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神秘室友(已簽約求推薦票澆灌幼苗)

    來到最近的地鐵口一處小區。

    小區名云翔,光從這名字就知道這是一個稍微有些年代的小區了。放在現在應該沒有人用翔做名字了。

    來到小區告示欄,果然最多的不是通告而是各種招租廣告。

    其間魚龍混雜,中介的和房東直租,甚至是二房東轉租的都有,分辨起來需要花費不小的精力。

    李文好不容易找出幾張是房東直租的,記錄下信息一一比對。

    單人間幾乎沒有一處是低于2500塊的,而且最少都是押一付二,這樣算下來他的1w塊錢可沒有那么充足。

    再看雙人間價格就稍微便宜點,基本在1500到2000之間不等,但更多的是押一付三。

    李文在猶豫,他不想找三人寢四人寢之類的,太過吵鬧,單人和雙人是最好的,而且室友一定不要有嚴重的問題。

    李文看著信息故意站在告示欄前來回走動,果然引來了一群大媽。

    大媽們平時沒事做就在陰涼處閑聊關注著告示欄前的一舉一動。

    她們沒有工作但她們有閑置的房源。她們與中介的區別便是沒有中介費,而且她們自己住過的房子相對要安全些。

    畢竟誰都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小伙子找房子?”

    “小伙子我這房子裝修豪華,三人間現在空了一個主臥,大陽臺,每天這太陽都能曬你屁股舒坦的很。考慮一下不?”

    “我這有一個側臥,雖然沒有大陽臺,但價格便宜,適合你這樣的小年輕。”

    李文推辭道:“不好意思,不考慮三人寢,最好是雙人和單人的。室友人要好。”

    本來圍著的大媽散去了不少,但外圍的就能湊上來。

    “小伙子我這有個單人間,是一個隔層房,設施齊全。”

    “多少錢?”

    “2800一個月,押一付二。”

    李文心中暗罵,這老太婆也太坑了。

    “不過看你年輕,應該是第一次出來,給你2600一個月送你一條寬帶怎么樣。”

    看來這些大媽是深知技巧,說出2600這個數字的時候仿佛肉痛一般,虧損有多大似的。

    “不了不了。”李文拒絕道。

    又是一堆七嘴八舌,終究是沒有一個令李文滿意的。

    忽然走來一個保養的不錯的中年婦女,李文一眼就發現了她的不一般,因為她的步伐和氣質不像是這些常年混跡于租壇的老手。

    但她切切實實向李文走來并開口道:“我這有個二室一廳房子空了一間房,自己家人住的要不要考慮一下。”

    “多少錢?”李文直截了當道。

    “我是第一次租房不太懂,而且不想著賺多少錢,你要是想租先過去看看,然后你說個價我覺得滿意就行。”那個婦女道。

    世上還有這么好的事?李文心想不會是什么新騙局吧,但看她的言行舉止又不太像。

    “那就去看看吧。”李文從眾大媽的包圍圈中脫身而出跟隨那個婦女去往小區里面。

    房間位于7幢7樓,707號。

    電梯上樓。

    “這邊房子里住的是我家孩子,不過那孩子常年出差不經常在家,想著請保潔打掃不如租出去,只希望你能夠好好愛護我家里的東西,平時有空幫忙打掃一下。”那婦女道。

    “嗯,請問怎么稱呼您?”李文大概明了真的遇到好事了便禮貌道。

    “我姓姜,叫我姜姨就行。”

    李文交代了一下自己的情況,兩人交流的很順暢。

    李文能夠感受到姜姨是真心只是要把房子租出去,而姜姨也對李文很滿意。

    李文的言談舉止非常有禮貌,而且聽他的經歷就是個勤勞的孩子,讓這個優雅的婦人非常滿意。

    “那么就說定了1500一個月,押一付一。簽一年合同。”姜姨道。

    “嗯。謝謝姜姨,我待會把東西搬進來就給客廳和自己房間來一個大掃除。”李文非常開心,1500一個月的雙人間原先想都不敢想。

    這世界果然不會虧待有心尋找的人。

    “嗯,你忙吧,我還有事。合同明天我會拿來給你。‘你的室友’好像要從韓國回來了,我待會就通知一下你的入住情況。”姜姨道。

    姜姨說的室友自然是她家的孩子。李文聽姜姨描述好像是經常全國各地出差,姜姨沒有明說是什么工作,但看她態度不是很滿意她孩子在做的事情。

    別人家的事情李文也懶得操心,提前吃過中飯,他趕緊聯系搬家公司用一輛小車將他寢室為數不多的東西搬到這里來。

    李文的東西不算多但也忙碌了一下午,搬家是個大工程,新的環境就像新的開始一樣讓李文的心緒有些激動。

    他趕緊打掃了一下自己的房間和客廳,另一間緊鎖的房間他自然不會去打擾,這點禮貌他還是有的。

    看著客廳,廚房一干二凈閃閃發亮的樣子他充滿了自豪感。

    天氣炎熱,一通勞動后他有些累了,最后還剩下洗浴室,他便邊打掃順便再洗個澡。

    沖完澡只穿了一條內褲的他一下撲到了屬于自己的床上,舒舒軟軟的感覺讓他蕩漾出了笑容。

    “這也太幸福了,比寢室舒服多了。”李文滿意道。

    李文兩只手張開一動不動地做起了幻想。

    “租房子只花費3000塊,還剩下7000和我之前打工的1w塊。”

    “現在我得找份工作,主播?反正有選手卡加持水平應該不用擔心,只是不同選手卡讓我的風格變化巨大,恐怕會讓觀眾懷疑。”

    但一想到那些風光的主播動輒千萬的身價就讓李文心動不已,他要是有個幾千萬首先就讓家里的房子翻新一下,然后讓家里人過上好日子,自己呢在找個女朋友如此簡單平凡又滿足地過一生。

    想象美好的事物會讓自己倍感安心,李文幸福地睡著了。

    “啊!!!你是誰?你為什么光著身子在我家?gh”

    深夜,一聲尖銳的女聲吵醒了李文。

    李文抬頭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道:“什么情況?你是誰?”

    好不容易睜開眼睛李文才看清那人樣子,清爽的短發,面容姣好。她的一雙大眼睛極為好看,讓半夢半醒間的李文看了許久,他感覺那雙眼里有星辰大海。

    那雙眼睛確實起了霧,變成了大海。女孩邊哭邊甩著她的包朝李文打去。

    “臭流氓!”

    “哎喲,疼。”李文一下清醒了。

    李文舉起一個手阻擋。

    “等等,難道你是房東的女兒?”李文一直沒問姜姨口中的孩子是男是女。

    李文可沒有和女孩子相處的經驗,要是知道是個女孩子恐怕他會猶豫一下,不過最終還是會屈服在低廉的價格之下。

    但此刻這么好看的女孩子恐怕他不會有一絲猶豫,但他仍舊不知怎么相處。

    女孩壓根沒聽見,瘋了似地打著李文。

    “臭流氓快出去快出去!”

    李文倍感無語,他要真是流氓恐怕你說不出一句求救的話來。

    折騰了好一會兒,終于累了,停了下來。

    稍作解釋,弄清楚了原委。

    “原來你就是我媽一直要找的租客?我叫周歆虞,剛才不好意思……”

    好不容易穿上衣服的李文聽說這個名字,剛喝了一口水差點噴出來,瞪著兩個眼睛仔細看著周歆虞。

    “你是周歆虞?我去,你卸了妝我差點沒認出來。而且你說話怎么跟你直播時不一樣。”

    此刻素顏非常清純的周歆虞俏臉一紅,輕輕點了點頭。

    周歆虞,英雄聯盟官方解說,同時也是一名主播。平時亮相都是化著妝的,非常好看,可惜就是說起話來像個漢子,觀眾無不可惜這樣一個美女卻不是個啞巴。

    而如今一見,素顏的她大不一樣,但仍然好看證明她的底子很好。

    李文看她的直播并不多,只是有一些印象,所以認出的晚了一些。

    而且李文也是非常可惜周歆虞在公眾面前的口音的。

    他可是在乎女生的氣質重過長相的。

    不過剛才的周歆虞……像極了女孩子。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