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新意

    “豈有此理!”

    慈元殿中傳出一聲怒喝,驚得殿里侍候的宮女內侍一個個顫抖不已。誰不知道圣人很少大發雷霆,一旦發作,就是血光之災,上一回某個內侍都知因為貪污被打了板子,到現在仍是一瘸一拐地。

    站在殿中承受圣人怒火的只有老平章王熵一個人,盡管早有心理準備,他還是很為謝氏的身體擔心,老年人最忌大喜大怒,如果不是必須告知圣人知曉,他是絕對能瞞就瞞的。

    “元人為何突然如此提議?”

    不能怪謝氏生疑,任是誰也會感到奇怪,發了火之后,她一想到這些,就對著王熵問了出來。

    “依老臣等人的分析,應該是和議之時,他有驚人表現,讓元人心生顧忌,故而有此提議。”

    王熵也不瞞他,將陳景行之前的那些話和盤托出,謝氏越聽越是稱奇,沒想到此子還是個全能,就連搞外交也有一套,那么......她的臉色又沉了幾分。

    “這么說,和議能成,他居功至偉,那你還來見老身做甚?莫非你等已經打算將他推出,不成絕對不成,老身不答應。”

    說不清楚是因此那些功績還是對他本人的喜愛,謝氏一想到要讓他面臨險地,就覺得難以接受,朝臣那么多,能讓她瞧得順眼的卻沒幾個,此子恰恰是其中之一。

    甚至于她更想深了一層,莫非是某人看他立功得寵心生妒忌,想要借元人的手除掉他?謝氏越想越覺得有理,一時間就連看王熵也帶上了幾分懷疑。

    “若非實出無奈,老臣也不想他去,實不相瞞,此前我等幾個計議,已經將他定為新復三州主官,就連文書都已經擬好,只等和議一成就發布,可是怎知......”

    “圣人,不管元人有何打算,此人已經關系到和議成敗,老臣無能,說服不了元人,就只能來找圣人,為大宋江山計,老臣懇請圣人應允。”

    王熵取下頭上的七梁冠,拜伏在地,頓首不已。謝氏看著他的動作,又想想他說的話,真假不知道,可實情的確是如此,只能命人先將他扶起來。

    “能不能想個法子遮掩過去,讓那小子稱病,得了無法起身的大病,總不能逼著人去了吧。”對于謝氏的突發奇想,王熵站起來后一言不發。

    “這樣不行么?那就找個御史參他,然后下獄發配,貶得遠遠地,成了罪人總去不成了吧。”

    謝氏心里一發狠,想了一個自以為絕佳的主意,誰知道王熵仍是一言不發,他在心里感慨著圣人對那小子的恩寵,連這種不靠譜的想法都出來了,這一刻,他突然猶豫了一下,要不要拿他去換和議。

    可是到了最后,他還是堅持之前的做法,沒有人比大宋江山社稷更重要。如果元人要自己去,那就是死也會上路,可惜人家看不上自己啊,王熵在心里哀嘆了一聲。

    “非是臣等固執,元人有言,除非死了,否則必要他去。老臣覺得,此去也未必一定會出事,元人或許只是想在他身上挽回些顏面吧,畢竟兩國已經盟好。”

    “果真無法可想了么?”

    謝氏有些不甘心,元人是有可能不會殺人,可就算如郝經那般一扣十幾年也是很可能的,那樣的話,和死了有什么區別?再說了,劉禹自己又怎么會答應。

    “臣等但凡有法可想,絕對不會前來叨擾圣人的,臣還是那句話,以劉禹為祈請使,赴元人都城完成和議,伏請圣人恩準。”

    謝氏在腦海中掙扎著,其實她心里清楚,自己沒有別的選擇,朝廷也沒有別的選擇,只能犧牲劉禹去換取一紙和議,至于他還回不回得來,只有天知道。

    想到那對新婚不久的小夫妻,謝氏感到很心痛,這么做,葉家會如何看自己,朝臣會如何看自己,天下百姓又會如何看自己?

    “你下去吧,要如何做,你們自己商議,實在不行,就讓他去吧。”

    無比艱難地說出這句話,謝氏只覺得心力交瘁,她無力地擺擺手。得了準信的王熵深深地行了一禮,什么話也沒說,就隨著內侍退出殿外,在準備走下臺階的時候,一個小女子行色匆匆地對面而過,一身朝服穿在她身上顯得過于寬大,雖然從未見過,王熵還是猜到她應該就是那人的新婚妻子,信國公第十三女。

    帝都大學家屬區那棟有些老舊的宿舍樓里,鄭灝云背著一個大包慢慢向上走著,這個點已經過了午飯時間,他知道自己的導師沒有午睡的習慣,這時候多半在看書。

    “小鄭,快進來。”

    開門的是高銘成的愛人,笑著招呼他,一看她身上系著的圍裙,鄭灝云就知道自己猜錯了,他們居然還沒吃飯。

    “老高有個會,還要過一會才回來,我先去忙,你在家里等他一下。”

    高師母顯得風風火火地,根本就沒給他開口的機會,不過這種不把他當外人的熱情。讓鄭灝云覺得很舒服,他解下背包放到客廳的沙發旁邊,捋起袖子就跟進了廚房。

    “你怎么進來了......唉,也好,我正忙不過來,幫我把那個洗了。”

    鄭灝云“嗯”了一聲就去洗菜,這種活他在家也沒少干,洗完之后又用刀切好,整整齊齊地碼在案上。高師母看著這堆東西,比自己切得還要好看,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沒想到你還會干這個,不錯有前途,談戀愛了嗎,現在的女孩子都不會做家務了,要是沒有,阿姨哪天給你介紹一個。”

    鄭灝云一邊干活一邊應付著她,這位傳說中當年的歷史系花現在仍然不怎么顯老,反而增添了歲月的成熟感,她的發型很干練,一頭齊耳短發沒有作任何處理,就像當年他的女朋友那樣。

    不過性格上,兩人相差很多,后者沒有這么開朗,有時候會顯得心事重重地,卻怎么問也問不出來。不大的廚房里充滿了切菜聲、油濺聲、以及高師母的嘰嘰喳喳的快嘴,讓他仿佛身處家里一般。

    “今天回來晚了,好不容易開完會,隔壁老王非要拉著去喝酒,我就說你已經在做了,你猜他怎么說?”

    一陣鑰匙開門的響動,高銘成的聲音傳了進來,廚房的兩個人趕緊放下手里的活迎了出去。高師母上前接過他的公~文包,鄭灝云也跟在后面打了個招呼。

    “老王那張嘴還能說出什么好話,嫌我做得不好,下次再來咱家喝酒,看我不一掃帚趕出去。小鄭來了一會,你別說這孩子干活很利索,幫了我不少忙。”

    “哈哈,好,到時候你把他趕出去,這話說了多少回,你哪次真的動手了?”

    兩人開了個玩笑,高銘成笑容不減地轉向自己的學生,除了完成學業他還要利用課余時間去寫自己交待的論文,今天過來不用說肯定是論文上的事。

    “讓你師母忙去,我們那邊坐。”

    不由分說將他拉到客廳,惹得高師母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好不容易有個好用的幫手,這下又得自己孤軍奮戰了,也不知道為什么,廚房干了多少年了,怎么就沒有一點長進呢,她當年可是品學兼優。

    “這段時間一直忙于搜集資料,您交待的這些書都翻閱過了,有用的我都抄了下來,現在有了一個大概的思路,這是提綱,您過過眼,看看行不行。”

    鄭灝云從帶來的背包里拿出一撂資料,厚厚的一看就是手抄,應該是下了不少功夫的,沖著這份塌實,高銘成在心里暗暗點了個贊。拿在手上打開一看,工整的字體寫得一絲不茍,條列分明,思路也對,他一下子就看了進去。

    “您先看著,我去幫一下師母。”

    看到導師隨意地擺擺手,他站起來又鉆進了廚房,高師母回頭看到他眉開眼笑,從門后的掛鉤上取下一塊圍裙,幫他系上,圍裙有些大,估計是他導師的,不過很新。

    “課業上有什么問題,以后常來,家里多個年青人,也熱鬧。”

    鄭灝云點點頭,導師他們夫妻已經結婚十多年了,不知道為什么還沒有孩子,這種問題當然他不會去問,只是師母剛才的話有那么一絲傷感在里頭,盡管她自己可能不會覺得。

    “師母,我來之前已經吃過了,一會就別留了。”

    “你這孩子,那怎么行,這么年青,多吃點沒壞處,你也嫌我做得不好吃是吧。”

    倒底沒抗過高師母的熱情,鄭灝云還是留了下來,硬著頭皮多吃了一碗,奇怪的是,今天的味道比上次要好很多,他并不覺得有多不好吃。只有高銘成一如既往地損著妻子,二人毫無顧忌地互相開著玩笑,真是一對奇怪但讓人羨慕的眷侶。

    “小鄭,你寫的東西我仔細看過了,大致上不錯,觀點很明確,資料很翔實,你可以就此展開論點。老師唯一要提醒你的是,這是要發到國外權威刊物上的,因此光是這樣還不行,必須有重點,能抓住眼球的東西。”

    “老師,您說得對,我就是想到這一點,有點把握不住,才特意上門來求教的,還請您詳細地指點一下。”

    鄭灝云懇切地說道,高銘成聽了又翻了翻手上的抄本,沉思了一會兒,拿起筆在一行資料上畫了個圈,然后遞給他。

    “就在這幾個字上做做文章,把內容搞扎實了,思路放寬一些,要做到大膽、新穎,就能寫出新意。”

    他看著導師標出來的那行字,這是一份在后世有爭議的史料,很短,一共才五個字,“必殺飛始和”!

 站長推薦: 替嫁嬌妻:偏執總裁寵 逆天邪神 獸黑狂妃:皇叔逆天寵 第一嬌 踏星 棄婦扶搖錄 歐神 超級女婿
qq游戏捕鱼达人3d官网