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就問你暈了沒

    虎神郁悶的回家買了個錘子,掏出一雙不符合他啊身份的護甲鞋。

    上單從來只有戰死的將軍沒有后退的慫包,誰先出鞋誰先輸。

    當然為了贏,該出鞋就得出鞋,跑得快還耐抗。

    虎神不曾料到青鋼影也出了個護甲鞋,而且青鋼影還領先他一把提亞馬特。

    “剛才誰說我出護甲鞋慫的,沒看到青鋼影也出了嗎?這就是高手的理解。”虎神道。

    “這證明我還是有威懾力的啊。”

    虎神還未說完,青鋼影一腳就踢了上來。

    “哎喲,我說你真當自己行了是吧。再說一遍,我是杰斯,遠程的,還會變形。”虎神不服道。

    “警告,警告。”一連串的紅色信號打在虎神的臉上。

    “什么情況?什么意思?怎么回事?”虎神一頭霧水。

    ‘我用雙手成就你的夢想。’盲僧從三角草的視野盲區中飛了出來。

    虎神明白了,這家伙剛上線重新開始對線就叫人,這也太不要臉了吧。

    “這世上竟還有比我還不要臉的連體人!”虎神仰天長嘆。

    李文只是淡淡道:“選杰斯不就是找抓么,不然我選青鋼影做什么。”

    李文也向觀眾介紹了一下青鋼影打上單最大的優勢,那就是更好的和打野合體。

    打野追不到的人青鋼影幫你追,打野控不到的人青鋼影幫你控,打野越不了的塔青鋼影幫你越,反正有大招可以躲避塔的攻擊。

    其實青鋼影大招算是個雙刃劍,若是打野不來配合的話,一旦到達6級青鋼影一般是天然少一個技能的。

    就這樣剛剛還在沾沾自喜補了不少發育的虎神又被制裁了,并且由青鋼影拿下人頭。

    正準備趕往上路的挖掘機輕輕嘆了一口氣,轉頭去中路了。

    這要不是雙排,早噴起來了,拿了點優勢就沾沾自喜,不可取不可取。

    幸好中路的db夠穩,即使下路死了一次還是不影響他對線。

    不過男刀的熟練度非常高,挖掘機配合潘森兩個定點控都沒有擊殺他。

    恰到好處的卡隱身和貼墻防gank做的都非常到位,要不是潘森有兩個盾說不定就被反殺了。

    “潘森的劣勢出現了,只要再10分鐘,這把游戲就結束了。”李文宣布道。

    “確實,對面的上中野三個都是偏前期的陣容,然而都沒有打出優勢,這種情況對于紅色方來說已經是大劣勢了。”小腿在旁輔助分析道。

    李文專注游戲,此刻還不能松下那口氣,在這些職業選手手中,游戲不到最后一切都有可能。

    ‘請求支援。’男刀在中路打起了信號。

    按理說,男刀是個支援英雄,但怎奈潘森不給他清線的機會,他又不能強行支援。

    而且潘森是沒閃的,由于上下兩路潘森找不到機會,所以一直在打對線,所以男刀想反其道而行呼喚打野來幫一波。

    潘森這個英雄類似于趙信。

    那就是一旦跳了上來就沒有回頭路,在沒有絕對優勢和閃現的情況下,跳上來進攻的那一刻就代表了潘森有死無生的決心。

    像極了斯巴達勇士。

    李文看到他的信號,靈機一動,用w加提亞馬特快速清完線趕往中路。

    “我們去抓一抓中,運氣好的話還能逮到挖掘機。”李文道。

    事情的準備總趕不上變化,李文走在路上思考如何強行擊殺潘森時,潘森先帶著挖掘機上了,而藏在后面反蹲的盲僧也配合上了。

    這一次潘森補出了更暴力的裝備,即使男刀有隱身,但潘森是主e的,一屁股坐上去就是瘋狂地猛戳。

    “嗷啦嗷啦嗷啦。”主e的潘森傷害讓人看不懂,男刀眼皮一跳,本來是想w提亞馬特清一下兵,對面一點都沒有要動手的意思卻突然動手了。

    一切就發生在最不可能發生的時候,以至于讓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傷害。

    男刀的操作思路是沒問題的,錯只錯在被抓到了時機。

    男刀自知難逃一死也顧不得逃生,將傷害全部打到了挖掘機身上。

    但傷害仍是差了一點,挖掘機還有300血量沒有陣亡。

    盲僧趕到現場時只有血量健康的潘森和殘血的挖掘機在場。

    ndi略感棘手但沒有慫,青鋼影馬上趕到,他只要拖住一會就行了。

    而且若是被對面白白擊殺了己方的中單,而自己卻沒有作為的話這也太傷面子了。

    他龍男ndi可不云訊發生這樣的事情。

    盲僧以極快地步伐靠近敵人,摸眼到潘森身邊,在他身上打出一個天音波。

    他不急著釋放第二段,而是打破潘森身上新的護盾,接著大招一腳踢了出去。

    這是一條完美的直線,只要在05秒的延遲后就能一箭雙雕擊中背后的挖掘機完成雙殺。

    可或許只有02秒的延遲,ndi的臉色就變了。

    挖掘機鉆在地底,在他一系列的連貫操作中插入了一記挖掘機的沖擊波。

    如果以第三視角觀看,一定覺得在挖掘機的標記成功打到盲僧身上的時候就不要放大招了。

    但當時ndi自認為自己的操作也非常快。

    兩個人都是快男,造就了這一幕經典的閃避。

    因此盲僧大招將潘森踢飛的瞬間,挖掘機消失在虛空中,接著嘶吼一聲從虛空中撲了出來。

    “嘖,只能e技能接普攻強換挖掘機了,希望青鋼影能過來收割。”ndi自言自語道。

    “喝!”盲僧e技能出手。

    一道火光閃在他面前,落地后的挖掘機竟然直接閃現逃生了。

    這下ndi像愣在原地一樣,表情難受至極,有苦說不出。

    彈幕都為這一幕敲起了鍵盤。

    “ndi好像急了,但總覺得也沒問題。”

    “神仙打架。太秀了!”

    “挖掘機666!有這打野我不能上王者嗎?”

    李文看著發生的一幕幕,腦海中的思路是換了一套又一套,最終定型在最后一套。

    “潘森的w應該快好了。”李文估算道。

    “青鋼影要來了。”挖掘機在上河道的視野盲區打著信號。

    db心領神會,點了一下自己w的冷卻時間,只有2秒了。

    “兄弟,不要急,我會把w留給青鋼影保你的。我們撤退。”

    db指揮著兩人撤退,不打算強換盲僧了,反正已經擊殺了男刀,而且讓青鋼影趕來中路支援,已經是大賺特賺了。

    db的打法相對偏穩,他的決策沒有問題。

    潘森舉著盾牌掩護著挖掘機一路后退,很快就到了己方塔下。

    “青鋼影呢?應該已經到了啊,難道半路回去了么。”db奇怪道。

    挖掘機非常聰明地和潘森站在一起,這樣就不會落單被青鋼影擊殺了。

    李文確實該到場了,但是他轉了個彎到了f6處。

    “這里能踢到?文神在干嘛。”

    “我覺得是想翻墻過去,閃現接r強行擊殺挖掘機。”

    “可是放完r會被潘森暈,然后會被挖掘機頂起來啊。”

    “對啊,只有e技能暈到敵人才能完成擊殺,不然在塔下很可能會被反殺。”

    “這操作我屬實沒看懂。”

    李文依舊沒有任何動搖,看到潘森和挖掘機進塔才按下e技能。

    “還真就想這樣操作?”

    彈幕都在懷疑李文對青鋼影的熟練度。

    可剛攀附到墻上的青鋼影沒有直接彈射出去,而是先閃現過墻,再一蹬腿飛了出去。

    “臥槽,他怎么在那個位置!”db被嚇到了。

    光速之間,db鼠標移到w技能上一看范圍。

    不夠范圍,不能直接暈倒。

    青鋼影e閃,再接加長版的二段e飛身出去踢中貼在一起的兩人。

    “暈了沒?”李文笑問道。

    …………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