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殺獒

    三人心中頓時大喜!沒想到七號竟然主動送上門讓他們砍!

    三人齊刷刷的舉刀向七號砍來。

    但鋼刀馬上要砍中七號的腦袋時,站在三人中間的六號腹部猛的傳來一股大力,身體筆直的向后飛去。

    而左右兩邊的五號和八號,揮刀的手臂猛然被一股大力擎住,隨后手腕一麻,鋼刀脫手。

    “刷…”

    “刷…”

    兩聲皮膚撕裂的聲音響起,他們二人的視平線快速下降,當再次平穩時,竟然能看到一雙熟悉的鞋。

    “噗…”

    “噗…”

    五號和八號的尸體,無力的摔倒在地。

    而他們的頭顱,則滾到身體旁邊。

    太快,實在是太快了!

    二人被斬首,一人被踹飛!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被踢飛的六號甚至都沒看清七號的動作。

    六號被這一腳踢飛,直接撞在了帳篷的鐵制支柱上。

    好在支柱是插在地下,牢固無比,否則他會直接飛出帳篷。

    就是這樣,身后的鐵柱也被撞出了一個弧度。

    當他七葷八素的站起來后,如同被惡魔附身的七號,左右手各持著一把鋼刀,慢慢向他走來。

    他認得出,那兩把鋼刀就是五號和八號的鋼刀。

    再看向七號的身后,五號和八號已經身首異處,鮮血從脖頸的斷口處不停的噴射而出。

    六號只感覺全身發麻,原本腹部就翻江倒海,這會兒又被眼前的景象刺激,直接吐了出來。

    “別…別殺我!我…我們是兄弟!是親兄…”

    六號不自覺地求饒,但話還沒說完,他的脖頸就出現了一條血線,步了五號和八號的后塵。

    “鐺鐺鐺…”

    七號扭頭看去,此時整個帳篷里,就剩他和二號、四號了。

    此刻,二號和四號,二人身上均有外傷,鮮血直流。

    二號看著如同惡魔般的七號,笑著點了點頭,表情淡然,似乎鼓勵,又或是贊賞。

    “七號,我們來生再做兄弟!“二號語氣帶著解脫之感。

    說完,猛地向四號沖去。

    四號嚇了一跳,二號完全不防御,直接向自己沖來,他手中的鋼刀毫無阻礙的刺進了二號的腹部。

    但還沒等四號反應過來,他后背猛的一疼,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二號。

    二號的身體與四號緊貼在一起后,雙手繞過四號的身體,反握鋼刀,直接從后背刺進了四號的身體。

    二人最終同歸于盡。

    七號被二號的話語所驚醒!

    眼中的血色逐漸清退,他惶恐的看著周圍,滿地的鮮血,滿地的尸體。

    “撲通。”

    他跪倒在地,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切,他的兄弟,十年里最好的兄弟,此時都躺在身前。

    一幅幅畫面,在他腦海中不停的閃動。

    是他,是他殺了他最好的兄弟!

    剛才,七號如同被魔鬼附身,腦海中只有一個聲音,就是殺戮,為了生存的殺戮!

    “嗯,不錯,比我想象中的要快一些。”一號教頭的聲音出現。

    七號轉過頭,面色茫然又凄慘,眼神中滿是怨恨。

    此刻在他的心中,家、家人、溫暖、幸福,已經完全被他親手摧毀,而推動這件事情的,就是一號教頭背后的人。

    “請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在你們進入到這里時,今天的命運就已經注定了,所有人都不能反抗,只能服從!”一號教頭臉上沒有了之前的冷漠,甚至語氣上對七號還有了一絲恭敬的意味。

    “他們的靈魂一定會被安塔爾大神接受,他們會去到向往之地,享受永恒的寧靜與快樂。”一號教官竟然出言安慰起七號,這在過去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安塔爾大神,是蒙國信仰的天神,死去的人們通常被禿鷲啃食干凈,禿鷲會帶著人們的靈魂飛翔天空。)

    “走吧,跟我出來吧。”一號教頭說道。

    他上前扶著跪在地上的七號,心中雖然嘆息,但這樣的場面他之前就遇到過,更是早就料到來了,心里也明白七號的感受。

    臨出帳篷,七號最后留戀的看了一眼帳篷內,八個兄弟,十年相互陪伴,感情無比深厚的兄弟。

    七號走出帳篷,周圍是密密麻麻的蒙國士兵,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了一絲好奇和敬畏神色。

    而教官,則坐在九頂帳篷的前面,看到七號走出,眼神中并不意外,反而射出贊賞神色,仿佛他心中早已經知道結果,就等這個時刻證明了。

    “鐺鐺鐺…”

    兵器相撞的聲音傳來。

    七號看著其他八頂帳篷里,也在上演著自相殘殺,手足相殘的戲碼,心中悲涼,卻無可奈何。

    教官的身前點燃著一支香,已經燃燒了一半。

    這個香比普通寺廟中用的香要粗上許多,燃燒所散發的香味,讓人聞起來神清氣爽,內心變得平靜。

    “這可難得的紫檀香,一支的價格堪比一箱黃金。”教官看著七號微笑的說道。

    這是七號第二次看到教官笑。

    第一次還是在草原上,七號八歲時…

    他沒有說話,眼神中又重新布上一絲憤怒和怨恨。

    早已料到七號會有這樣眼神的教官,微微一笑,道:“覺得很殘忍是不是?對我很怨恨是不是?哎…”他說著說著,竟然嘆息起來。

    “我是個軍人,服從帝國命令的軍人,甚至可以說是國家培養的戰爭機器,我時常想念家鄉,家人,還有那甜甜的奶茶,但是為了家園,國土,皇帝的旨意,我只能留在這里,培養出一個有一個像你這樣的殺獒。”說到這里,教官頓了頓,似乎覺得自己說的太多了。

    當香馬上就要燒完時,從其他八個帳篷中,陸續走出最后的勝利者。

    “嗯,不錯,總算是都出來了,最后后的戰斗馬上就要打響了,殺獒也快要誕生了。”教官自言自語。

    七號面色驚詫,最后的戰斗?殺獒?

    難道的真如二號所說的,他們這是在訓練殺獒?

    聽教官的意思,一會兒還有戰斗,難道是讓他們最后九個人再廝殺一場?

    七號所料沒錯。

    當其他八個人都陸陸續續走出各自的帳篷后,教官拿出一根細長的淡黃色香,開始點燃。

    “你們只有一炷香的休息時間,隨后,你們將面臨殺獒最后的選拔!”

    教官的聲音并不大,但卻傳了很遠,所有人都聽到教官的話語,八個人臉上皆是出現憤怒,疲憊神色。

    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帶著傷,有的胸前中刀,有的手臂中槍,沒有一個完好無損的。

    包括七號在內的九個人,每個人雖然都不情愿,但他們心里知道,眼前的路只有一條,不是這些人死,就是自己亡。

    大家都盤膝坐地,閉上眼睛,恢復著體力。

    ………………………………………

    “好了,你們可以戰斗了!“教官站起身,向著外圍走去。

    與此同時,周圍的蒙軍變成一個包圍圈,并且漸漸的縮小,只留下供九個人搏斗的場地。

    教官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七號,眼神中射出期許的目光,雖然沒有明確表示,但潛意識里,他希望七號可以取勝,畢竟,七號是他最看好的學員。

    九個成員不斷的向中間靠攏,身后包圍的士兵們推推嚷嚷,讓他們九人進入最中間的位置。

    “鮮血,力量,勝利!戰斗吧,角逐出最后的殺獒!”

    蒙軍外圍傳來一聲呼喊,是教官的聲音。

    “呼!”

    其中一人率先發招,先下手為強,他攻擊身邊的一個人!

    另一個人向后躲閃,快速的做出反擊。

    瞬間,眾人打成一片。

    但奇怪的是,所有人的目標都沒有主動選擇七號,仿佛他是一個無足輕重的人,最后才會來收拾他。

    七號看著場中廝殺的眾人,眼中充滿著悲哀。

    他原以為,孤苦無依的自己,終于得到了上天的眷顧,有兄弟,有溫暖,衣食富足的生活下去。

    沒想到,他遇到的竟然是一個惡魔,塑造出的伊甸園,竟然要他親手摧毀。

    一股憤怒,恨意,在心中不斷匯聚。

    “啊!為什么!為什么要這么對我!”

    七號大吼一聲,眼神重新變得血紅。

    他身形如同一道閃電,速度極快,對準身旁的一個人,就伸出了手。

    “咔嚓!”

    “咔嚓!”

    ………

    七號好似鬼魅,身形飄逸,讓其他人看不清身形。

    他的出手,簡單,直接,迅猛,招招向著要害殺出。

    剛一出手,四個人如同爽打的茄子,軟綿綿的倒下,臉上依舊保持著戰斗的神情。

    “為什么!“

    七號再次大吼一聲,身體快速向著其余四人沖去。

    …………………………………………………………………

    毫無意外,八個人都躺在了地上,眼神渙散,但表情依舊保留著戰斗時的猙獰摸樣。

    七號獨自一人站在圓形場地的中央,周圍的士兵向他投來敬畏的目光。

    這一刻,傳說中,堪比殺神的殺獒,終于誕生了,在所有人眼前,他們誕生了!

    九個人中活下一個,他又與其他八個強者戰斗!

    最后,活下來的,就是人類的王者,戰爭的殺神,殺獒!

    “哦!”

    “哦!“

    ………

    周圍士兵們開始歡呼,因為一個無比強大的戰士,強者之中的強者,殺獒誕生了!

    七號眼神無情,神情冷漠,不帶有一絲感情,他看著周圍所有人,臉上竟然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

    真正如同惡魔一般!

    幾個與他對視的士兵,臉上出現驚恐神色,目光向著其他地方游離!

    “啪啪啪!“

    士兵的陣營中,響起一個人的巴掌聲音!

    “呵呵,很好!非常好!“

    教官的笑聲傳了出來。

    他走出人群,看著七號,臉上露出贊許的神色,似乎在對自己的杰作而感到興奮1

    “這是你要的結果?“七號第一次,主動對教官說出了話。

    教官面色微微一顫,很快便消失無影無蹤,他淡淡的說道:“結果?是吧,這也許就是我要的結果,但這結果,也是必然的結果,你踏入這里時就決定的結果。”

    七號聞言不語,眼神布滿殘忍。

    教官繼續說道:“你聽說過一將成名萬古枯的諺語嗎?

    一位名將的誕生,無一不是踩著累累白骨登上的巔峰,你也是一樣!

    十年前,我就說過,我會帶你走上一挑英雄的道路!如今我兌現了我的諾言,你將成為戰場的利器,戰爭的神,成為一柄最鋒利的刺刀,最神秘的武器,敵人將領的噩夢!“

    …………………………………………………………………

    幾個月后,七號進入了戰場,看著招式粗糙,身形遲鈍的士兵,他如同切菜一般,殘殺著敵人。

    但這卻不是最重要的,所有蒙國的士兵席卷了敵軍,完成了絕對的勝利!

    這些,全都是因為七號!一個只有代號的人!

    在戰斗的開始,他便像幽靈一般,潛入敵人的帥臺,憑借一己之力,手刃地方主帥,并且安然撤退。

    沒有主帥的敵軍,像是無頭的蒼蠅,像潮水一般潰逃,蒙軍輕松完成追逐的殺戮。

    無數的敵軍讓蒙軍殘忍的屠殺。

    兵法有云,潰而不逃,逃而不亂,方位上乘。

    但在從前,從未有剛開戰,躲在最后方,被層層士兵保護的主帥,竟然被輕而易舉的殺掉,這簡直難以想象。

    七號就像是幽靈一般,以常人難以想象的迅捷,果斷,斬殺無數主帥和他們身邊的守衛。

    這樣斗志昂揚的事態持續了數年,蒙國也從一個只能屈于沙漠草原的邊陲小國,成為了北歐大陸的至尊王者。

    但常言道,極盛則虧,補不足,損有余。

    終于,蒙國大軍不斷深入北歐,過草原,穿隔壁,與后勤保障不對拉開了極大的距離。

    在保障不足的情況下,他們遭遇了伏擊,在峽谷中的伏擊。

    這一戰,敵軍準備充足,而蒙國大軍驕傲輕敵,常年征戰平坦的草原戈壁,很少遇到密林山澗,谷坑幽道的地形。

    蒙國大軍潰敗,山頂的巨石,山腰的飛箭,無情的收割著士兵們的性命。

    這一戰,蒙國大軍幾乎全軍覆沒,而蒙國的大英雄,戰爭之神,也被敵軍俘虜。

    由于七號與其他軍人,都穿著普通的軍服,數百個蒙國士兵被俘虜,送回敵人國度準備斬首示眾,以振軍威!

    但這個詞,從古就有,敵軍將領也深諳此道。

    在運輸的途中,押送的敵軍將領與商賈勾結,私下暗自買賣。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