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將守的過去2

    干瘦的身體,忘記了疲憊,忘記了饑餓,此刻,在他的眼中,只剩下一個身體肥美的羊羔。

    他站起身,悄悄的摸向悠閑吃草的羊羔。

    “呼!”

    他猛地從后面撲向羊羔。

    受驚的羊羔拼命的掙扎,四條腿不停的撲騰,因為他身材瘦弱,沒有多少重量,雖然抱住了羊羔圓滾的身體,但也被羊羔帶著跑出十幾米遠。

    他的臉磕在草地上,滿臉的泥濘,下身被羊羔拖拽著行走,雖然身體火辣辣的疼,但他始終不放手,用力的抓著羊羔身上的長毛。

    羊羔上下跳躍,想甩開抓著自己的手,但那雙小手,卻像鑲在它身上一般,怎么掙扎都無法擺脫。

    忽然,小孩摸到了一塊硬物,是一塊有成年人拳頭般大小的石頭。

    他順勢抓起石頭,另一只手猛地一拽羊毛,羊羔發出痛苦的叫聲,他身體猛地向上飛去,另一只手,緊緊的抓著石頭,趁勢砸向羊羔的頭。

    “砰!”

    羊羔被砸的有些眩暈,倒在地上,四肢抽抽。

    他快速站起身,高高舉起手中的石頭,一下,兩下,三下…

    直到羊羔不再動彈,毫無聲息的躺在地上。

    他看著已經沒有聲息的羊羔,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凄涼的感覺。

    手中的石頭忽然掉落在地,他跪倒在羊羔身前,腦海中一片空白。

    他從沒有殺死過任何動物,也沒有為私欲而奪人性命的念想,過去,他一直吃酒樓,百姓家扔掉的食物。

    在他愣神時,不遠處,一雙綠油油的眼睛,正向他慢慢的靠近。

    他坐在草地上,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并且,身后傳來“沙沙沙”的草響,有東西在向自己快速跑來。

    他猛地向旁邊一閃!

    “呼!”

    風聲從耳邊劃過。

    一個灰黑的身影從身旁掠過,直接撲向躺在地上的羊羔。

    小孩定眼望去,看清前方的物體,竟然是一只灰黑色的野狼!

    野狼此時將羊羔壓在身下,轉過身,低俯著身體,口中發出陣陣低吼。

    小孩顫顫巍巍的站起身,弱小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心中充滿著恐懼。

    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野狼站在自己面前。

    野狼看著瘦弱矮小的人類孩童,仿佛一頓可口的大餐正在眼前。

    它竟然不先吃死去的羊羔,反而向著人類孩童慢慢走去。

    忽然,野狼四肢猛地一蹬,向著人類孩童撲咬過去。

    一張血盆大口,在小孩的眼前漸漸放大。

    他本能的蹲下身體,野狼從他頭頂直接掠過。

    一撲不成,野狼有些憤怒,快速調轉身體,惡狠狠的看著人類孩童,仿佛對躲開它血盆大口十分的不滿。

    “啊嗚!“

    野狼長嘯!

    “呼!“

    野狼再次撲向人類孩童。

    這次,他避無可避,直接被野狼壓倒在地。

    一張滿是獠牙的大嘴向他的腦袋咬來。

    不知是從哪里來的力氣,兩只瘦小的手,拼命的抵住野狼的脖子,用兩條手臂護住前胸,防止野狼的利爪抓向胸口。

    野狼脖頸拼命的向下壓去,瘦弱的小孩也拼命的抵住,兩股力量相互抵抗。

    “呵呵,有點意思!”

    小孩一驚,怎么會有人說話,難道是錯覺?

    “在這個殘忍的世界里,只有比對手更狠,更拼命,才有活下去的機會!干掉它,我將帶你走向人人敬仰的英雄之路。否則,你將成為它的晚餐!”

    小孩心中驚訝,這不是錯覺,而是真的有人說話。

    他艱難的仰起頭,一個身影出現在他的頭頂之上,由于是仰頭看,這個人的身體是倒轉的。

    八歲的年紀,他想不明白這人說話的意思,也不懂得世界的殘酷,因為他已經把這份殘酷當成了平常。

    但它心中卻明白一點,他要活下去,他必須要活下去,他不想死。

    想到這里,瘦弱的身體,頓時充滿了力量,仿佛打了一管興奮劑!

    他的指甲漸漸陷入到狼皮之中,從手指出留下滋滋腥臭的狼血。

    野狼的神情忽然變得疑惑,隨之又有了些痛苦。

    小孩的眼睛,看著順著胳膊留下的猩紅血液,他眼睛猛地一狠,十根手指用力的爪向野狼的脖子。

    “嗷嗚…”

    野狼猛地一退,發出陣陣低鳴,眼神更是兇狠的看著小孩。

    “呼!”

    野狼再次撲向小孩。

    這次小孩不躲不閃,直接迎著撲來的野狼,雙手猛地抱住野狼的身體,張開小嘴,用力的咬在他脖子下方的血管上。

    “嗷嗚,嗷嗚…”

    野狼眼神變得驚慌,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滾,試圖甩掉小孩。

    但小孩兩只手緊緊的抱住野狼的身體,小小的腦袋抵在野狼的下顎,讓它無法低頭咬倒自己。

    嫩小的牙齒更是死死咬住野狼脖頸處,最嫩的皮肉。

    小孩腦海就一個聲音,他要活下去,他要咬死這只野狼。

    不知過了多久,小孩猛地驚醒,冰冷的眼神恢復一絲神采。

    懷中抱著的野狼早已沒了聲息,而他的口中,一股咸咸的,腥腥的味道,非常的粘稠。

    他松開狼身,用手抹了一把嘴,只見滿手的猩紅血液,這是狼血!

    原來狼血是這個味道的!

    “不錯,不錯,出乎我的意料,不枉費我折返回來!”

    小孩身后再次傳來聲音,是那個人,在與野狼搏斗時,對自己說教的人!

    小孩轉過身體,看著身后,只見一個身體魁梧,穿著蒙人服飾的中年男人,微笑的看著自己。

    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件絕世奇寶。

    “睡吧,等你醒了,就到新家了!”

    話音剛落,小孩眼前猛地一黑,便不省人事了。

    (許多年后的某天,這個蒙人服飾的中年男人回憶道,當時他看到小孩被野狼壓住,兩個體型,力量完全不匹配在搏斗時,他本能的認為小孩必死無疑,所以轉頭就走了。

    在路上,他腦海中始終回放著小孩的面容,那不屈的身體,堅強不屈的面容,冷漠無情的眼神。

    不自覺的,他停下了腳步,掉頭又回去了。

    當他再次來到小孩與野狼搏斗的地方,野狼已經死去多時,而小孩全身僵硬,依舊保持著咬死野狼的動作…)

    當小孩再次醒來時,他已經來到了一個帳篷里,長長的通鋪,此時只有他一個人。

    “醒了?”

    小孩揉了揉眼睛,那個蒙人服飾的中年男子正坐在他的床前,一臉冷漠的看著他,與昨晚笑呵呵的表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是哪里?”小孩問道。

    “這是集中營,誕生英雄的地方!”中年男人說道,語氣十分的冷漠,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

    小孩沒有說話,整理一下破爛的衣服,便要向外面走去。

    “你去哪里?”中年男人問道。

    小孩停下腳步,轉頭茫然的看向中年男子,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

    他沒有家,沒有親人,只能回去繼續過著四處流浪的生活。

    “留在這里,讓我訓練。”中年男人說道。

    小孩疑惑的看著中年男人,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在他年幼的腦海里,還不知道訓練是什么東西。

    “咕咕咕…”

    小孩的肚子發出聲音。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轉身從身后的桌子上,拿出一只燒雞,一盤燒鵝,遞到小孩的身前。

    “吃吧,都是你的,留在這里,完成每天的訓練目標,你天天都能吃到這些!”中年男人冷漠的說道。

    小孩眼睛直勾勾的看著燒雞和燒鵝,剛才男人的話壓根沒聽清楚是什么,只是心中明白,完成中年男人讓他做的事情,他天天都有燒雞和燒鵝吃!

    小孩二話不說,拿起燒雞和燒鵝,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他從來沒有吃過這么完整,這么好吃的燒雞,燒鵝脆嫩的皮肉,讓他感覺幸福的要飛上云霄。

    中年男人看著小孩拼命吃著東西,眼中閃動著不易察覺的亮光。

    “你叫什么?”中年男人問道。

    小孩一愣,茫然的搖了搖頭,他一直都沒有名字,以前兇惡的大人倒是常稱呼他為小乞丐,小野狗…

    中年男人沉吟一下,說道:“以后,你就叫七號!”

    小孩一邊吃一邊點點頭,他不愿意放下手中好吃的雞腿。

    “吃完后,你換上床上的衣服,明天一早開始訓練!以后可以稱呼我為,教官!”

    說完,中年男人走出了帳篷。

    小孩扭頭看了一眼中年男人的背影,便繼續吃著手中的食物。

    當燒雞和燒鴨變成兩堆骨頭后,小孩爬上通鋪,摸著自己圓滾滾的肚子,心中暗道,原來吃飽是這種感覺,肚子竟然可以鼓起來,好神奇啊!

    他躺在通鋪上,閉上眼睛,嘴角微微上挑。

    第一次,他第一次內心感覺到滿足,幸福,開心。

    多少年后,他始終惦念著那只燒雞和燒鵝,那是他有生以來,吃過最好吃的菜肴!

    晚上,寬大的帳篷進來很多與他差不多大的孩子。

    總共有八個。

    “咦?你是誰?”

    “你是新來的嗎?”

    “你躺在了七號的床鋪上了。”

    ………

    八個孩子好奇的看著小孩,口中問道。

    “我…”小孩有些自卑,說起話來有些怯懦。

    他想起中年男人對自己說的話,回答道:“我叫七號。”

    “哦,好高興啊!我們又有一個新伙伴了!”

    “歡迎你加入到我們!”

    “我是1號!”

    “我是2號!”

    ………

    八個孩子圍坐在小孩的周圍,七嘴八舌的說著。

    小孩這時才知道,這里其他的小朋友與他差不多,都是沒人要,沒人養的孤兒,都是被中年男人收留在這里的。

    并且,他們也沒有名字,甚至知道自己名字的也絕不允許叫。

    在這里,他們只能相互稱呼對方的代號。

    小孩看著另外兩個孩子,一個八號,一個九號,不禁好奇的問道:“之前的七號呢?“

    八個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低下頭,臉上有了一絲悲傷。

    其中一個孩子說道:“七號爬山的時候,摔死了。“

    小孩恍然,原來自己是頂替摔死的七號。

    當外面敲響一聲鑼鼓,八個孩子快速爬到自己的鋪位,蓋好被子,閉上眼睛。

    小孩身旁的六號和八號小聲的說道:“這是睡覺的鑼聲,快睡吧,要是被教官發現你還醒著,會被抽鞭子的。”

    他們說完,就立刻蓋上被子,閉起了眼睛。

    小孩也學著其他小朋友的樣子,鉆進被窩,閉上眼睛,讓自己快速入睡。

    他感覺很舒服,很溫暖,這是他第一次睡在了“床“上,第一次有了像樣的被子蓋,第一次看到與自己相同的伙伴,他從此不再孤單,不再是一個人。

    一股幸福,歸宿的感覺,從心中升起,如果可以,他愿意永遠這樣!

    第二天清早,依舊是鑼聲。

    七號和其他八個小朋友快速穿好衣服,向著門口走去。

    按著一到九的順序,整齊站好。

    這時,七號才發現,這里不光有他們一個帳篷,九個小孩。

    旁邊還有八頂帳篷。

    并且,每個帳篷前,都有九個小孩,整齊的列隊。

    他們每天上午訓練的科目有沖刺跑,翻躍障礙物,馬步挑水(少林寺,練習力量的一種方式)。

    而到了下午,則是搏斗訓練,摔跤,拳擊,招式,刀術,槍術,刺殺術等等。

    時常,還有分隊進行切磋比試。

    剛開始,七號對每天高強度的訓練有些體力不支,但幾天后,就漸漸適應了這種生活。

    在練武的時候,小孩發現他對武功仿佛有著天生的敏銳,舊的招式很快學會,新的招式也是一遍就能記下,打兩遍,就能融會貫通。

    甚至憑借自身的悟性,很快就找到了招式的重點和弊端。

    私下里,他嘗試著改良學會的武功,將招式變得簡單,直接,甚至因為速度快,動作簡潔,體力的損耗,招式的弊端都順帶著減少很多。

    但讓人奇怪的是,學武天分奇高的七號,在與同伴的切磋下,往往被對方擊敗,甚至有時敗的不可思議。

    當他被打倒時,同伴嬉笑的看著他,嘲笑他笨拙時,他卻輕笑不語,哪怕是被對方打傷,也是滿不在乎的傻笑。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