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補全降龍十八掌

    “咦,你與蓉兒成親啦?”洪七公瞪大雙眼,“什么時候的事情?”

    常威道:“就三個月前。”

    洪七公神情古怪:“蓉兒今年多大啦?”

    常威道:“她八月二十二的生日,還差三個月滿十六。”

    洪七公道:“也就是說,她跟你成親時,實歲還只十五?”

    “不錯。”常威緊盯著洪七公,就等七公說出一句:“三年起步,最高死刑!”自己就擲地有聲、氣壯山河地回一句:“那是十四歲以下!”

    可惜,洪七公并不是穿越者。而大宋法定婚齡,乃是男子十六、女子十四。因此七公只是嘿嘿笑了兩聲,沖常威比了個大拇指,跟著又有些詫異地說道:

    “黃老邪的性子我知道,他只欣賞似他那般英俊瀟灑、儒雅斯文的公子哥,素來不喜你我這等威風凜凜的赳赳武夫。像老毒物的侄子歐陽克,憑那副皮囊,倒可入他法眼,可你小子怎能討他歡心,讓他甘愿把女兒嫁給你?”

    常威郁悶道:“七公您這話說的,好像我就不英俊瀟灑似的……”

    七公訕笑:“這個,常威你當然也是非常……非常有氣質的,與老叫花不相伯仲……”

    “……”常威無語,只一臉“哀怨”地看著洪七公。

    “哈哈哈……”

    七公干笑兩聲,拍了拍常威肩膀,感慨道:“當初你跟蓉兒丫頭在一起時,我就覺你們兩個挺般配的,如今果然喜結連理,老叫花眼光好啊!嗯,你們成親時,我沒能趕上喜酒,也沒有送去賀禮,這樣,我就把你沒學全的三招降龍掌法,都教給你,權作賀禮吧!”

    常威傳九陽真經、易筋鍛骨篇給七公,只是單純地想幫七公療傷,報答他的傳功授業之恩,從未想過要以此作交換。

    不過七公愿意傳他剩下的三掌,他也不會假惺惺推辭——蓉兒可是一直惦記著,他的降龍十八掌還缺三掌呢!

    當下他雙手抱拳,一揖到地:“多謝七公!”

    洪七笑道:“你連九陽真經這等內功都舍得傳我,我傳你降龍十八掌,也不算什么,用不著如此鄭重其事。嗯,此次傳你三招掌法,乃是作為賀禮。你即使學全了降龍十八掌,也不必拜我為師。嘿,以你現在的武功,我若收你做弟子,所有的武林人士,都要笑話老叫花厚臉皮,撿個大便宜。”

    “隨他們笑話。”常威道:“反正在我心目中,七公您就是我的授業恩師。”

    他這話確實發自肺腑。

    若無七公傳他降龍十五掌,又以五絕宗師的眼界,給予他高屋建瓴的悉心指點,他武學天賦再高,也不可能有那般神速的進步。

    正因有洪七公那半個月指點,幫他真正夯實了基礎,他才能一步步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洪七公重傷在身,不能出招為常威示范,只能隨手比劃兩下,再口述心法。

    以常威如今的武學修養,即使七公無法演示招式,只要得了心法,再看七公簡單比劃兩下,一樣能很快學會。

    等黃蓉在船上廚房備好了酒宴,過來叫七公吃酒時,常威已將剩下的三招掌法學會,終于補全了降龍十八掌。

    整套的降龍十八掌,構成了一個完整的體系,十八種運勁發力的心法混融一體,練全之后,自能收發隨心、應用自如,各種勁力千變萬化、信手拈來。

    常威學全降龍十八掌,功力雖然沒有提升,但綜合實力再上層樓,天下第一已隱隱在望。

    時間已是晚上。

    船艙之中,八仙桌上,擺滿了黃蓉親手烹制的各色佳肴,色香俱全,令人望之生津,嗅之垂涎。

    常威與黃蓉請七公坐了上首,請郭靖、李莫愁坐了客位,然后總覺得少了一個人。

    尋思一陣,常威納悶道:“老頑童哪兒去了?”

    黃蓉撇撇嘴:“老頑童見著歐陽鋒,嚇得跑回來大叫‘快快有請黃大島主’,我說不可能請爹爹來,他就跳下船,跑掉啦!說什么要去桃花島搬救兵,可我瞧他逃走的方向,方明是大陸……”

    常威呵地一笑:“老頑童曾慘敗于歐陽鋒,心里有些怵他,以老頑童性子,跑掉也是正常。其實他不知道,以他如今的武功,真跟歐陽鋒放對,勝負還是未知之數呢。也罷,老頑童既然跑了,那便是他沒有口福。蓉兒,我們一起敬七公一杯。”

    說罷,小兩口敬了七公一杯酒,之后也不多說廢話,請三位賓客隨意吃喝。洪七自是不會客氣,迫不及待地大吃起來。

    郭靖、李莫愁稍有點拘束,不過見常威毫無架子,黃蓉笑語勸酒,七公也吃得開懷,兩人也漸漸放開,美美地吃喝起來。

    酒過三巡,郭靖試探著替楊康向常威求情:“常大哥,楊兄弟他也被吊在桅桿上小半天了,眼下天色已黑,海風甚大,能不能放他下來?”

    常威笑道:“放他下來倒是可以,不過我倒奇怪,他怎又跟完顏洪烈混到一起了?”

    郭靖無奈道:“楊兄弟打小錦衣玉食、養尊處優,從沒吃過苦,離開中都后,跟著楊大叔一起過了段務農賣藝的日子,實在受不了苦楚,和穆姑娘成親后沒多久,就偷跑出去了。我與莫愁受楊大叔夫婦及穆姑娘委托,四處尋找楊兄弟,前幾日找到了他的蹤跡,這才發現他又跟完顏洪烈走到了一起……”

    常威道:“原來如此。那這次你們把他帶回去了,下次他又要跑,你們怎么辦?要知道,他是真心要做完顏康,不想做楊康。”

    郭靖為難道:“這個,這個……”

    常威笑道:“要不打斷他的腿,讓他想跑都沒法兒跑,如何?”

    郭靖目瞪口呆:“這,這也太過了吧?”

    常威笑道:“既狠不下心腸,那他下次再跑,你們也只能眼巴巴瞧著。”

    郭靖想了想,一臉堅定地說道:“楊兄弟與我義結金蘭,是我郭靖的兄弟,無論如何,我都會設法勸他回心轉意,安心做楊康。”

    “那就祝你成功了。”常威也沒再多說什么,反正楊康是郭靖的兄弟,又不是他常威的兄弟,他連抓了兩次楊康,好事已經做得夠多,再多他也管不著了。

    再說,楊康的問題,歸根結底要怪丘處機——倘若丘處機沒有路過牛家村,哪來那么多破事?

    吃罷這餐喜酒,黃蓉又包了四包喜糖,發給洪七公、郭靖、李莫愁,連剛被常威放下來的楊康,都得了一包喜糖,教楊康受寵若驚。

    在船上休息一晚,次日一早,黃蓉駕船靠岸。

    眾人下了船,在臨近縣城租了棟院子,讓七公安心養傷。常威、黃蓉在此照料了半月,到七公九陽真經入門,能自行療傷時,方才告辭離去,繼續他們的天山尋寶之旅。

    【求票~】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