蕩蕩的席卷開來。

    整個天地,都是在此時劇烈的顫抖起來。

    而那玄天老祖原本面帶譏諷的臉龐,則是在此時,一點一點的僵硬下來,望著那兩道與牧塵氣息如出一轍的兩道人影,繞是以他的老辣程度,內心深處,都是在此時掀起了驚濤駭浪...

    ...

    ...(未完待續。)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 中国体育彩票排列五开奖结果 英超赛程怎么安排的 来来安徽麻将苹果版 捕鱼来了弹头怎么换钱 微乐长春麻将安卓版下载 历届世界杯冠军表 大地棋牌玩法 股票交易新规则 江西省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贵州11选五前三直遗漏 联盟挂机赚钱软件骗局 上海时时乐彩票怎么样才可以买 亓和彩一肖公式 pc蛋蛋28 捕鱼来了线路检测 国际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