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風雨欲來

    夫君不要帶球跑正文第672章風雨欲來純兒這不著調的童言童語,引來哄堂大笑。眾人一回頭,便看到一串兒小蘿卜頭。

    領頭的,是牽著純兒的樸素心,不過,與其說他牽純兒,不如說是純兒拽著他~~但看兩人那角度不同的身體傾斜度,便知他是被純兒拼命拉到拜堂禮殿的。

    可純兒畢竟是個幼小的孩子,若無大人指引,他如何能知道自己娘親正在這里拜堂納夫?

    再見初開心扉之人,又在眾目睽睽下闖入并打斷關鍵之禮,樸素心的清純臉龐紅得比桃花還艷。

    他和純兒身后,則是風云、穎兒、張?,以及張媞的兒子張珂、女兒隨心。

    牽著張珂和隨心小手的人,則是隨其一起出現在視線里的樸長老。

    樸長老甚是清瘦,看起來好似渾身都沒幾兩肉,她的腳剛跨進門檻,便依次朝坐在主位的楚青璇妻夫二人、楚晗及新郎們抱拳致歉“宮主、主夫、少主、各位少主新夫,沒能哄住小公子,實在慚愧!”

    楚青璇正要說話,門外卻傳來楚語然的聲音“將他們抱走。”

    “是,少主君!”

    隨著沐晨和汩沨的應聲,人也快步走了進來,一人抱起穎兒,一人抱起純兒。

    張媞則和夫郎欒曉桑上前領回自己的孩子,并向樸長老連聲道謝。

    珂兒和隨心是幾個孩子中最為幼小、最為難帶的,樸長老能令人將兩娃一起帶走照看,實屬不易。

    穎兒本就乖巧,見是楚語然發話,只怯怯叫了聲“大爹爹”,便任由汩沨將自己抱出去。

    純兒卻在沐晨的懷里如泥鰍般拼命扭動小身子,哭鬧不已“我要娘親!嗚嗚……我要娘親!我要爹爹!嗚嗚……娘親!爹爹!你們是不是不要純兒了!嗚嗚……”

    聽自個兒身上掉下來的肉哭得凄慘無比,千羽不由腳步一動,楚晗伸手按回他,溫聲道“先拜堂。”

    任天游見狀,連忙重復大喊“妻夫對拜!”

    與楚晗相對而立的五位新人更怕錯過吉時,聞聲躬身便拜,直到起身后聽任天游喊出“送入洞房”四個字,心里方松一口氣。

    楚晗回來后沒和他們卿卿我我就閉關修煉,又連續修煉幾個月才出關,使得他們都有一肚子的話想跟她說。可大婚更是他們日之所思、夜之所想的事,所以再多的話,也要等新婚之夜再傾訴。

    “爹爹嫁給娘親,純兒也要嫁給娘親,嗚嗚……純兒也要嫁給娘親,嗚嗚……放開我,壞人!嗚嗚……”

    純兒的哭聲漸去漸遠,千羽心里雖有些焦灼不安,卻還是忍了下來,與另四人各回自己的大殿寢房。

    此時,無憂和紫汐也都已有了自己的單獨殿院,殿內殿外更是被布置一新,桌布,繡凳,紗帳,床單,軟被……哪兒哪兒都是充滿喜慶的紅色,令人如進溫暖海洋,情緒亦不由自主地熱烈起來。

    除了紅色的人、紅色的物,紅色床面上還鋪滿紅棗、花生、桂圓、陽女果和蓮子,寓意早生貴女貴子,且要一女一男、一女一男或一男一女、一男一女地花著生。

    殿內喜慶之色與身上的大紅嫁衣交相輝映,五位被身穿喜慶新裝的殿奴扶到床邊的新郎,看著將外殼染成紅色的花生、桂圓等物,露出不同笑容的同時,心里也有絲犯怵晚上得在這些吉祥卻硌人的東西上面睡滿一個時辰,方能將它們掃至睡枕兩邊及喜床四角。

    一個時辰啊……

    與妻主在洞房之夜親密接觸的一個時辰,怕也是躺得最不舒服的一個時辰……

    他們正站在各自大殿的內室床邊微思的微思,撇嘴的撇嘴,便聽到數對腳步聲魚貫而入,轉臉透過紅紗蓋頭一看,竟是數名奴婢端著鋪有紅緞的紅木新托盤走了進來,新托盤里置有各種顏色的吃食。

    待看著便令人食指大動的多彩佳肴端到桌上,懂得甚多、接有特殊任務的喜奴們將五位新郎請到桌邊,他們方才發現,最先擺在自己面前的,是一碗半邊青翠、半邊雪白的漂亮餃子。

    蓋頭半掀,紫汐殿的新郎被喂一餃。

    秀氣文雅地咬上一口,紫汐不由睜大眼睛輕輕“唔”了一聲,但還來不及說話,執筷喂食的喜奴便彎腰笑問“生不生?”

    細膩敏感的紫汐立即明白了什么,愣是紅著臉吞下根本沒煮熟的餃子,羞答答聲若蚊蠅“生。”

    而無憂那邊,餃子剛進嘴,他就蹦了起來,卻在張嘴欲吐時,被身旁的喜奴急聲制止“別吐!”

    見無憂怒目瞪過來,喜奴才躬身笑道“少側夫,這里的每道吃食,都是有講究有說法的。奴現在只問您,生不生?”

    無憂自是不傻,轉了轉眼珠,雖然還沒完全明白,卻也不吐了,點點頭道“生。”

    喜奴道“少側夫,您得把餃子吞下去再說,如此,您的吐字才清晰可聞。”

    無憂嚼了兩下,眉臉立即皺巴起來,卻還是忍著生感吞下餃子“生!真生!”

    喜奴笑道“少側夫吉言妙語,定能稱心如意、早生貴女!您若能高高興興的說,就更好了!”

    無憂這才恍然大悟,想都不想,便大聲嚷嚷“生!真生!”

    眾奴見了,不由掩唇輕笑,又齊聲道“祝少側夫早生貴女!”

    無憂嘿嘿直樂,還伸手摸向自己的肚皮。摸著摸著,他突然哎呀一聲,似想起什么般用自己的右拳輕擊左掌,自個兒又笑又惱“我真是犯迷糊了!楚姐姐外出不歸,回來后又連續閉關幾個月,跟我話都沒說上幾句,肚子里怎么可能已經有了寶寶?難怪師尊罵我腦子缺根筋……”

    派請過來的喜奴和分配到無憂殿的殿奴聞言,雖不敢笑出聲,肩膀卻忍不住直抖。

    千若和千羽均是已生過娃的人,且生的都是男孩,看著滿床喜物,最大的想法不是它們有多硌人,而是希望能借吉祥喜物添個女兒。只要能達成心愿,別說一個時辰,就是躺在上面一整晚,也愿意。

    咬上生餃子被問“生不生”時,二人的反應也比紫汐和無憂快,千羽淡定點頭“生。”

    千若則是帶著羞意低了低頭“生。”

    另一邊,琉火卻格外不同,不但倒在床上躺了躺,還順手摸了顆紅棗扔進嘴里,又摸了顆花生剝吃了。

    喜奴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竟愣在那里不知道該不該制止,就那么呆呆看著格外不同的少側夫吃完花生吃陽女果,吃完陽女果又將蓮子夾在指間。

    待餃子端來、人坐到繡凳上,異國新郎不但二話不說地吞下生餃子、對喜奴的問話笑答一人字“生”,還自己拿過筷子連吃兩三個,看得殿奴們一愣一愣。

    好在喜奴反應快,琉火每吃一口,他都立即笑問“生不生?”

    而琉火每次都簡約笑答“生。”

    喜奴心中微嘆您這是想生多少啊……

    琉火似看情人般,滿目深情地看著盤中餃晗,我要生一堆屬于咱倆的孩子!

    吃過生餃子,五位新郎又被喜奴們喂食各種菜肴,但不再直接喂到新郎嘴里,而是用筷子夾到喜碗中,由新郎自己吃。

    每道菜肴,喜奴都夾得不多,也就一口的樣子。而新郎每吃一道菜肴,喜奴都要笑問一句新郎必須回答的話,圖的全是吉利。

    吃完菜肴,是糕點。

    對于各種糕點,五位新郎都自覺地只咬一小口,因為怕撐著。

    別人娶夫,都是新郎枯坐到天黑,方才進行這些程序。

    名震天下的同時,寵夫也極度出名的楚晗,將寵夫之名再次升級,絕不允許自己的新郎被餓得前胸貼后背、渴得嘴巴直冒煙,還只能在洞房前吃上一口生餃子和幾口菜肴。

    別人的新嫁郎得挨餓受渴一整天,她的新郎們倒好,反怕撐著。

    楚晗的極寵與深愛,既羨煞旁人,又令新夫心里倍感甜蜜,即使人還沒來,也如在身邊。

    穿著大紅喜服多有不便,為防如廁,五位新郎都將肚子控制著只吃半飽,不料,被提前的程序剛剛進行完,楚晗便派人同時往各殿傳話有請新夫去宴廳,與妻主一起向賓客敬酒。

    這……

    五位新郎連同喜奴、殿奴齊齊愣住。

    喜宴大廳里的賓客和自家長老等人,已在短暫的面面相覷后,笑了起來。

    舒聊道“楚少主這次,可是開了許多大婚之禮中的先河,這也算是神皇風采吧?”

    被她視線掃過的賓客皆微笑點頭,任天游站起身道“那必須的!她若不破例,我們,啊?還有后人,都跟誰學?”

    “任道俠說得極是,”武孛笑看著她,“有此先例,待任道俠大婚時,便可堂而皇之地寵夫了。”

    眾人哄笑,張蘿揚聲道“任道俠,到時,我們可否去府上討杯喜酒喝?”

    張媞接道“正好看看任道俠是否能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任天游一邊瞧向坐在男客宴桌上的某人,一邊嘿嘿樂“只要你們不嫌我們紫竹山寒酸,酒水管飽!”

    白鷺修對她的目光視若未見,一臉淡然地垂眸端杯,輕抿一口香茶。

    武孛笑道“任道俠,追夫之路任重而道遠,你還需多多努力啊!”

    任天游剛要說話,五位新郎便聽話地來了。

    然而,未待他們跨進門檻,隨舒聊一起前來的小九九卻忽然飛過來高聲稟報“白云山莊少公子肖淺靈到!”

    咣啷!

    楚晗手中的酒杯掉了。

    ps12月3號結束老技術的學習,到時應該不會再斷更。不過也可能到時此文已完結、開新文了。

    。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