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3章 生啃

    半蛟口中噴吐出的能量球,因為過于凝實狂暴的緣故,呈現出深邃的黑色。

    能量球飛掠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但也是在孫藥眠剛剛打破蟲海的壁障后,便出現在他的面前。

    孫藥眠懵了,本以為費點功夫打破蟲海后,就到了自己大展神威的時候,可萬萬沒想到的是,他才看到蟲海外面的世界,世界就送了他這么一份大禮。

    “轟!”

    能量球在觸及孫藥眠身體的一瞬間,便轟然爆發開來,余波甚至蔓延到了方圓百米的范圍。

    劉懷東身后那尊孫思邈的石像,都是在抖動一番后,落下了幾塊大小不一的石頭,不過那些石頭全都被孫雅舉手投足間擋了下來,并沒有影響到正在恢復元氣的劉懷東。

    “媽的,核武器么這是?看來我還是小看了這幫王八蛋想讓我死的決心啊!”

    劉懷東呸了幾口,吐出因為剛才那場爆炸,而鉆進自己嘴里的灰塵。

    孫雅則是沒有回應,只是神色焦灼的盯著藥王廟外面,剛剛的爆炸動靜的確不小,她現在非常擔心孫藥眠的安危。

    不光是孫雅擔心,實際上自從外面打起來后,劉懷東的心也是一刻都不曾平靜過。

    夏侯軍的實力,他是親自領教過的,即便是有人跟劉懷東說夏侯軍可以單挑全盛時期的孫藥眠,劉懷東都不會有絲毫的懷疑。

    盡管孫藥眠論修為要高出夏侯軍一個品階,可孫老頭兒畢竟是把一輩子都賭在煉丹之道上了,真要論實戰能力,劉懷東估計他也最多就能跟個尋常凝神三品高手持平。

    這也正是為什么當初林長空明明只是凝神三品修為,卻可以打的孫藥眠,打的整個藥王谷都沒脾氣,被逼無奈之下不得不選擇把孫雅嫁出去了。

    所以劉懷東此刻坐在藥王廟里恢復體力,也是有些如坐針氈,滿腦子除了對外面四人的擔憂外,就是想著拼命汲取身前一堆天材地寶里蘊含的靈力。

    甚至于兜里的電話響了好幾遍,劉懷東都沒工夫拿出來接一下。

    好在當藥王廟前煙塵散去時,劉懷東才看到孫藥眠還完好無損的站著,頓時松了口氣。

    嗯……孫藥眠應該算是完好無損吧,除了衣服破了點,身上臟了點之外,好像也沒什么大毛病。

    “小子,你這個驚喜讓老夫有點措手不及啊,你說這么大個驚喜,我該怎么給你回禮呢?”

    看著對面的努查和多蘿西二女,孫藥眠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幾下,向來注重養生的孫老頭兒這會兒也由不得心里生出了幾分火氣。

    畢竟是堂堂凝神二品高手,距離傳說中的陸地神仙,也就是特么那段說近不近說遠不遠的距離,更何況這老頭兒還是藥王谷的話事人了。

    就這些身份哪個往臺面上一擺不嚇死個人?可今天卻愣是被一個凝神五品的小輩給整的如此灰頭土臉,這口氣孫藥眠能咽下去么?

    肯定是不能的,所以他當下直接就施展開身法,躋身來到努查對面,先是冷哼一聲用氣機震開了多蘿

    西和多尤也二女,緊接著就跟努查你來我往的動起手來。

    說是你來我往,實際上努查也就是勉為其難的擋了孫老頭兒三個回合,三招之后他就被孫藥眠伸手捏著脖子,跟拎小雞似的從地上提了起來。

    “這幾年,你們絕命堂禍害了不少我華夏大地的醫字門傳承者啊!”

    孫藥眠瞇縫著眸子,看著被自己掐脖子拎起來的努查,眼底竟是難得一見的涌現出了幾分殺機。

    這樣的殺機,即便是孫雅被逼著要嫁給林子嘯時,孫藥眠的臉上也不曾出現過。

    這就是華夏醫字門人普遍對絕命堂的態度,就好像雙方之間有什么國仇家恨似的,畢竟這些年來,因為有絕命堂的存在,以至于醫字門實力不濟的人根本就不敢隨意行走江湖,做人都得偷偷摸摸的。

    而且絕命堂成立至今,手上沾染的華夏醫字門的鮮血,已經多到足以書寫一部血淋淋的歷史了。

    努查感受到孫藥眠眼底綻放出的殺機后,腦子里頓時嗡的一聲,情急之下他直接扯開嗓子大喊道“夏侯軍,你他媽個王八蛋還要看戲看到什么時候!”

    話音未落,剛擺脫了三大長老和孫愷的夏侯軍,便是一個縱身來到孫藥眠身邊,連句裝逼的臺詞都沒給自己整一句,二話不說就是一掌拍向孫藥眠胸口。

    起先孫藥眠并不在意,只是想著抬手擋一下的,可當那一掌臨近自己胸膛時,孫藥眠才清楚的察覺到其中所含的強大力道。

    當下迫于無奈,孫藥眠只得一把松開努查,原地旋轉半圈侃侃躲過夏侯軍的一掌后,再快速身形暴退,與夏侯軍拉開一段距離。

    “絕命堂的三眼真君?果然名不虛傳,后生可畏啊!”

    避開了夏侯軍突如其來的一掌,孫藥眠便是在心底開始正視起這個雖是晚輩的對手。

    夏侯軍抿嘴一笑,云淡風輕的回了句,“咱倆搭個手唄,你要是對努查出手,我就去宰了那三個老頭兒還有孫愷,相信我,你殺一個努查的時間,他們四個里我起碼能帶走兩個。”

    “呵呵,外界都傳言三眼真君不光實力超群,還是個名副其實的武癡,執行任務時專挑硬骨頭啃,看來這傳言是真的了。”

    夏侯軍眼皮挑起,沒有正面回應孫藥眠這個問題,反倒是扭頭對努查囑咐道“那四個已經被我打廢了,你和你兩個姘頭去陪他們玩玩吧。”

    “我草……我他媽發現了夏侯軍,這筆買賣怎么做你特么都不虧,怎么做都是讓老子在生死線上徘徊!”

    努查扭頭看了眼被夏侯軍用法力波動強行推開,此時正踉踉蹌蹌的從地上爬起來的四人。

    夏侯軍聞言頓時眉頭一皺,目光鄙夷的開口,“他們四個已經被我打廢了,這樣你都解決不了的話,絕命堂留著你這種廢物還有什么用?”

    “你說的真特么比唱的好聽!”

    努查怒喝一句,反身指著三大長老和孫愷等人,“剛才那么大動靜你沒聽見嗎?是,他們四個被你打廢了,可我他媽為了給你拖

    住孫藥眠這老家伙,法力也幾乎被抽空了三分之二好不好!”

    “不跟你廢話了,大不了選擇權交給你。”夏侯軍白眼一翻,沒好氣的說道“你是選擇繼續跟孫藥眠玩, 還是帶上你那兩個姘頭去應付后面的四個,你怎么選我都配合你總行了吧?”

    這話聽起來好像是把大權放在努查手中,可實際上誰都知道,努查這會兒心里肯定是苦的跟吃了口屎似的。

    憋著嘴沉默片刻后,努查最終指著夏侯軍的背影,惡狠狠的說了句“你有種”,旋即便沖多蘿西和多尤也二女使了個眼色,三人齊齊沖向第一個站起來的大長老。

    至于夏侯軍,則是完全沒把努查剛才的威脅放在心上,只是目光灼灼的盯著對面的孫藥眠。

    還是一如既往的作風,沒給自己安排一句開場白,鉚足了力氣沖上去就是干。

    對于他這種蠻橫的風格,孫藥眠顯然也是有些不適應,但事已至此,孫老頭兒也就只能一邊擔心著三大長老以及孫愷的安危,一邊觀察著劉懷東的狀況,同時硬著頭皮跟夏侯軍開始交手了。

    眼看著外頭的場面再次亂作一團,劉懷東不禁皺了皺眉頭,對旁邊心急如焚的孫雅開口囑咐道“你回一趟谷里吧。”

    孫雅扭頭看了他一眼,沒有開口,但眼睛里卻是滿滿的疑惑不解。

    劉懷東反手撒下一把化成齏粉的極品靈石,頓了頓接著開口,“告訴里面的人一聲,等會兒我運行護山大陣時,或許會借用一部分他們的力量,到時候護山大陣會自行抽取他們的真氣和法力,你讓他們別反抗就行。”

    “那你……”

    孫雅聞言點了點頭,但對于劉懷東這邊,還是有些不放心。

    劉懷東嘴角泛起幾分苦澀的笑意,緩緩搖頭道“放心吧,外面現在打的那么熱火朝天的,誰能顧得上我啊?再說……我的法力也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去吧。”

    “好!”

    得到劉懷東的回應后,孫雅馬上重重點了點頭,隨后又深深的看了劉懷東一眼,這才轉身繞過那尊藥王石像,徑自奔入谷中。

    孫大小姐入谷后,劉懷東猶豫片刻后,終究還是從玄光玉里取出了一塊歲數有一千多年朝上的何首烏。

    千年分以上的藥材,當時先祖遺跡里滿打滿算也不過三株而已,如今被劉懷東用了這塊何首烏的話,如此至寶他的玄光玉里也就剩下兩株了。

    那塊何首烏躺在劉懷東手中,似乎知道自己將要面對什么樣的命運,竟然直接向劉懷東的腦海中傳達出了一種畏懼的念頭。

    很顯然,這家伙也已經衍生出幾分靈智,距離成精也已經不遠了。

    劉懷東有些肉疼的看了眼那塊千年何首烏,雖然心疼,但也知道眼下形勢比人急,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的道理他也明白。

    所以,最后那塊千年何首烏直接被劉懷東塞進了自己的嘴里,生啃了!

    s書友群招新,qq群號(184199046),歡迎各路豪杰加入哈~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