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誰為幕后

    唐杰看著已經坐堂一天的唐紫蕓有些心疼的說,“你應該注意休息。”

    唐紫蕓推了推自己的鬢角的碎發,“我突然有個想法:把我的醫術傳授幾個弟子。然后讓他們邊治病救人,邊把這醫術加給更多的人。以此下去……”

    突然外面變嘈雜了起來,不一會兒就把這藥鋪圍了個水泄不通。

    “里面的出來,看你們干的好事兒。街坊四鄰們,你們可不要被騙了。這就是一個庸醫,一個殺人兇手”

    唐紫蕓和唐杰兩人面面相覷,急急忙忙便出了門口一看究竟。

    只看見一個穿著青布短打皮膚黝黑,在一臉橫肉的臉上還布著胡茬的大漢。這大漢的腳旁躺著一具蒙著白布的尸體。

    “求問好漢姓甚名何?”唐杰恭恭敬敬的抱拳施禮。

    這大漢見到唐杰啐了一口。“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城西牛二就是爺爺我。”

    “牛二兄弟,不知此次前來是哪里不舒服嗎?”唐杰依舊禮貌的問道。

    唐紫蕓看了一眼就知道這牛二是來找茬兒的。

    唐杰的語氣太客氣了,反而會助長這惡人的氣焰。

    這若是唐前在此肯定是先打兩拳,然后再問他是來干嘛的?

    “看病,我呸!再把我看死嘍。看我這兄弟沒,上午還活蹦亂跳地。進了你們這大堂里后,出來就不行了。”牛二擺出歪著腦袋掐腰咧嘴的樣子,“今天這事,你不給爺個說法,爺爺我就抓你去見官。”

    “你說這人是進了我們藥鋪,然后就昏迷不醒了?”

    “是死了,死了。都沒氣兒了!”牛二口中吐沫星子滿天飛。“就是你們害了我兄弟的,你這庸醫。”

    唐紫蕓看著蒙著白布的尸體,不自覺的走去。

    “你,你干什么。滾開!”牛二抬手就朝唐紫蕓一推,唐紫蕓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堆,被重重的推到。

    唐紫蕓坐在地上,揉了揉裝痛的屁股。

    唐杰見狀抓起牛二,剛要發作……

    “住手!”一位須發皆長、腮鼓面紅的老頭喝聲制止。“潑皮,你說腳下這人是進了她的醫館后,才倒地不起的?”

    “華太醫!”牛二連忙掙脫唐杰,歪著頭說,“嗯吶!吃飯的時候還好好的吶,吃完飯就倒地不起了。連氣兒都沒了。”

    “這人是生死由命,富貴由天。你怎么能在這里胡攪蠻纏,耽誤人家診病哪?”

    “是是是。”這壯漢牛二腦袋點的像小雞啄米一般

    這華太醫說著便從袖中掏出幾個銅錢,“我這兒有些錢,你先去把他葬了吧,畢竟死者為大。然后就不要回來這里惹是生非了。”

    正要往牛二的手中遞,牛二雙手去接的檔口。

    這布下的人竟然劇烈的咳嗽起來。“咳咳咳……”隨后吐出白色的嘔吐物。

    唐紫蕓慢慢的擦拭著自己的銀針。隨后起身回到了大堂,留下了懵逼的眾人。

    華太醫皺了皺眉,厲聲對牛二呵斥,“你還不快滾。”

    圍觀的眾人看到這一幕,心中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可是這牛二也是個有急智的,只見他眼珠一轉,便撲通的一聲跪在地上。“你救了我的兄弟。謝謝,謝謝。”然后就是重重的磕頭聲。

    頓時,周圍的人傳來了,對唐紫蕓醫術贊揚之聲。

    華太醫此時的臉色,已不像剛才那般紅潤。身轉躲進了唐紫蕓的醫館。

    唐紫蕓低頭揉著自己的屁股,機械般地說道。“哪里不舒服?多長時間了?什么時候得的病?”可她一抬眼,進來的是剛才“解圍”的華太醫。

    “老夫行醫數十年。卻從未見過像姑娘這般既有心胸,仁愛的人。”華太醫整理了一下自己突出的肚子和長須接著說。“老夫愿意收你為徒。你看什么時候來我那邊,行個拜師禮。”

    唐紫蕓呆呆地看著他,就像是沒有聽見華太醫說話一樣。良久才開口說道。“太醫可否愿為我切下脈?”

    這胖老頭聽聞一愣,看著唐紫蕓露出的玉臂,覺得眼前這姑娘并非是在開自己的玩笑。

    這才將信將疑的將三指按上她的手腕上。“姑娘你這……病入膏肓了啊!”

    “既然太醫您已經看出來了。便說明您醫道無雙。”唐紫蕓頓了頓,“可您為什么對大街上的孩子,視而不見呢?”

    唐紫蕓趁華太醫不注意,說間拔出了自己用來改變心脈銀針。

    “我是原來是個御醫,又能怎樣。還不是照樣被你這小丫頭,快弄沒了飯碗?”華太醫無奈的搖了搖頭接著說。“朝廷將人分為四等。我生來就是南人,是四等中最低的一級!我有濟世之心,可力不從心。”

    唐紫蕓聽到華太醫的話,明白了他此行的目的。

    被人們廣泛稱贊的女醫仙遇到了麻煩是自己幫忙解決的。

    那時華太醫再提出收自己為徒,自己必不能拒絕。成了他華太醫的徒弟,他的名聲和飯碗就都能保住。

    唐紫蕓通過這件事,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可能觸碰了很多人的利益。“那個來鬧事的牛二不是你找來的吧?”

    華太醫捋著胡子正義凜然的說,“怎么可能,我好歹也是太醫院的太醫,雖然醫術與姑娘難分高下。但也絕非小人之輩。”

    “不管是誰,本姑娘都不怕。我看這師也不必拜了,避免牽連到你。”唐紫蕓堅定的說。

    “可……”

    “你放心我這里除非是付不起藥錢,請不起郎中的乞丐。對于他人一律按市價的兩倍收費。”

    “姑娘高義老朽佩服,愿派出弟子協助姑娘義診。”

    唐紫蕓看著華太醫抱拳作揖,“那蕓兒提成都的可憐人謝過華太醫。”

    唐紫蕓前腳送走華太醫,后腳自己的藥鋪便圍了一群乞丐。擋著別人,不讓他們來看病。

    唐紫蕓索性直接關了鋪子。唐杰不解的問唐紫蕓:“這丐幫怎么回事?他們這樣子搗亂,我們為什么不去官府告他們?”

    “這些人跟丐幫是沒有關系的。而且我記得本地官府好像也參與了這件事情。我們去告官,不正中他們的下懷嗎?”唐紫蕓慢慢的磨著藥。

    “不如我們去找那位公子吧。這藥鋪好歹也算是他開的,他一定愿意幫我們。”唐杰靜靜地看著唐紫蕓。

    唐紫蕓淡淡的笑了笑,“你是不是忘了雪姐姐和阿前?我們在這里已經開了這么多天的醫館,他們兩個為何還沒有出現。”

    唐杰抬了抬眼眉:“他們兩個該不會去私奔了吧?”

    唐紫蕓白了他一眼,便自顧自地繼續磨藥。

    唐杰尷尬的笑了笑,“在他們一定是顧忌什么。”

    唐紫蕓放下手中的藥碾子“你說得對,這幾日我們兩個太高調了。”唐紫蕓仿佛是在下定決心,“我們去找那位公子。”她的眼神隨即轉為擔憂,“主要是阿前,他可太容易出狀況了。”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