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求救

    這個玻璃板的材質,和普通的玻璃板略有不同,首先,這個玻璃的密度較輕,質量較輕,控制起來方便,其二,這個材質經過打磨后十分順滑,縱然是50級別的膠水,也不易黏在這玻璃板上。更別提是這些水棲異類了,他們根本無法在這個玻璃板上停留。

    “好吧好吧!”吳青山露出了無奈之色,舉起了雙手,說道:“你贏了!”

    “嗯哼……”吳瑤頓時揚起了高傲的頭顱,用不可一世的眼神看向吳青山。

    就在吳青山和吳瑤的調侃中,玻璃板緩緩從水下上升到了水平面上但悲劇是,水平面并沒有到水艙的地面位置,上下還有一米的距離,只不過,那玻璃板的四邊外沿卻是夠了。

    “報告,我已經把玻璃板上升到水平面上,無法在上升了。”

    “好,你們過來吧!過來救人!”吳青山對著通訊器說道。

    “咦?我們怎么不動了?”一個青年男子看著飄浮在水上,不由納悶起來。

    “豬啊你,我們都上升到水上了,難道你還想憑空上升?”周圍的人聽到了青年男子的話,不禁紛紛嗤笑。

    “看上面,他們好像要把我們給拽上來!”一個男子突然抬起了頭,看著吳青山正扶著玻璃板的上壁,突然驚訝道。

    “難道他自己一個人就想拽起我們這么多人?”幾個老者微微皺眉。

    當然不會,吳青山可沒有如此大的力量,他只是比劃比劃而已,具體如何操作,還要等金姍回來,憑著金姍的大力加上自己的力量,倒是可以勉強將這個玻璃板抬上來。

    “不行啊……”吳青山又是微微皺眉,這個玻璃板的高度,足有。2米,而這個水艙的高度,卻僅僅只有米,也就是說,無法將這玻璃板橫著放拽出來。

    “怎么辦呢怎么辦呢?”吳青山不禁感到有些頭痛。

    “咳,這個玻璃板底部是可以升降的……”楊璐提醒道。

    “可以升降?!”吳青山一聽,頓時一窘,再次被打臉啊!

    “王昌,你們到哪兒了?”

    “我們剛走出指揮部!”王昌報告道。

    “快,快回倉庫,把玻璃板上升到上面!”

    “呃?”王昌也是搞不清狀況:“不是你說不把他們放上來的嗎?”

    “……”吳青山拍了拍腦袋,說道:“我的錯,我的錯,情況有變!”

    “好,我們現在回去!”王昌只得回應道。

    ……

    “發生了什么事情?”白展堂看著王昌躊躇不定的身影,有些疑惑。

    王昌摸了摸鼻子,苦笑著說:“吳青山他讓我們回去,把底層玻璃板升上去。”

    “不是說不需要升嗎?”

    王昌聳了聳肩,說道:“誰知道呢,我們回去吧!”

    三個人又連跑帶顛,匆匆跑回了倉庫里,打開了密碼電腦。

    “吳青山我們到了。”王昌通訊道。

    吳青山看著下方不安的人們,說道:“將底層玻璃板升到最上層吧!放這些人出去。”

    “好,沒有問題!”王昌定眼一看,然后便拉動起操縱桿來。

    玻璃板微微一顫,底層的玻璃板便向上方移動開來。

    “臥槽臥槽……”被這一舉措所有的人都嚇了一跳。

    “這幾平方米的小容器,竟然能裝下幾百號人……”吳青山看著下方人潮涌動,不禁也暗暗搖頭。

    玻璃板在不停地上升,大約半分鐘過后,玻璃板從底層上升到了最頂端。

    “哦……”

    “哈哈……”眾人看著重新回到了陸地上,不禁喜出望外,哈哈大笑起來。

    “不要亂動!”吳青山打開了擴音器,喊道:“保持原地!”

    “啊哈哈!”一個青年男子暢快地大笑,根本沒有聽吳青山的話,看著下方的陸地,不由縱身一躍,想要跳到陸地上。

    “啊!”不料,他腳下一滑,竟是直接摔了下去。

    “作死啊!”吳青山不由暗罵一聲,雙腿一蹬,直接跳了下去。

    “哥!”看到吳青山跳了下去,吳瑤也不由驚呼一聲。

    “這……”眾人頓時不敢亂動了,緊張地看著下方摔下去的青年。

    “你不想活了?”吳青山跳入水中抓住了這個落水男子,然后拿起了機械爪,朝著上方陸地一拋,借力跳出水面,敏捷地跳回了陸地上。

    只見這青年男子調入水中,并沒有露出什么驚恐之色,反而是兩眼放光地看著吳青山。

    吳青山一道清洗符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然后用擴音器開口道:“誰還敢學這個人,我是不會再救的,你們都老實在這里呆著,等待救援。”

    “你叫什么?”吳青山皺眉地看著這個落水男子,問道。

    只見這落水男子沒有說話,瞪著大眼睛看著吳青山。這眼冒金光的樣子,就仿佛在看一個沒穿衣服的美女。

    “我問你話呢!”吳青山厲聲道。

    “啊?”那男子緩過了神來。

    不禁變得小心翼翼起來:“您,您在跟我說話?”

    “廢話!你叫什么?”吳青山板著個臉,問道。

    其他的老板姓都是一副幸災樂禍的眼神看著這個男子。“這是誰啊,這么倒霉,剛得救就惹上了軍區的人。”

    “嘿,好像是一個來水艙游玩的人。”

    “我叫于澤。”于澤老老實實地說出了他的名字。

    “于澤?”吳青山點了點頭,說道:“你欠我一條命,至于什么時候償還,等你有能力的時候。”

    “啥?欠你一條命?”于澤一聽,頓時大驚失色。

    “那不然呢?”吳青山歪著腦袋看向他:“我白救你了不成?”

    “那……那什么時候償還?”于澤一副苦瓜臉的樣子,笑的比哭的還難看。

    “哥……你就別戲弄他啦!”吳瑤看著于澤的模樣,有點可憐他,不禁悄悄對吳青山說。

    “呃?戲弄我?”于澤撓了撓腦袋,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記住我說過的話。”吳青山也不在理他,而是開啟了擴音系統,說道:“你們在上面呆著,不要輕舉妄動,掉進水里一概不負責。一會兒會有軍隊的人來救你們,你們得救后都要參軍!這是如今國家的其中一條守則!”

    眾人默然,誰也沒有開口說話,他們知道,進入軍隊可能是最好的選擇,在這兵荒馬亂的時代,異類橫行,反而加入國家的軍隊才是保護自己最好的方式!

    “具體事宜,你們回到軍區再說。”吳青山解釋完,便拿出通訊器,撥打了孫天龍司令的號碼。

    “報告司令,報告司令!任務已經完成,四個背叛的人已經殺掉,剩下的人已經全部救出,是不是派人進行支援?”

    那邊過了數十秒,才傳來消息,只聽孫天龍說道:“你聯系一下王洋,王洋在海門邊境,你讓他派去幾架客乘低空飛機,我給你他的通訊波段。”

    “好的,明白。”吳青山說完,便掛了通訊器,等待孫天龍傳來波段。

    “咦咦?”那在一旁的于澤湊了過來。

    “誰是你姨啊!亂叫什么!”吳瑤拍了下于澤的腦袋。

    “小妹妹,你還沒有我大呢!就別自作多情了!”于澤哈哈笑道。

    “你!……”吳瑤哼了一聲,不理這個于澤了。

    “將密碼隔離器最上端下降到陸地水平面的距離,然后回來!”吳青山向王昌傳道。

    “你們認識王洋?嘿嘿!我也認識啊!”于澤嘿嘿說道,補充剛才沒說完的話。

    “你認識王洋?”吳青山瞥了他一眼。

    “是的!是的!”于澤點了點頭,指了指吳青山不遠處那個冷冰冰的女子,說道:“我還知道她,她叫楊璐!”

    “你是誰?軍區的人?”

    “嘿嘿,我不是。”于澤故作嚴肅道:“我是孤兒!”

    “孤兒?”吳青山饒有興趣地看著他,這年頭,孤兒可不多見,一是沒爹沒媽自己是無法在城市中生活的,二是孤兒沒有任何的證件可以使用。而這個于澤看起來,顯然是一個大城市的人。

    “我爹媽以前都是大毒梟,被軍區執行任務的時候擊斃了!而我就呆在軍區里了。”于澤聳了聳肩,說道。

    嘀……

    就在這時,吳青山的手機發出了一聲響。吳青山打開手機一看,原來是孫天龍傳來了王洋的通訊器波段。

    按照這個波段,吳青山連接上去,然后說道:“我是吳青山,我是吳青山!孫司令讓你派來幾架客機支援我們!我在海門旁邊的碼頭。”

    過了一會兒,王洋回復道:“客機太危險!上方的空中異類太多,客機無法正常飛行!”

    吳青山想了想,也是,空中異類就是空中的霸主,雖然生命不高,但攻擊力卻十分驚人,一個不小心客機被炸了個窟窿,一百多個人就廢了。

    “那軍用大型貨車呢?”

    “沒問題!我會派來五輛,你們具體在什么位置?”王洋問道。

    一個大型軍用貨車可以容納一百人左右,五輛剛好合適。

    “進入碼頭后,尋找指揮部,我們在指揮部的后面,有一群水艙,在編號十一號的水艙中停下就可以了!”吳青山說道。

    “可以!我現在就派人過去,預計在二十分鐘后到達!”

    “好!”

    ……

    “嘀……

    玻璃板緩緩下降,再次浸入水中,當玻璃板頂層的平面和陸地上的地面保持一個水平面上時,玻璃板緩緩停止了下降。

    “哥,你要讓他們都出來?”吳瑤看到前方黑壓壓的身影,不禁脫口道。

    “救援部隊一會兒就到了。”吳青山自顧自地說道。

    “已經下降到和地面一個高度了,那我現在過來?”王昌的聲音從通訊器中響起。

    “過來吧!”吳青山低聲說道。

    “啊,吼吼……”眾人看到回歸到了陸地,頓時興奮地大叫起來,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又重新活的感覺,是那么清新美好。

    “啊啊啊我得救了!”一群年輕的小伙子哇哇亂叫起來,手舞足蹈,拼命狂奔,想要跑出這個。

    “都別動!”吳青山看著奔跑的年輕人,立即喝了一聲。

    頓時,想要跑走的人都停了腳步,看向吳青山,他們雖然看這個人十分的年輕,甚至還要比自己年輕,但卻不敢輕舉妄動。因為從剛才吳青山跳水救人,他們深知吳青山的身手恐怖。

    “一會兒軍區會來人救你們,你們先呆在這個水艙里,不要亂走。外面有異類神出鬼沒,如果不想死的話,就不要問為什么我不讓你們出去。”吳青山的話十分霸道,但卻是為了這些人好。

    “嘿,我回來了。”吳青山剛說完,從水艙外,便走進來三個人。

    “王昌?!”前方的人群中,突然有個人驚聲道。

    “嗯?”王昌走了進來,聽見有人喊他的名字,不由嚇了一跳。

    “這么多人啊!”王昌看著自己的前方,人山人海,黑壓壓的一片,所有人的都看著自己,不由有些害羞。

    “王昌,王昌!”在人群涌動中,突然有一只手從人頭群中冒了出來,在天空中揮舞著。

    “你是……”王昌定眼一看,此人夾在了許多人的中間,實在不好辨別。

    眾人連忙朝著旁邊讓了讓,露出了這個人來。

    “這不是剛才那個于澤么……”吳瑤小聲嘀咕道。

    “你是……”王昌指了指他,好不容易吐出了一個字:“于……”

    “于澤!”于澤連忙接口道。

    “啊,內個是金姍!”于澤看到了王昌的后方靚麗的身影,不禁又是驚喜地說道。

    吳青山皺了皺眉頭,說道:“你現在是被救的人質,難不成是來認親戚的?”

    “呃……嘿嘿……”于澤撓了撓頭,只好不再說話。

    王昌搖了搖頭,也沒有回答這個于澤。

    “小伙子,你是這里的隊長嗎?”突然,從人群中走出了一個白發蒼蒼,脊背微駝的老人。

    吳青山點了點頭,走到了老人的面前,說道:“是的,我是隊長。”

    連吳青山都沒有預料到的是,這個老人突然緊緊握住了吳青山的雙手,顫抖著說道:“吳青山隊長,你看到了我的兒子了嗎?……”

    “你的兒子?”吳青山的大腦飛速轉了起來,難道是那四個人?

    “有一個青色的東西把我的兒子給抓走了!還抓了十幾個人!”

    “十幾個人?”

    ();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