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荒野求毒(二十三)

    “瞧,這就是我常說的——物盡其用。”望著海面上濺起的血花,灰胡子滿意地笑了。

    此刻,他正站在潛艇的甲板上,一臉愉悅地欣賞著一場“鯊魚秀”。

    而這場秀的主角……除了數條被血腥味吸引過來的鯊魚之外,自然就是裂膿了。

    這位搖滾明星做夢也沒想到……他的死因會是——被一個海盜用火槍射上幾個窟窿,然后扔進海里喂魚。

    “我討厭嬉皮。”待裂膿尸骨無存、鯊魚也已散去后,灰胡子又晃了晃他右手的鉤子,說道,“我寧可用一打兒嬉皮去換一條會刷甲板的狗。”

    “可我記得您說過……您討厭狗……”站在一旁的一名船員接道。

    “嗯?”灰胡子略微偏過頭,瞪了那人一眼,“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呃……我叫布奇,船長。”布奇的表情忽然凝重起來,“請不要殺我,船長。”

    “呸!”灰胡子一歪頭,吐了口唾沫,“我像是那種亂殺人的人嗎?”

    他話音未落,卻聽得……

    “啊——”一聲慘叫忽從不遠處響起。

    灰胡子和布奇聞聲看去,只見一名正在用海棉拖把刷甲板的船員恰巧被那口唾沫吐中了眼睛,摔了個四腳朝天。

    “看見沒有?布奇。”灰胡子愣了兩秒后,整了整神色,轉頭對布奇道,“讓狗刷甲板絕對是個好主意。”

    “是是……船長英明。”布奇連連點頭。

    “哼……”灰胡子冷哼一聲,接道,“好了,布奇,你去把大副叫過來,我有事要和他商量。”

    “aye_aye,sir!”布奇高聲應喝,隨后就轉身跑開了。

    待對方走遠,灰胡子搖了搖頭。聳肩嘀咕道:“嗯……上次靠岸時負責征召水手的到底是哪個王八蛋……”他舉起左手,掐著手指頭念道,“湯姆、杰瑞、布奇(以上三個名字均為《貓和老鼠》中的角色)……下一個是什么?泰克嗎?我可是個毒梟,不是賣兒童用品的……”

    正在他自言自語之時,大副麥克斯.葛雷已來到了甲板上。

    “老爹,你有事兒找我?”麥克斯快步行到了灰胡子身旁,用他那稚嫩的嗓音問道。

    “對,兒子。”灰胡子回道,“湯姆他們已經偵查完畢回來了。”

    “什么?那么快?”先前湯姆他們返回時,麥克斯正好不在甲板上。故而有此一問。

    “嗯……”灰胡子接道,“他們穿過沙灘、走進樹林后,立刻就發現了一個人,以及……眾多的監控攝像機。”他頓了一下,“所以他們就把那人抓住,并折返回來了。”

    “哦……”麥克斯點點頭,隨即問道,“人呢?”

    “被我扔到海里喂魚了。”灰胡子回道。

    “啊?”麥克斯神情微變,“那……問出什么來沒有?”

    “問了。”灰胡子摸著胡子道。“他叫約翰.溫斯頓.裂膿。”

    “哈?”麥克斯側了下腦袋,“這人和劈頭士的主唱同名啊?”

    “劈頭士?”灰胡子愣了兩秒,“哦~你說那幫嬉皮啊?”接著,他下意識地轉頭看了看海面。“嗯……說起來……剛才被我扔下去喂魚的那個裂膿,也是個嬉皮呢……”

    聽到這句,一種不祥的感覺在麥克斯心中油然而生:“老爹,那人長得什么樣……你能描述一下嗎?”

    “大概三十幾歲吧。是個白人;淺褐色眼睛,棕色頭發,發型和打扮……我不記得了。反正就是嬉皮嘛。”灰胡子回道。

    “呵呵……”麥克斯干笑了兩聲,“不會吧……”他眼神閃爍,大腦飛轉,十余秒后,忽地瞪大了雙眼道,“老爹!你剛才說……湯姆他們發現島上有很多攝像機?”

    “嗯,是啊。”灰胡子疑惑道,“怎么了?”

    麥克斯沒有回答,或者說……他已顧不上回答。

    下一秒,麥克斯便扭頭狂奔,沖回了潛艇中。只留他那一臉莫名的老爸,獨自站在甲板上發呆。

    大約五分鐘后,麥克斯就回來了,其手中還捧著一臺平板電腦。

    “你自己看吧。”他將電腦屏幕轉了個面,舉到了老爸面前。

    灰胡子單手接過電腦,看了幾秒后,低頭問道:“原來那嬉皮這么有名么?”他懊惱地撇了撇嘴,“早知如此……應該留著他,勒索點贖金什么的。”

    “放心吧,老爹,這島上能讓你當人質的名人還多得很。”麥克斯轉過臉去,望向卡納比斯島道,“我已經知道這島上正在搞什么名堂了……”

    …………

    話分兩頭,再看封不覺這邊。

    從蛤蜊爾斯那里領取了【燚】之后,他就踏上了自己的“挑戰之旅”。

    而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鳥。

    很顯然,【用遠程攻擊方式(不借助任何陷阱)射殺一只屬鳥綱的動物】是五個支線中最為簡單的一個。只需要抬手來一發,任務便可完成。

    不過,在實際操作中,封不覺很快就發現了一個問題。

    “嗯……”覺哥抬著頭,望著一截被自己射斷的樹枝,沉吟道,“因為不是自己的身體……所以連射擊專精都沒用了嗎……”

    沒錯,他面臨的問題就是這個……

    雖說覺哥的射擊專精本就一般,但好歹也有個c級,拿彈弓打七八米以內的東西,那點準頭還是有的。

    可如今……他使用的是史蒂芬.碳的身體。這個身體的各項能力自然是無法得到“專精修正”的。所以……能否命中目標,就全得靠封不覺自己去操作了。

    簡單地說……他現在就好比是在現實世界中用彈弓打東西。想命中,就得瞄好角度、算好力度、對準精度……甚至還得考慮目標的反應和風向。

    “不妙啊……鳥類的體積普遍較小,而且多半都停留在高處……”封不覺一邊尋找著下一個目標,一邊念叨著,“過于接近的話,目標可能就會飛走,但離得太遠,又極難命中……”

    “dodo——dodo——”

    忽然,兩聲奇特的叫聲傳入了覺哥的耳中,打斷了他思緒。

    或許是巧合、或許是運氣、或許是命運使然,或許是主角光環……總之,就在封不覺陷入困境的這一刻,奇跡……出現了。

    伴隨著那兩聲叫聲,一只奇怪的大鳥從林間走了出來。

    是的,這只鳥是“走”出來的,因為它根本不會飛。

    封不覺定睛一看,便迅速認出了這種動物,他不禁脫口而出:“渡渡鳥(堪稱是除恐龍以外最著名的已滅絕動物之一。渡渡鳥體型較大、性格遲鈍、不會飛。它們在毛里求斯島上生存了數百萬年,相安無事。但在被人類發現后不到一百年的時間里,便由于人為捕殺和其他人類活動的影響而徹底絕滅)?”

    覺哥眼前的這只,確實就是渡渡鳥。其全身羽毛呈藍灰色,腹部色澤較淺;喙似鷲形,略帶黑色;翅膀短小,無法飛行;雙腿粗壯、呈黃色,像是兩個加長版的雞爪。而它最顯著的特點就是……臀部有一簇卷起的羽毛。結合它那憨厚遲鈍的形象,可謂甚萌。

    “dodo——dodo——”渡渡鳥像是聽到了覺哥的話一樣,抬頭沖著他叫喚了兩聲。

    “這……”封不覺猶豫了,“這個宇宙里的渡渡鳥還沒有滅絕嗎……”

    覺哥并不是個動物保護主義者,但他偶爾也會隨性地、莫名地、抽風地發一下善心(當初收養阿薩斯應該就屬于這個情況)。何況……像渡渡鳥這么有名的動物,他也是略知一二的。所以此時他的心情……就跟看到熊貓差不多。即使他知道自己該干(下)什(殺)么(手),也會斟酌一下再行動。

    “唉……沒辦法,誰讓你鳥呢……”近十秒后,覺哥的思想斗爭結束了。他隨即就俯身抓起一小塊泥土,放在了彈弓的皮兜里。

    揣完了彈藥,覺哥又重新站直身子,然后兩腿微分、左臂朝側平舉、右臂拉弓,使彈弓傾斜到與水平呈45度角。

    他這種“斜式直臂擺打”,是一種易于掌握、準度穩定的彈弓打法。當然了……一個正確的姿勢,只是基礎而已。并不是說你會擺個標準姿勢,就能百發百中了。

    “呼……這么大的目標,七米左右的距離,機不可失啊……”封不覺拉直了皮筋,已然瞄準妥當,“這樣……一個挑戰就算是完……”

    講到這個“完”字時,他的右手已然放開,打出了彈丸。那一小塊泥巴在飛出皮兜的剎那,驟然變化,在空中變成了一個正圓形的、散發出土黃色亮光的光彈。

    兩秒后,只聽得砰一聲響。那光彈應聲命中了……地面。

    “dodo?”渡渡鳥轉頭看了看身旁一米外的坑,用升調叫了一聲,接著,它便搖著那肥肥的身軀,再度跑進了林中。

    “切……打偏了嗎……”封不覺的表情倒也沒顯出多少失望,他只是平靜地收好了彈弓,言道,“算了……這是天意,先做別的挑戰吧。”說罷,他便吹著口哨,重新上路了……(未完待續。。)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