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家遇困窘

    李懷光的拒絕在郭宋的意料之中,不過郭宋并沒有想到是因為李懷光怕得罪常袞,他以為李懷光想獨占功勞,不愿意自己染指功勞的緣故。

    既然李懷光要獨干,郭宋也不勉強,他將精力放在豐州內部治理上。

    這次薛延陀攻打豐州攻打帶來了大量輜重,光運輸馬匹就有兩萬匹,以及數千輛各種大車,還有大量帳篷、羊肉、奶酒、草料和藥材等物品,以及大量兵甲等軍事物資,薛延陀人統統都沒有來得及帶走。

    在清理戰利品時,唐軍還意外發現十大箱尚未開箱的黃金物品,這是薛蠻頭的個人財物,他酷愛黃金,個人所有的生活物品都是用黃金打制,這些黃金物品包括瓶、碟、碗、盆、壺等等,上面鑲嵌著大量名貴寶石,重量超過了五百斤,算下來價值近十萬貫錢。

    郭宋帶領文武官員們視察堆積如山的戰利品,他對薛長壽道:“馬匹分配豐州百姓,每戶一匹馬,讓他們自己去照顧,剩下的馬匹和大車則留給軍隊,其他物資官府和軍隊各分一半,羊肉和奶酒就留給軍隊。”

    旁邊縣令謝長治忍不住道:“全部留給軍隊也太多了吧!卑職查驗過,有近四十萬只羊的羊肉,奶酒就十五萬袋,多少應該分一點給百姓。”

    郭宋笑了笑,回頭問李季道:“軍隊的冰庫有多大?能完全容納它們嗎?”

    李季撓撓頭道:“最多能容納十五萬只羊的羊肉。”

    郭宋當即道:“趁現在河面上還有大塊浮冰,趕緊去撈取回來擴大冰庫,給軍隊三十萬只羊,十萬袋奶酒,剩下的交給豐州官府。”

    李季連忙答應,他立刻安排軍隊挖掘地窖,撈取冰塊,建兩座新的冰窖,用于存放羊肉和奶酒。

    郭宋又對薛長壽道:“給你們十萬只羊,五萬袋奶酒,你們自己分配,不過我建議留一部分在官府的冰庫內,今年應該會有大量軍屬移民過來,到時會用得上。”

    停一下,郭宋又道:“至于十箱金器我打算送去長安,全部換成錢,我估計陣亡將士家屬可能不想要豐州的兩頃土地,豐州的土地雖然不值錢,但兩頃土地差不多可以折算成四十貫錢,就給他們一個選擇,如果不要土地,就給四十貫的撫恤,如果還能剩下幾萬貫錢,我建議用來辦學和修建渡口,大家覺得怎么樣?”

    眾人心悅誠服,一起躬身道:“還是使君考慮得周全!”

    豐州州衙隨即進行戰利品分配,包括榆林縣和豐安縣在內,豐州百姓每家每戶分到一匹馬和一只宰殺好的羊肉,另外還有一袋十斤裝的奶酒。

    一時間,滿城百姓歡喜異常,就仿佛過年一樣,家家戶戶都牽著馬匹,扛著羊肉和奶酒回家,歡聲笑語一片。

    當天晚上,豐州也進行了盛大的犒軍,點燃了數百堆篝火,士兵們大口吃著噴香的烤羊肉,開懷暢飲,一醉方休。

    各種戰利物品清理足足用了十天才結束,郭宋又派梁武帶領百名士兵運送十箱金器進京,將它們交給東市聚寶閣,由聚寶閣收購,再把換回白銀押送回豐州。

    同時將這次豐州保衛戰的詳細戰報交給兵部,在此之前,郭宋已經派人騎快馬趕赴京城報信。

    至于朔方軍要不要分配一部分戰利品,郭宋并沒有考慮,朔方軍既然要去橫掃薛延陀部,想必他們會拿到更多的戰利品,那就不用分配給他們了。

    戰爭結束了,豐州的分田繼續進行,分到土地的百姓們熱火朝天地投入到挖掘溝渠以及春耕的準備中去。

    長安聚寶閣,東主張雷正在倉庫里審視剛剛進了一批寶石,寶石是從撒馬爾罕運來,撒馬爾罕的藍寶石和布哈拉的紅寶石同樣有名,一直被大唐的貴族階層所青睞。

    寶石進了足足十斗,都是上等貨,細小一點的寶石可以鑲嵌在金器上,大塊的寶石則切割好后單獨出售,

    張雷拈著一顆紅寶石一邊看,一邊嘖嘖搖頭,“這些寶石以前都覺得是神仙飾品,可現在看來,不過是河里的一堆有顏色的鵝卵石。”

    旁邊大掌柜戰戰兢兢道:“東主,這是這幾年比較好的一批料子,都是上等貨。”

    “我知道這些是上等貨,你可別誤會,我只是和我自己的相比,差點得遠。”

    張雷得意洋洋從脖子上拉出一顆紅寶石墜子,給大掌柜看,“看看我這顆紅寶石,再比一下你們進的貨,是不是感覺完全不是一回事?”

    大掌柜沒有脾氣了,張雷那顆寶石向他不止炫耀過一次,他嘆口氣道:“東主,你那顆寶石是世間罕有,聽說太子身上也有一顆,真是不能相比的。”

    這時,一名伙計匆匆走來,低聲對大掌柜說了幾句,大掌柜一怔,他上前對張雷道:“東主,外面柜臺上有人來賣寶石,和你那顆寶石的品質一樣,但是藍寶石,東主要去看看嗎?”

    張雷眼睛瞪大了,怎么可能,郭宋的寶石只給了自己和太子,外面怎么可能還有,他連忙起身道:“走!看看去。”

    聚寶閣大堂上,薛濤焦慮不安地來回踱步,家庭的困窘終于使她不得不來出售寶石了。

    這個月開始,他們家的房租從每月五貫錢一下子漲到七貫錢,而且房東不肯再每月付租,而是要求他們一年一付,否則就只能請他們搬走,他們家哪里可能一次性拿得出八十幾貫錢,他們一拖再拖,房東也不干了,要他們三天內搬走。

    偏偏屋漏又遇到連夜雨,她小舅舅要成婚了,急需要錢,外祖父寫信來讓他們支持一點錢,說是支持一點錢,實際上就是要他們還錢,母親前前后后問外祖父借了一百多貫錢,現在外祖父急著用錢,只能問母親要錢了。

    可他們家縣現在連五貫錢都拿不出來,連一向高傲的父親,也不得不低頭去問同僚借錢,薛濤很了解父親的脾氣,要他去問同僚借錢,比殺了他還難受。

    家里窘迫到這個程度,薛濤只能放棄自己的一點點尊嚴,把這顆寶石拿到珠寶店換錢,她也怕小珠寶店被人坑,她便來到東市最有名的聚寶閣,這里信譽很好,應該不會坑自己。

    寶石還在她手上,旁邊伙計陪笑道:“姑娘稍等片刻,我家大掌柜馬上來,他見多識廣,能給姑娘一個好價錢。”

    薛濤點點頭,“我不急!”

    她強迫自己耐心坐下來,端起熱茶,這時,從里面走出幾個人,其中還有一個又黑又高的胖子,薛濤暗吃一驚,她連忙站起身,向后退了兩步,和自己的小丫鬟站在一起。

    大掌柜看出對面小娘子的窘態,連忙柔聲道:“我是聚寶閣的謝大掌柜,聽說姑娘有一顆很好的寶石,否則讓我鑒賞一下?”

    薛濤平靜下來,她點點頭,將寶石放在桌上的托盤上,大掌柜坐下,拾起杏子般大小的藍寶石看了片刻,眼中露出了驚詫之色,他把寶石遞給張雷,“東主請看!”

    張雷又忍不住看了一眼薛濤,他還真沒有見過這么美貌的小娘子。

    張雷看了一眼寶石,他立刻知道了,這就是郭宋的寶石,和郭宋給自己女兒那顆完全一樣,甚至品質還要更好一點,藍得更濃郁一點。

    張雷忽然想起一事,笑問道:“小娘子上個月是不是得了一條銀狐披肩?”

    薛濤一怔,這個黑胖子怎么會知道?她猶豫一下,輕輕點了點頭。

    張雷立刻明白了,這個小娘子就是大師兄給自己說的,老五喜歡的那個姑娘,居然把寶石送給她了,難得老五對一個年輕女子動了心,這個姑娘很不錯,很有可能她會成為自己的弟媳。

    他擺擺手道:“你們先退下。”

    大掌柜和幾個伙計都退了下去,薛濤有點警惕地看著他,這個黑胖子想做什么?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