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故人

    “先生,我們是不是讓馬克族星域的人全部撤回來,那邊看來快要成為死地了!”泰瑞特帝國的星域,位于第二行政星帶的一顆殖民星上,一名全身包裹再鐵鎧甲里面的男子對著正在處理事務的喬治說道,喬治抬起頭,看來他一眼,沉思了起來。

    “先不把,等候命令,對了,我讓你們協助大使館撤離僑民的事情怎么樣了?”喬治對著鎧甲男問道,臉部有些扭曲,燈光下,如同鱗片一樣的臉閃爍著不一樣的光澤。

    “已經完成撤離,在冊僑民一百四十五萬,加上家眷和偷渡者,一共一百九十三萬,已經全部轉移到了馬克族49星系的首星。”鎧甲男回應道,喬治點了點頭,拿起筆,在皮革上寫了些什么,交給了鎧甲男。

    “讓小惡魔的人帶過去,以最快的速度,馬克族星域內所有的沉睡者全部動作起來,速度要快,如果可以,打包一些馬克族人,或許聯盟那些家伙們會很樂意。”喬治淡淡的說道,鎧甲男點了點頭,收起皮革走了出去,喬治嘆了口氣,走到外面的空地上,抬起頭,看著頭頂那顆有著星環的行星,奇異的景象再次告訴他自己,這里不是人類星系。

    “還是在家好啊!”喬治再次嘆了一口氣,看了看那顆帶著星環的行星,不屑的笑了笑后,走回了辦公室。

    “尤里上將,還有五分鐘抵達艾達文明接駁星門!”在次空間處于躍遷狀態的血之復仇號內,一名通訊員拿起通訊器對著艦長尤里上將呼叫道。

    “明白,發送通訊,所有燈光為藍色,注意四周!”尤里上將淡淡的回應道,隨后,艦隊和上萬艘運輸艦上的燈光,變成了藍色。

    “脫離躍遷!”隨著戰艦輕微的震動后,速度變慢了起來,智腦通知離開了次空間,隨后,一座金黃色的巨大星門出現在了血之復仇號的正前方,相比于血之復仇號那長達70千米的艦身,艾達文明的星門兩側的能量發生器已經超出了血之復仇號的長度,寬達近百公里的巨大星門是人類在工業星上星門的三倍之大,淡綠色的能量粒子從發生器內發出,在星門處形成一道光幕,中間則是一條長長的粒子束,尾部的粒子搖擺不定,慢慢逸散。

    “讓后勤艦去安放能量塊,輸入密碼,準備跳躍!”看著眼前龐大的星門,尤里上將微瞇著眼睛說道,已經經過了無數次,但依然不得不感嘆一個接近四級的文明是如此的強大,人類,還是需要努力,很快,一艘拉滿了氫同位素能量塊的運輸船緩緩駛向兩個能量發生器,艙門開啟,無人機牽引著裝滿能量塊的集裝箱進入了能量發生器的接口內,運輸艦快速后撤,星門的光幕開始波動,淡綠色的粒子束光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巨大的蟲洞。

    “星門開啟,依次跳躍!”看著開啟的星門,尤里上將拿起通訊器道,血之復仇號最先躍進了星門的扭曲空間,接著,兩艘巨大的長須鯨級運輸艦也緩緩駛入了進去。

    “落地,更換識別通訊系統,內部溝通切換量子系統,外部使用銀河系聯盟通用語明碼通訊,請各位注意用詞,我們的朋友,可是一群高傲的家伙!”隨著從蟲洞中離開后,看著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尤里上將笑了笑,拿起通訊器對著艦隊命令道。

    “哇!這就是艾達文明的星域嗎!好漂亮啊!”地獄公爵號,邁克爾坐在駐地主席臺前,看著來自地獄公爵號智腦傳來的實時投影慨嘆道,隨著投影的開啟,正在訓練的103師其余人也開始慢慢的圍了過來。

    “艾達文明所在的銀河系南方是一片銀河系形成前的星云帶,也就是說這些星云的歷史和銀河系一樣悠久,也正是如此,這些星云帶給艾達文明提供了無窮無盡的能量和材料,才使得他們可以成為銀河系南方的霸主!”王軒拎著頭盔說道,從頭盔內拿出眼鏡,帶在頭上,很騷包的摸了摸頭發。

    “老王,你來過!?”邁克爾驚訝的看著王軒說道,一時間所有人都看向王軒。

    “呵,我家和艾達文明有貿易往來,來過一次。”王軒聳了聳肩膀說道,得來的卻是邁克爾的中指和眾人鄙視。

    “就來了一次還給裝上了!”

    “親愛的盟友,愿希維爾女王的榮光庇佑著你們!我是女王的衛隊第七中隊隊長斯圖瑞林校尉,請跟隨引導光束指引停靠,接受例行掃描!”很快,艦隊的公頻內,接入了艾達文明的守衛部隊,墨綠色的指引光線在所有戰艦和運輸船的主控智腦上亮起,數艘圓柱形的艾達文明戰艦行星級戰列艦出現血之復仇附近。

    “哈哈,斯圖校尉,好久不見!”聽到有些熟悉的聲音,尤里笑了,拿起通訊器大聲說道,對著領航員揮了揮手,示意按照對方的要求做。同時,尤里在智腦上操作一番后,開啟了全時視頻通訊的邀請。

    “您是,尤里列昂尼得將軍,將軍閣下,好久不見,再次見到您,是斯圖瑞林的榮幸,如果芭芭拉都尉在此的話,一定會很高興。”主控室內,一道光幕亮起,一個聲音同時響起,有些女同志不由的轉過頭看去,然后就癡了。只見來自艾達文明戰艦的全時視頻光幕中,那個俊美到比女子還要漂亮的面容讓血之復仇號的這些通訊員妹子們犯起了花癡,熾熱的目光開始讓斯圖校尉都有些緊張了起來。

    “咳咳,成何體統!”尤里上將咳嗽一聲后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的哼道,通訊員妹子們急忙轉過了頭去。隨后,尤里看向斯圖校尉,然后,嘆了口氣,同為人形生物,艾達人和人類幾乎沒有差別,除了那雙尖尖的耳朵,要說大差別就是,艾達文明的女性很漂亮,男性更漂亮,要說人類是艾達人的親戚,估計得說是人類高攀了。

    “那個,那個,斯圖啊,芭芭拉不在星城吧!”看著斯圖的面容,尤里不由的想到自己作為交換生來到艾達文明學習泰坦級戰艦駕駛時認識的那個女子,有些心虛的問道,畢竟,在這個必須停靠的星城內,有一個一直惦記著自己的艾達女子,而且還是瘋狂的那種。

    “啊,抱歉,尤里將軍,都尉奉命前往邊境巡邏去了,已經離開了十五天的,應該快要回來了,需要我為您聯系芭芭拉都尉嗎?”斯圖微笑著說道。拿起了手中通訊器,準備聯絡芭芭拉都尉。

    “別不不不!別啊!”尤里急忙擺手說道,老臉羞得通紅,慌亂的表情讓控制室內的幾十人奇怪的看著尤里上將。

    “這樣啊,那我就不聯系芭芭拉都尉了,對了,請您指揮您的艦隊按照引導停泊,衛隊要塞需要對您艦隊進行違禁品掃描,時間為人類時間三個小時,你們的情況我們已經了解了,女王命令我們在要塞檢查完畢后,余下的十五道星門全部為您直接開啟,對了,長時間的躍遷會對碳基生命體產生傷害,需要我為您和您的艦隊準備祛除疲勞藥劑嗎?”斯圖校尉放下通訊器,對著尤里問道。

    “不用了,我們已經準備好了,麻煩你以最快的速度對我們進行檢查,我們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前往馬克族星域!”尤里上將擺了擺手說道,斯圖校尉點了點頭,切斷了視頻通話,行星級戰艦開始調整朝向,帶著血之復仇號前往要塞做停靠檢查。

    “艦長,芭芭拉都尉是誰啊。”一旁的參謀長好奇的看著尤里上將問道,尤里的老臉刷的一下變得通紅。

    “做你的事去,問那么多!”尤里上將拒絕的說道,結果,一旁的政委看不下去了。

    “尤里,你要是說出來,等會吃飯我請你喝酒,要是不說,這次行動,你別想聞到一絲酒味!”政委沒好氣的說道,作為艦隊的二把手,已經不知道在多少次的任務中給尤里擦p股了。

    “老趙!你!”尤里通紅著臉,指著政委趙康說道,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羞的,估計絕對是羞的,尤里這種老毛子的臉皮比坦克裝甲還厚。

    “親愛的達瓦里希!別這樣!”尤里看著自己的老搭檔趙政委不吃這一套,開始低聲下氣的求了起來,然而,這個芭芭拉都尉已經勾起了這群人的好奇心。

    “要么說,要么戒酒!”老趙強硬的說道,兩個都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特別是老毛子最容易喝酒誤事。

    “說說說!就一次,以后別逼我了!”尤里糾結了一會后說道,面子什么都哪有喝酒重要啊,于是乎,尤里嘆了口氣,靠在了主控臺上,說起來過去。

    “艾達文明送給了我們聯盟一批星系級戰艦也就是我們的泰坦級戰艦,我當年作為交換生,來他們這里學習操控和指揮技術,芭芭拉還有斯圖是艾達帝事學院的同學,不過芭芭拉是我的學姐,我們那時候,剛剛接觸這些東西,有點急功近利,就找這些艾達人套情報,我就盯上上了芭芭拉這個女王衛隊大將軍的女兒,同時呢,不知道是不是審美疲勞了,芭芭拉對那些看起來俊美的艾達男子并不感興趣,相反很享受我這個糙漢子!”說道這里的時候,尤里上將很自豪的挺起了胸膛,老趙一群人不由的朝著腳下的甲板吐了口唾沫,見著大家伙對自己鄙夷了起來,尤里上將豎了個中指后,繼續說了下去。

    “這東西,陰陽相吸,就是宇宙不變的法則,對吧,然后呢,一來二去,我倆就好上了,后來嗎,看著交換期限越來越近,那些個教官呢,交的不情不愿的,我們就只好自己找人套近乎要進度,我吧,就用酒把芭芭拉灌醉了,得到了我們需要的資料,然后我一晚上就看書去了不,為了聯盟,我只能拼命學習,結果芭芭拉第二天醒來就要我負責,說是按照艾達文明的習俗,我已經是她的人了,必須嫁給她!作為偉大的俄羅斯人,什么叫我是她的人,然后我義正言辭的拒絕了,芭芭拉哭了,我第一次看到這女孩子哭,然后就跑了,我也沒在意,拿著資料就去找我們的人去了,直到交換結束,我都沒看到過她了。”尤里攤了攤手說道,毫不在意,卻發現主控室內所有人還是一臉鄙夷的看著他。

    “呸,渣男!”一名女通訊員低頭輕聲唾棄道,隨后,領航員駕駛員等等都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艦長,你要我說你什么好啊!唉!”參謀長拍了拍尤里的肩膀,離開了主控室,前往作戰指揮室繼續制定計劃去了,看得尤里滿頭霧水。

    “活該單身!”政委老趙也拍了拍尤里的肩膀嘆息道,走向控制室的大門,突然想起來什么,轉頭看著尤里,看得尤里渾身發毛。

    “老趙,你正常點,都四五十的人了,我不搞那個啊!”尤里捂住胸口有些害怕的看著和自己搭檔二十多年的老趙說道。

    “別裝了,我就知道,你小子心里估計就惦記著她,幾十年不取,怎么的,忘不了還是心里有愧啊!”老趙沒好氣的說道,尤里聽到后,臉色變了變,沉默了下來,低著頭,許久。

    “老趙,我是聯盟的高層,她是異族的貴族后裔,我們是沒有可能的,而且,艾達文明的壽命有六百年之久,而我們呢,就算我可以陪伴她一百年,那今后的三百年,她會活在痛苦之中,我不能誤了人家啊!”尤里抬起頭。臉色痛苦的對著老趙說道,老趙聽到后,若有所思,看著尤里,點了點頭。

    “引擎關閉,連接牽引力場,錨定!關閉抗干擾設備,接受要塞超大型磁感貨柜掃描陣列的掃描!”尤里看著眼前這個三角狀的巨大要塞命令道,很快,智腦按照尤里的命令開始操作,同時,命令也被下達至艦隊各艦。就在第一艦隊帶著運輸艦隊接受要塞掃描的時候,一艘小型的高速飛船從艾達文明的星域內駛進了要塞。

    “感知,感知!控制!”地獄公爵號,103師的駐地,孫易正在指導新兵們訓練在朱日和上學習到的特種作戰戰術,全息模擬加上神經浸入式互感系統的完美運用,使得兵種訓練不需要完美的實戰環境,利用全息模擬的場景將人體的意識傳輸進入該場景進行訓練,同時訓練的結果一夜會形成電訊號保留在大腦中形成戰斗意識,但是同時需要搭配肌肉戰術訓練,因為大腦內形成了戰斗意識不代表身體可以及時作出反應,所以朱日和會有龐大的實戰模擬場地,對于曾經的地表最強陸軍來說,戰斗意識不是最有用的,只有當身體的每一部位的都形成了肌肉記憶,才能第一時間作出反擊和相對應的戰術動作。

    “你是潛伏暗殺,而不是被敵人潛伏暗殺,作為一個狙擊手,敵人都摸到你的背后了,怎么辦,盾墻不可能二十四小時都護在你的身邊,你在遠程支援的前提下,必須先學會自保!”孫易對著剛剛取下連接模擬環境頭盔的戰士說道,還需要磨煉,孫易內心有些急躁,因為這次的任務不知道會不會有危險,按照目前的情況,這群新兵將會損失慘重,孫易必須得在三天之內繼續給新兵們加餐,三天后,抵達49星系,孫易害怕會有意外發生。

    “你先下來,賽琳,演示一個狙擊手孤狼行動的時候該怎么做!”孫易拿過頭盔對著新兵說道,隨后對著賽琳揮了揮手,賽琳將手里的80大狙交給邁克爾后,接過了頭盔,戴上后,安靜的盤腿坐下,開始她的演示,只見賽琳借助一切有利的地形開始狙殺目標,在確定被發現后及時的更換位置,如同一個獵豹一樣,在樓房和樹木只見飛速移動。

    “記住,你們不但是小隊的眼睛之一,還是在小隊面臨威脅的時候唯一的支援,你們的射擊決定了你們隊友的生死!”孫易對著低下幾百名狙擊手說道,不遠處,布里茨和辛巴正帶著一群重火力操控者聆聽其余小隊老兵的教誨,隔壁,三叉戟的康納中尉和西蒙正帶著突擊兵作戰術動作訓練,王清則是和一群指導員對新兵開始心里輔導,整個駐地內的氣氛有些緊張。看著那群指導員一個個對著有些緊張的新兵做心理輔導的時候,孫易突然想起,自己的小隊自夜梟這個假軍醫兼職指導員犧牲后,小隊就沒被指派過指導員,而且自己的小隊到現在還缺員兩人,就在孫易起身準備找王清詢問情況的時候,電梯門開啟,劉清笑著走了下來,身后更是跟著一個身著孫易從未見過的戰斗服的人。純黑色的戰斗服緊緊的貼合著戰士的身體,苗條的曲線展現的淋漓盡致,金屬質感的外殼上雕刻著華麗的花紋,看起來結實但不臃腫,

    “老劉,有事嗎?這位是?”王清對著劉清迎了上去,打了招呼后,打量著劉清身后的人。那是艾達文明的戰斗服,王清認識

    “這位是…”劉清正準備給王清介紹身后來人的身份時,卻被打斷,只見這名艾達文明的軍人取下了頭盔,粉色的長發落下,露出一張精美的面容,尖尖的耳朵示意著她的身份,而精致的面容上,卻有著一雙充滿英氣的眼睛。

    “尊敬的人類指揮官您好,自我介紹一下,帝國長公主的侍衛隊衛隊長迪麗暗月校尉!奉長公主殿下的命令,尋找一位名叫孫易的先生!”迪麗面無表情的說道,血紅色的眼眸不帶一絲情感,王清聞言,和劉清對視一眼,劉清聳了聳肩膀,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孫易!”看著劉清不知情的表情,王清無奈,只能把孫易叫了過來。

    “師長!劉少將!這位?怎么稱呼?”孫易走了過來,對著兩人行禮道,打量了一下迪麗暗月。

    “您就是孫易先生吧,我們長公主請您過去!有要事告知!”迪麗暗月對著孫易說道,上下打量了一下,緊皺著眉頭,這個一直被長公主戀戀不忘的人類,似乎也沒什么特別。

    “你們長公主是誰?”孫易奇怪的看著迪麗暗月問道,這下,迪麗暗月的臉色開始變得難看起來,有種拔刀摟這個不知道好歹的家伙的沖動,但是長公主命令自己必須帶孫易過去,迪麗暗月深吸一口氣,安撫下內心跳動的怒火。

    “希爾芙阿弗洛狄忒殿下,現任艾達帝國希維爾阿弗洛狄忒女王的姐姐!”迪麗用冰冷的語氣說道,孫易頓時知道是誰了。

    “哦,是那個神神叨叨的監察使啊!”孫易點了點頭說道,語氣和神情的不敬將迪麗暗月徹底激怒。

    “不許你侮辱長公主殿下!”澄的一聲,迪麗暗月從腰間拔出一把合金長劍指著孫易怒吼道,將王清和劉清嚇了一大跳,同時正在訓練的人群也被吸引了過來,見到迪麗暗月拔刀相向,西蒙等提著步槍沖了過來。

    “停下!”看著情況有些失控的王清急忙對著趕來的人群吼道,所有人停下腳步,看著王清,等待他的命令。

    “迪麗都尉,這就是你們號稱愛好和平的艾達文明的待客之道嗎!”劉清挑著眉頭肚子和迪麗暗月沉聲說道,迪麗暗月見狀,手臂顫抖一下,內心暗道不好。

    “抱歉,他侮辱了長公主殿下!作為長公主殿下的侍衛隊長,他必須給我一個解釋!”迪麗暗月嘴硬道,但是接下來王清的話,徹底讓她慌了手腳。

    “你們長公主殿下不是讓你來請孫易么,現在拿刀相向,幾個意思?”王清低聲說道,迪麗暗月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任務和長公主在自己來之前對自己的要求,對,是把孫易請過去。

    “對不起!”迪麗暗月急忙收起刀刃,低著頭對著三人說道,看得眾人是面面相視,一臉懵逼。

    “額師長,那我去了啊?”孫易見狀,只好對著王清問道,王清見狀,點了點頭,隨后,在迪麗暗月身邊咳嗽一聲后,朝著電梯走去,迪麗暗月就像一個做錯了事情的小孩子一樣,低著頭急忙跟上。

    “孫先生,這邊請!”迪麗暗月對著孫易伸出手指引道,孫易好奇的打量著這個巨大的要塞,看起來沒有蒼穹之頂大,但是里面的空間也一樣巨大,而且到處雕刻著精美的花紋。

    “到了,孫先生,請稍等!”跟著迪麗暗月兜兜轉轉,隨后,迪麗暗月停下了腳步對著孫易說道,然后推開了面前的大門。

    “孫先生!請!”一會后,大門被從里面拉開,還是迪麗暗月,對著孫易點了點頭說道,邀請孫易進入了房間,只見金黃色的燈光下,華麗的房間內,一個身著雪白色布袍的艾達文明女子正背對著自己,聽到孫易的腳步后,轉過身來,正是希爾芙阿弗洛狄忒,那個引導自己聆聽了瑪雅女王聲音的艾達人。

    看著眼前的孫易,希爾芙敏銳的察覺到眼前的孫易已經不再是當時地球時的那個愣頭青了,一種奇特的氣質既然讓希爾芙升起了一絲畏懼,就像在面對瑪雅女王和圣樹的時候一樣,取下臉上的面紗,控制了一下心底的畏懼,希爾芙微笑的看著孫易。

    “許久不見,孫易先生,愿瑪雅和艾達女王的榮光庇佑您!”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