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5章 塵埃落定時

    當白虎幻影逼近努查時,已然從三丈大小變成了只比巴掌略大的體積,但表面卻在散發著樸實無華的白色光澤,看似無比凝實。

    那團白光,正是當力量被壓縮凝聚到一定程度時,由量變到質變的體現!

    努查感受到身后突然傳來的莫大危機感時,不由得扭頭一看,這時那頭比巴掌略大的白虎,依然張牙舞爪的飛撲到了離他不足三尺的距離。

    一時間,努查眼中瞳孔急劇縮緊,就像是親眼目睹了死神將鐮刀遞向自己的畫面般。

    不過就在那千鈞一發之際,努查的眼角余光卻突然捕捉到從自己身邊狂奔而過的多尤也。

    劉懷東催動了四象法陣后,基本上努查和夏侯軍,還有多蘿西和多尤也姐妹,都是跟沒頭蒼蠅似的四散而逃,光是天上那四只虎視眈眈的神獸,就連夏侯軍看了心里都有些突突。

    原本對自己的人生已經不抱什么希望的努查,看到即將與自己擦肩而過的多尤也時,已經絕望的目光里,再次涌現出幾分希望。

    下一刻,就在那頭白虎探出的前爪,已經快要穿透努查的胸膛時,只見努查猛地后退一步,竟是直接扯過了從自己身邊跑過去的多尤也。

    “噗嗤!”

    那頭體型只比巴掌略大的白虎,毫不猶豫的貫穿了多尤也的胸膛,在好好個佳人那挺翹的一對胸脯子上,鉆出了個拳頭大小前后通透的血窟窿。

    饒是如此,四象大陣的白虎陣仍舊還有幾分余位,直接順勢貫穿了努查的肩膀。

    不過有了多尤也這個人肉擋板,那頭白虎的力量也已經被削弱了不少,到努查身上也頂多就是穿透了他的肩胛骨而已,并沒有順便把努查也一并帶走。

    多尤也臉上寫滿了詫異,只見她低頭看了眼自己胸膛上的血窟窿,又扭頭目光有緣的死死盯著面不改色的努查。

    最終,這個可憐的女人還是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大口的喘著粗氣,嘴里往外冒著血沫子,隨時都有要咽下最后一口氣的架勢。

    “妹妹!”不遠處的多蘿西親眼目睹了妹妹倒下的過程,頓時一股熊熊的怒火涌上心頭。

    多尤也躺在地上,瞳孔已經有些渙散了,但還是把目光投向姐姐聲音傳來的方向,無聲的動了動嘴,“走……快走啊!”

    說完這話,多尤也嘴角便泛起幾分笑意,徹底斷絕了最后的一點生機。

    “啊!”

    多蘿西發出一聲哀嚎,目光怨恨的看向根本沒管多尤也死活,躲過一劫后就直接往山下跑去的努查,兩行熱淚順著她的臉頰落下。

    最終,多蘿西還是遵從了妹妹最后的遺愿,只見她咬緊牙關,揮手狠狠的抹去了臉上的淚痕,而后便徑自往山下狂奔而去。

    “吭!”

    就在這時,太白山上空,一陣嘹亮的龍吟響起,聲傳九州,震撼著所有人的心扉。

    九天之上,青龍幻影直沖而下,正對著努查的背影俯沖而去,同時朱雀和玄武也是齊齊降臨在夏侯軍頭頂。

    很顯然,

    劉懷東壓根沒想著對只是煉氣期巔峰的多蘿西出手,費了這么大勁擺出如此陣仗,他要的訴求就是把努查和夏侯軍二人給留在這里!

    青龍幻影帶著雷霆萬鈞之勢直逼努查而去,這時努查目光不禁左顧右盼起來,可當他看到多蘿西不光是已經跑到了自己前面,而且還跟自己有很長的一段距離時,眼底頓時就涌現出幾分絕望。

    當下努查冷哼一聲,竟是在生死一線間,悍然轉過身去正對著那頭青龍,血紅色的神秘紋路頃刻間遍布他全身上下,同時他也祭出了自己的本命蠱蟲。

    戰神之軀再加上一條半蛟,努查要硬抗這四象大陣的青龍陣!

    夏侯軍同時面對左右夾擊自己的朱雀幻影和玄武幻影,向來自恃底蘊淡定從容的他,此刻腦門上也是不自覺的滲出了幾滴冷汗。

    在劉懷東不顧一切的法力催動下,朱雀、玄武,以及努查那邊的青龍,幾乎是同時對各自的目標發起了進攻。

    努查悍然喚醒戰神之軀后,那條半蛟依附在他身上,化作一道蛟龍紋身呈現在主人胸前,將二者的力量合二為一時,努查這才目光決絕的一拳轟向對面的青龍。

    此時那條青龍幻影,已經從之前的五丈長短,縮小到了不足兩米的長度,同樣的,幻影中所蘊含的力量,也是因此而變的無比凝實。

    夏侯軍則是突然猛的提起全身氣機,整個人就跟特么個蒸汽機似的,龐大精純的法力從他全身上下的每個毛孔中流溢而出。

    緊接著只見夏侯軍兩臂平舉如一桿標槍般,同時左右雙手各自在虛空中猛然一握。

    接下來,在他的左右兩邊,虛空中竟是形成了兩面若隱若現的屏障,就好像他那憑空一抓讓空間都變的凝實起來一般。

    “轟……轟,轟!”

    三頭神獸幻影同時撞在努查和夏侯軍身上,強大的靈力波動,使得整個太白山都為之地動山搖。

    還好劉懷東在布下護山大陣的同時,也加入了一個簡易的幻陣進去,以至于山下的村民和附近的普通人看不見也聽不到這里的狀況。

    否則他們這幫人大半夜的搞這么大動靜,萬一打擾到普通人的生活,那肯定是一個沒跑的,都得被帝都有關部門請去喝茶。

    幾個呼吸之后,風波漸漸平息。

    孫藥眠和三大長老,以及孫愷等人都目不轉睛的盯著努查和夏侯軍的立足之處,想要看看這四象大陣全力發動之下,到底能達到個什么效果。

    劉懷東也是在孫雅的攙扶下,緩緩走出藥王廟,瞇縫著眼睛,死死盯著不遠處那兩個塵埃還不曾落定的地方。

    “不用扶著了,我沒事的。”

    “可是你……”

    孫雅看著劉懷東那滿頭近乎及腰的白發,俏臉上頓時浮現出揪心的表情。

    面色蒼白的劉懷東虛弱的擺了擺手,咧嘴笑道:“沒事,不就是透支了點生命力加持在四象大陣上了么,死不了的。”

    孫雅無奈之下,只得遵從他的意愿,松開了攙著劉懷東胳膊的雙手。

    這時孫藥眠和孫愷等人才留意到,劉懷東那一頭顯眼的白發,當下四人也是不由得一陣心驚。

    藥王廟不過一門之隔,前后連十分鐘都不到的功夫,劉懷東進去再出來,就仿佛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這邊好幾雙眼睛正在注視著對面時,終于,空氣中的煙塵也漸漸散去,最終劉懷東能夠依稀看見塵霧中站著兩個人影。

    夏侯軍的樣子有些狼狽,身上沾了不少塵土,兩手的掌心處更是血肉模糊,就跟一巴掌抽在砂光機上似的,簡直不忍直視。

    煙塵散去后,夏侯軍略顯狼狽的喘著粗氣,只是靜靜的看了劉懷東一眼,留下一個復雜的眼神后,什么也沒說,徑自轉身朝山下跑去。

    孫雅見狀剛要追上去,劉懷東卻突然伸手將她攔下,“算了,想不到朱雀陣和玄武陣齊出,他也不過才受了這么點傷,四個老爺子現在又不在狀態,憑他的實力你追上去也沒什么用的。”

    “可是……”

    孫雅剛要開口,看見孫藥眠和三個長老也沖自己微微搖了搖頭,這才悻悻然的放棄了自己的想法。

    不過努查那邊,顯然就沒有夏侯軍這么輕松了。

    煙塵散去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努查,只見這個青山苗寨堂堂的大戰神的代言者,竟然齊肩斷掉了一整條胳膊!

    肩膀處的傷口還在不斷的往外滲血,劉懷東看到這一幕,不禁皺了皺眉頭。

    努查則是滿頭大汗的看著劉懷東,嘴角泛起幾分猙獰的笑容,“很遺憾對吧?你不惜透支生命力來催動四象大陣,也沒能要了我的命!”

    “呵呵,四象大陣沒要了你的命,你當我們這里這么些人是擺設么?”劉懷東雙手背在身后咧嘴發出一聲嗤笑,“別說你現在也是元氣大傷,就算你是全盛時期,這里七個凝神高手,還留不下一個你了?”

    “哈哈哈,你說的不錯,雖然你們幾個也都狀態不佳,但只要七人同時出手,留下我還是很簡單的。”

    “你也明白這個道理啊?那我就想不通了,你到現在怎么還這么有底氣呢,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么?”

    劉懷東給自己點上一根煙后,十分瀟灑的吞云吐霧著,同時妄圖先從精神上對努查施加一些壓力。

    不過很可惜,他的施壓效果貌似并不顯著,因為所有人都看得出來,此刻努查臉上的那份淡定從容,根本就不是裝出來的,好像是真有什么保障讓他可以不用擔心被七人圍毆。

    注意到這個細節后,劉懷東眉頭不由得往鼻梁處靠攏了幾分。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都特么到這份上了,今天如果不把努查這個隱患解決掉,以后的日子里那必定是后患無窮!

    就在劉懷東和孫藥眠等人都有所不解時,只見努查則是抱著自己斷了一臂的膀子,嘴角泛起一抹戲謔的笑意。

    “哈哈哈,你還是想辦法處理好自己眼下的問題吧劉懷東,不妨看看你的胸口,如果你解決不了這個問題,你的修為可是一輩子都不用再想精進了!”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