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蟲潮,來自華夏的幸存者部隊

    “轟!”火焰升起,穿梭機上,布里茨收起電漿炮,對著身后的穿梭機駕駛員升起大拇指。地面上,正準備大展拳腳的邁克爾咬牙切齒的看著穿梭機尾部艙門處的布里茨,就在剛才,穿梭機追上了一個已經落地的蟲囊,布里茨和邁克爾打賭,賭擊殺數,代價是布里茨的那罐可樂,孫易笑著搖了搖頭,不知道邁克爾哪里來的自信和一個重火力掌控者去比較輸出。直到邁克爾從背部儲物格內取出了粒子風暴榴彈,孫易總算知道了邁克爾的底氣在哪,只不過,在邁克爾跳落下地面準備發射的時候,數發電漿炮彈已經精準的擊中了落在地面的蟲囊。

    “邁,投機取巧不是好習慣!”布里茨跳落下地面,當著邁克爾的面取下頭盔拉開了易拉罐,咕嘟咕嘟的大口喝著可樂,然后豎起中指對著邁克爾搖了搖,邁克爾的喉結聳動,無奈的咽了幾口淡如水的營養液。旁邊的孫易無奈的看著這兩個豬隊友,對著漂浮半空的穿梭機揮了揮手,隨后穿梭機關閉艙門,朝著太空飛去,穿梭機在空戰中毫無作用,現在,穿梭機的首要任務就是將戰艦上的作戰人員接到地面。

    “別鬧了!注意警戒!”孫易看著化為了灰燼的蟲囊,對著兩人說道,幸好亞洲的氣候較為濕潤,電漿炮帶來的高溫并沒有引發火災。

    “露露,我們的位置在哪?”四周都是郁郁蔥蔥的樹木,無法識別方向,孫易詢問露露道。

    “按照原始數據庫的地圖對應!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在亞洲板塊中國區域的陜西省銅川市!只不過我很驚訝,因為按照資料記載,這里是黃土高原的腹地,荒涼無比,現在卻是郁郁蔥蔥的高大植被,地球的生命力依然是如此的頑強!”露露回答到,雖然語氣中沒有感嘆,但孫易卻覺得露露有一絲驚訝,看來,曾經那個愛鬧的小露露要回來了。

    “別驚訝,我通過衛星連接了你們的天網,正在學習人類的知識,包括情感,發現你們的世界,確實比瑪雅文明的世界要精彩!”露露感應到了孫易的思維,有些害羞的回答道,讓孫易有些驚訝。

    “自然的威力自是神奇的!”孫易搖了搖頭將某些思想拋棄,看著眼前的植被說道,查看著衛星定位,就在30秒前,亞洲沿海的蟲囊已經被全部清除,上官云的機甲團也抵達了亞洲,卻被戈爾人的機甲纏住了。

    “歐洲區域已落地蟲囊已被清除完畢,蒙古高原和喜馬拉雅山脈處的蟲囊已被戰機擊毀,目前女妖戰機編隊和維京戰機編隊開始全球監視先前的蟲群,目前只剩下落入南亞區域及東亞中國區域蟲囊需要清理,第一軍團空騎兵1師已經在西伯利亞定點清除落地蟲囊,和先前落地的蟲群,南亞有第一軍團的地面機甲師110師開始清除任務,坦克旅和地面部隊正在火速通過西亞向東亞推進!”露露給孫易匯報著即時數據,戈爾人的困獸之斗,已經被慢慢瓦解,上官云的機甲團已經開始陸續圍剿從海洋登陸的戈爾人機甲,在地球上的戈爾文明機甲幾乎是最老式的那一代,在二代半的執刑者機甲團面前不堪一擊。

    “查看最近蟲囊落點!”孫易翻看著指揮中心播報的數據,在地圖上尋找著距離最近的蟲囊落點。

    “中國區域未被攔截落點蟲囊共五處,分別位于黑龍江省,西藏區域,廣西丘陵,四川盆地,陜西平原,離我們最近的落點是陜西平原,落點位于西安市附近,由于衛星被調動至海洋,無法完全核實落點,所有落點均為智腦計算,預計偏差為47公里!對了,剛剛位于蒙古平原的第一軍團401坦克旅和103師的數個小隊已經直入黑龍江省執行圍剿,西伯利亞的空騎兵1師也派出一個團的旋翼機加入,西亞的坦克旅和七個103師小隊已經越過了阿富汗高原正在向西藏推進,南亞的機甲師已經安排先鋒部隊協助103師小隊,他們表示將從西藏直取四川和廣西!”露露向孫易整合數據后匯報道,不愧是人類陸軍第一軍團,機動速度真的飛快。

    “額,西亞到西藏不是有喜馬拉雅山脈這個天險嗎?他們怎么推進?”孫易有些好奇,第一軍團的坦克旅要怎樣進入喜馬拉雅山脈。

    “來自威廉大校的回復,沒有路,就炸一條!”露露有些想翻白眼,長時間接觸人類的天網,某些情緒化的動作越來越熟練。

    “好吧,我們的目標點是陜西平原!落點距離我們多遠?”孫易無奈的說道,露露那副看白癡的眼神真讓自己難受。急忙炮撇開話題。

    “距離點110公里!蟲囊有自我感應狀態,它會自我尋找能量物質最多的位置,便于狗蟲無序繁殖分裂!”露露查看著數據,一條直線被連接了起來,露露推算蟲囊會落在位于西安市的驪山附件,因為只有那里的植被最為貌似,原始數據庫中也顯示那里是最大的風景區,有著最為原始的植被。

    “老邁,布里茨,位置已經上傳!距離點110公里,急行軍,保持警戒!”孫易對著蹲在一邊警戒的布里茨和邁克爾說道,隨后背部的推進器啟動,腳底氣流波動,朝著上空彈射而起,隨后,邁克爾和布里茨也緊隨其后,一個彈射大約可以跳出1公里之遠,三人不斷的彈射著,驚起無數林中生物。

    “檢查能量,準備迎敵,希望它們還沒開始繁殖!”在接近落點十五公里的位置,孫易半蹲在地,沒有繼續前進,而是更換了一塊副電池,以保證遭遇戰時不會出現失能的情況,推進器的長時間工作已經耗費了大部分能量,聽到孫易的話,布里茨和邁克爾急忙更換電池。

    “前進!”孫易再次彈射而起,只不過這次沒有大幅度跳躍,而是最小功率運轉,掃描儀探測著周圍的環境和未知的敵人。

    “3方向7公里處發現能量反應,疑似有戰斗發生!”露露捕捉到了不遠處有能量反應,有爆炸聲傳來,空氣中,聲音的傳播速度遠遠比不上光和電磁波段,露露利用掃描儀已經率先發現了戰斗。

    “奇怪,其余登陸亞洲的小隊都是在太平洋東部沿海和東南亞位置,中國區域內陸沒有小隊登陸啊!”邁克爾詢問道,隨后在103師的通訊頻道核實著各個小隊的位置,均未發現有其余小隊在附件。

    “難道?!”孫易突然想到了什么,推進器功率全開,朝著交火位置沖了過去,邁克爾滿頭霧水,布里茨想了想也緊隨而去,只留下邁克爾一個人在風中凌亂。

    “頭,你們這是搞什么?”邁克爾在通訊器內不解的問道。

    “傻啊,地球上又不是只有我們的武裝力量,也許這是中國的幸存者武裝呢?”布里茨無奈的給這個腦子轉不過彎的黑大個解釋著,邁克爾瞬間懂了,率先沖向戰場的孫易已經看到了發生戰斗的雙方。一群身穿迷彩作戰服的人類士兵被簡易的機械外骨骼包裹著,老式的火藥武器正朝著同一個方向開火,身后的數輛坦克不時朝著對面發射著金屬彈丸,和孫易在美洲看到的坦克不同,這里的坦克居然已經在使用電磁武器。和人類交戰的正是那個落入陜西平原的蟲囊,此時,數以萬計的狗蟲正在和人類士兵交戰,蟲囊的落點已經布滿蟲卵,幾個呼吸就有數千個蟲卵爆開,各式各樣的狗蟲出現加入戰斗,幾百只母蟲正在拼命的生殖著蟲卵,狗蟲不斷的將周圍的有機物腐化后轉化為能量給與母蟲和蟲卵,人類士兵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開始節節敗退。

    “老邁,護盾,布里茨,核彈!”孫易大吼道,一個彈射沖入身著迷彩士兵的防御戰線,數顆電漿手雷甩入蟲群,百米范圍內的狗蟲化為了殘骸。

    “什么!?”像指揮官一樣的人類驚恐的看著這個落在自己面前的鋼鐵巨人,恐怖的骷髏臉上,兩個眼眶處血紅色的光芒滲出,手中巨大的武器朝著蟲群釋放彈藥。

    “冷靜,士兵!”孫易聽到這熟悉而又陌生的漢語,心里為之一振,將最前面的數只狗蟲擊斃,對著身后的士兵們彈起自己面部的護罩,一模一樣的人類面容出現在眾人面前,正在迎敵的士兵們看到孫易的面容后都驚訝的說不出話來,更是一時間忘記了防御。

    “注意!”邁克爾提著合金巨盾落地,巨大的護盾出現在眾人眼前,一發核彈從布里茨右臂的彈倉射出直入太空,隨后朝著母蟲群位置落下,布里茨急忙落地躲在邁克爾的護盾內,順便將數個士兵按在地上,孫易也將那名指揮官和身邊的數個士兵按在身下。

    “轟!”核彈在爬升至百米后,迅速朝著母蟲群位置落下,狗蟲感受到了危機,想要轉移母蟲,但為時已晚,核彈落入蟲群,一朵小型的蘑菇云升起,內部的粒子發生聚變,龐大的能量和高溫瞬間將中心數百米范圍的物質汽化,地面上留下高溫過后土壤的結晶體,所有的母蟲和菌毯被汽化,巨大的沖擊波襲來,撕碎了想要沖向人類士兵的蟲群,無數的狗蟲殘骸和樹枝石塊被巨大的沖擊波夾雜著沖向孫易等人,拍打在護盾上,在那些幸存者士兵驚訝的眼神中,沖擊波被彈開,在護盾內的眾人只感受到了爆炸帶來的震動,而沖擊波卻沒有到來,一發最小單量的聚變核彈,將數公里的植被和地表掀起,化為了塵埃。

    “發現活著的生命體!”沖擊波散去,一切物質回落,露露檢測到不遠處有母蟲的生命跡象,數千米外,無數的狗蟲尸體下,數只母蟲艱難的爬了出來,巨大的顎部直接將堆在身邊的狗蟲尸體撕碎吞噬,化為能量繼續孵化蟲卵想要激活蟲潮。

    “老邁!布里茨!警戒!”孫易舉起步槍一發射線擊中一只母蟲,由于過多的蟲尸,這法射線只是擊穿了數只蟲尸沒有擊中母蟲,孫易急忙將步槍背在身后,面部護甲落下,推進器開啟,沖向母蟲。

    “他想干什么?!”幸存者武裝指揮官驚恐的看著沖向狗蟲的孫易,在他的印象中,這種來自異世界的生物沒有強大的火力根本無法擊殺,隨后他驚訝的張開了大嘴,只見高速前進的孫易將想要攔截的數只幸存的狗蟲劈成了兩半,右手一把奇特的武器彈出刀刃,奇特的銀灰光芒中,無數的光線在跳躍,孫易右手橫起沖向母蟲,幾顆蟲卵已經孵化,狗蟲帶著猙獰的面容出現,只不過為時已晚,一道刀光閃過,母蟲帶著剛剛孵化出來的狗蟲一起化成了兩半,凄厲的慘叫聲中,剩下的數只母蟲四濺著墨綠色的體液死去,落入陜西平原的蟲囊被徹底消滅。

    “呼叫指揮中心,落點為亞洲中國區域陜西平原蟲囊已被消滅,合金小隊,孫易,完畢!”孫易收起粒子激蕩刃,身上被濺了一身蟲血,母蟲和一般狗蟲的血液沒有腐蝕性,只有坑道蟲和以酸液為武器的特殊狗蟲有,不然孫易的戰甲估計需要重新噴涂特種涂料了。

    “您好,自我解釋一下!人類復仇聯盟和地球解放軍第一星系艦隊直屬軌道空降103師,合金小隊,二級軍士長,孫易!”孫易走到那名張大嘴巴的幸存者指揮官面前,彈起面部護甲,笑著用漢語說道,露出五顆大白牙,伸出了右手想要和這名指揮官握手。這名指揮官沒有回應,只是驚訝的看著孫易的手掌,孫易低頭看了下合金手套上沾滿了墨綠色的體液,尷尬的說道:“不好意思啊!”然后從儲物格取出一瓶清水將手掌上的體液洗去,重新對著這名指揮官伸出了手掌,依然沒有回應,孫易順著對方的目光看在自己的胸前,藍色的聯合國旗幟,額鮮艷的五星紅旗。

    “你們,你們是…”這名幸存者指揮官伸出手指顫抖的著孫易胸前的旗幟,結結巴巴的說道。

    “嘿,兄弟,你好,我也是中國裔!”孫易一把抓住這名指揮官顫抖的手掌,用力的搖了搖,用漢語說道,標準的普通話讓這名指揮官和身后的幸存者士兵更加的張大了嘴巴。

    “你們,真的是從,外面來的?”這位名叫袁春望的人類指揮官還是不敢相信的抬頭看著眼前的孫易三人,取下了頭盔的三人的確和自己長得無異,當然,滿頭天主教經文的布里茨和黑乎乎的邁克爾絕對不是一樣的,不過孫易的外表和那口標準的普通話讓袁春望對這幾個人有了一絲信任,身后的士兵正在打掃著狗蟲的殘肢,時不時看向正在交談的幾人,那些堅硬的外殼是做裝甲和彈藥最好的材料,只有狗蟲外殼制作的彈藥才能擊破狗蟲堅硬的盔甲,在孫易給袁春望解釋自己的來歷和意圖后,原本淡定下來的袁春望又開始不淡定。

    “真的,真的,中校閣下,我已經說了幾次了!”孫易無奈的點點頭,身穿幾百年前一模一樣的迷彩服,簡易外骨骼輔助著袁春望和士兵們使用這些被擴大了口徑的火藥武器,人類星域的軍銜制度完全和千年前的地球一模一樣,袁春望的肩章上兩杠兩星的軍銜表示著這個結巴的指揮官是一名中校。

    “難以置信,我還是不敢相信!”袁春望的內心很糾結,眼前三人的著裝卻是領先自己人太多,說是外星人也說得過去,但是這外星人普通話比自己說的還標準,那就很難受了,而且,這次的行動也是眼前這個人發布全球廣播后,位于漢中的一個幸存者營地發出的求救信號被他們知悉,堡壘的最高指揮官決定派出部隊前往解救,才回來的路上遭遇到了蟲囊并發生了交火。

    “作為登陸作戰地面部隊指揮官我需要您的協助,現在地球98的地域已經被解放,我們的部隊正在殲滅殘敵!現在,我需要您協助我前往你們的堡壘或是基地!登記幸存者人數,和需要的物資,我會安排戰艦空投!”孫易收起嬉皮笑臉的面容嚴肅的對著袁春望說道。

    “對不起,雖然你救了我們,但是沒有最高首長的命令,我不能告訴你們基地的位置,更不可能帶你進入基地了!”袁春望搖了搖頭,他需要為基地內數百萬人口負責。

    “執刑者機甲團呼叫合金小隊,敵方機動部隊已經全軍覆滅,告知你部位置,我部將前往支援!”通訊器內,上官云官方到騷氣的話語傳來,孫易無奈的開啟了智腦,查看著最新的作戰數據。

    “露露,播報數據!”孫易看著不停滾動的數據,頭疼的將露露叫了出來做苦力。

    “兩艘戈爾文明大無畏級的戰艦已經被維京戰機群擊毀,戈爾文明的機甲群和戰機集群已經全部被擊毀,剩余四個蟲囊落點已經全部被消滅,其中黑龍江省的蟲囊形成了蟲潮,已經被剿滅,空騎兵1師正在周圍搜索監控,維京戰機y1171編隊發現了一個大型蟲巢,形成了數百年,已經引導艦炮炸毀了,衛星重新上線至地球同步軌道開啟蟲群捕捉,協助戰機監控地球剩余蟲群,不過數據顯示地球上存在蟲群的幾率為7,但是還有一艘泰坦級別的戰艦失去蹤跡,機甲二團已經在百慕大區域封鎖戒備了!目前地球算是已經被完全解放了!”露露一口氣播報完了所有數據,隨后不屑的看了孫易一眼消失在孫易眼前。

    “坐標已發送,執刑者機甲團請到達指定位置!”孫易一臉懵逼的看著消失的,無奈的笑了笑,看著眼前一臉正直的袁春望,想到了同樣正直的上官云,嘿嘿一笑,立刻聯系上官云到達西安市。

    “這里,就是中國最后的幸存者基地了!始皇堡壘!”袁春望一臉媚笑的指著一堆亂石對著孫易說道,身后數十架執刑者機甲站立在身后,上官云黑著臉跟著孫易身后,機甲被智腦托管著,大老遠過來卻被孫易拿來撐場子還被賣了,此刻的上官云內心比吃了屎還難受。

    “我告訴你了啊,等會聯系首長可以嗎,讓我上去看看,求你了你說的!”袁春望滿眼小星星的看著上官云和孫易,一個中年胡子拉渣的大漢這樣看著你,確實很難受,開始袁春望是拒絕告知孫易基地位置的,但是上官云的機甲落地后,袁春望和他的士兵還有漢中解救的幸存者看著眼前這個高達20米的巨大高鐵機甲瞬間眼中冒出了星星,這個時候的孫易想到了導師的一句話就是“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機甲夢。”

    “真家伙啊!”袁春望和幾個士兵正在上官云的執刑者機甲下撫摸著光滑的腳部護甲,孫易用進入機甲的條件換了袁春望帶路,袁春望此刻的內心更為澎湃,那部老電視里面的高達和眼前的機甲比起來,真的美爆了,眼前的機甲雖然難看,好歹是真家伙啊,特別是這個軍士長還答應了自己可以讓自己進去看,更是好極了。

    “袁中校?袁中校!口水擦下,麻煩聯系你們的首長好嗎,我有要事相談!”孫易滿臉黑線的看著那個如同撫摸著愛人肌膚一樣撫摸機甲的中校。

    “啊!好嘞!”袁春望擦了擦口水,屁顛屁顛的前往裝甲車去那通訊器聯系基地去了,一步三回頭。

    “等會記得讓我上去啊!做人要講信用!”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